adv

adv
显示选项 样式:
声明: 下面的评论属于其发表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我们不负责他们说什么。
  • 继续辟谣。。。袁世凯\\段祺瑞是怎样操纵“五毛党”的(得分:0 )

    匿名用户 发表于2017年09月10日 14时23分 星期日

      看起来,五毛党像是网络时代的产物,其实不然,它在网络时代前早就有了。最近,我在读中国近代史时发现,民国初年就出现过政客为政治私利雇用五毛党伪造民意的事。只不过,那个时候,被雇用的人不叫五毛党,而叫“公民团”――这名字即便现在听起来都挺有民意含量的。
      1917年一战期间,黎元洪和段祺瑞的府院(总统府和国务院)之争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尤其在对德宣战这个问题上,充满了火药味,是“府院政潮”的一支小插曲。看似一个外交问题,是国家利益的权衡,其实是两人争权的表现,两人都想大权独揽。
      黎元洪认为,“大总统有宣战媾和的特权”,而段祺瑞则认为:“总统虽有特权,责任则在内阁。总统既不对国会负责,又可以推翻内阁的决议案,这样的总统就像专制皇帝一样!”――总统既有特权,他这个内阁就没有事情可做了,成了附庸。因此,谁在对德宣战问题上争赢了,就表明谁一步步抓得了话语权。
      但是在对德宣战这个问题上,段祺瑞不仅遇到来自黎总统的阻力,还有来自国会的阻力,国会并不认可参战案。5月7日,对德宣战案提交到国会,5月8日,国会开会讨论,没能形成统一意见。为了争权获胜,段祺瑞就想出了一个法子――雇佣五毛党,组成“公民团”,假造民意,包围国会,胁迫通过对德宣战案。
      当天,北京城突然冒出“五族公民”、“陆海军人代表”、“北京政学商界”、“北京市民”等游行队伍,他们手持白旗,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国会附近,人数有两千多,看见议员走过,就把各种各样的“请愿书”和“警告”传单塞过去;如果议员拒绝接受,“公民”就把他们拉下车来进行殴打。“公民团”威胁国会,并提出三项意见:一是要求国会当天通过对德宣战案;二是国会如果不通过,就要求解散国会;三是政府如不肯解散国会,公民将自动捣毁国会。总之,不达要求,他们就对国会和议员采取更激烈的手段。
      据说,那些摇旗呐喊的“公民”,有一小部分是北京城里的军人和警察,大部分是乞丐、扛夫和失业游民。这种五毛党,已经不只是像现在网络上的五毛党发帖、骂阵、叫好,而是嘴巴和四肢并用,流氓气概十足。
      因为这事是段祺瑞一手导演的,所以国会外维持秩序的警察与他们相处融洽,并没有驱散他们;相反,国会工友从外购买食物回来,准备给议员食用,却被五毛党团团围住,抢夺一空。
      “公民团”包围国会的问题一直僵持到晚上9点,对德宣战案迟迟未获通过,有一些“公民”开始向议院内投掷砖瓦,恫吓议员接受他们的要求。不料一块飞石击中了跑来国会采访的日本联合通讯社记者中野,段祺瑞害怕因此引起外交事件,这才命令警察驱散“公民团”,那些他自己请来的五毛党,辛苦了一遭,竟连五毛钱都不舍得打发。
      我这样说是有事实根据的。当时北京的《醒华报》刊登了一封读者来信,这个读者自称就是当天围攻国会的“公民”之一,叫王合新,他在这封读者来信里暴露了当天的丑剧:“鄙人来京谋事未遂。前日由同乡合肥人陆军部秘书谭君毅甫介绍加入公民请愿团,当时言定自12点钟起,随大家包围议院,每点钟给大洋五角,散时立付。并云,将名册造成具报总理(段祺瑞时任总理)以后,可派一差使。鄙人如时而往。站至(晚)8点半始去,并被军警击一枪托。当晚往寻谭先生领取公费大洋四元两角五分,乃谭吝而不予。今早又往索取,谭先生避而不见面,由一少年出见,大言恐吓。并云:此事闹糟,总理不肯认账,恐怕要办凶手,嘱令闭门不出,不许再提此事。鄙人忿极,为此特请登出,俾知谭之欺人手段。”(按:五角钱一点钟是高等“公民”的报酬。站了数个小时,又饥又累,竟连五毛钱也领不到,比起现在的五毛党,在电脑前敲敲键盘,动动鼠标就来钱的待遇可差远了。)
      可见,段祺瑞雇用五毛党假造民意并非空穴来风,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利益目的。有趣的是,面对五毛党的种种干扰,议员们并不惊慌,他们说:“民国二年十月六日选举总统时,我们已领教过一次,现在是第二次,我们有了经验,就不怕什么了。”此话怎讲?不妨听我细细道来。
      原来,按照孙中山的允诺,如果袁世凯逼清帝退位,襄赞革命,国会就选他做正式总统。袁世凯耍了个手腕,果真逼退了清帝,他觉得选他做中华民国第一届大总统自在预定之中,袁世凯盼望这一天也盼了很久。
      1912年10月6日,国会会议召开,准备选举中华民国正式总统。虽然袁世凯手中拿了最好的牌(黎元洪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但是袁世凯害怕国会中第一大党国民党从中作梗。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袁世凯还是发动五毛党,假造民意,强令议员把自己选出来。
      当天的宣武门大选会场虽然有正式军队荷枪实弹,但仍然被三四千人的“公民团”团团包围,两者相处融洽。这些“公民团”就是袁世凯请来的五毛党,由洪帮首领张尧卿率领,因此,与其说他们是“公民团”,不如说他们是公民打手,是典型的五毛党,他们“代表民众”来表达“民意”,警告每位议员:不选出袁大总统,不准出场。
      在众议院会场,国民党、进步党及各小党派议员共到七百五十九人,需投票三次,检点人数、发票、投票、唱票,每次约需四小时,少说也要两三天。但议员们被“公民团”死死围住出不来,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开会。进步党议员籍忠寅、田应璜、张汉、廖宗北、彭邦栋等瘾君子烟瘾发作,哈欠连天,涕泪满面,扯发撕衣,丑态百出,但是“公民团”决不通融,就是不让他们出来。烟鬼们实在熬不住了,他们到处找国民党议员,作揖讲好话,哀求他们放弃自己的想法,赶快选出大总统,好早点回家。
      进步党本部送来两担面包点心,说是给拥护袁总统的议员们食用的,“公民团”让送进去了;国民党本部也送来食物,“公民团”就不让送进去,“公民”们还破口大骂“饿死活该”,国民党议员只能在会场忍饥挨饿。
      经过两轮投票,袁世凯获票都没有过半,还得继续投票。第三轮投票时,天色已暗,这时,一些饥肠辘辘的国民党议员也动摇了,袁世凯终于得票过半。主席汤化龙大声宣告袁世凯当选中华民国第一届大总统。掌声稀稀拉拉――国民党议员不鼓掌;进步党中老者、病者、饥饿者、发烟瘾者,疲极无力,也不愿意鼓掌。会场外,“公民团”听说选出了袁世凯,领了报酬一哄而散。
      这就是民国五年时的议员们所说的他们第一次遭遇五毛党,大约是因为第一回遇到五毛党,缺乏应对经验,所以让袁世凯得逞。既然前人都懂得吃一堑长一智,我想我们面对网络上的五毛党制造的汹涌伪民意,也应该有足够的判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