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

adv

发表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6月27日 11时30分 星期二
来自部门
HardenedLinux 写道 "Linux 内核 “社区” 对待安全的优先级并不高,虽然经历了 2000 年代的多次大规模漏洞利用事件但并没有让 Linus Torvalds 本人改变 "A bug is bug" 的哲学,由于 Linux 内核的安全问题逐渐影响到了 Android 和 IoT 设备,一次 华盛顿邮报的曝光促使了 KSPP(Linux 内核自防护项目)的成立,KSPP 是由 Linux 基金会旗下的 CII(基础架构联盟)管理,其吸纳了来自诸多大厂商(Google, RedHat, Intel, ARM 等)的工程师进行联合工作,可惜的是两年的时间过去了,KSPP 大多时候只是在重复的抄袭 PaX/Grsecurity 的各种特性以获得各自雇主那里的 KPI 和 credit,各种混乱的代码合并到了 Linux 主线影响了 PaX/Grsecurity 的正常开发,这也是 PaX/Grsecurity 关闭公开访问 test patch 的主要原因之一,最近由 Qualys 曝光的 Stack clash 是一个古老的漏洞利用平面的工程化,这威胁到了几乎所有类 UNIX 系统(包括 GNU/Linux)的安全,当 Linux 内核 x86 的 maintainer 之一 Andy Lutomirski 问及 PaX/Grsecurity 是如何修复时 Linus 直接回复了 Grsecurity 是垃圾,有趣的是当 PaX/Grsecurity 的作者之一 Spender 曝光了一些内核最近的 silent fix 以后 Linus 居然 “邀请”PaX team/Spender 直接贡献代码到 Linux 内核代码,这是不大可能发生的,因为今天所谓的内核 “社区” 主要是由一帮大厂商的雇员组成,没有人有义务免费的贡献代码去帮助那些需要从雇主那里获得 KPI 的工程师,更讽刺的是, stack clash 的部分修复居然来自 PaX/Grsecurity 于 2010 年的代码,Linus 说 PaX/Grsecurity 是垃圾也等同于打 KSPP 的脸,因为 KSPP 还在继续抄袭 PaX/Grsecurity,而针对 Linux 内核的漏洞利用是否大规模被恶代使用只是曝光与否的问题。此外,虽然 Stack clash 的 * EMBARGOED" 从开始到现在已经 1 个月,但至今 CVE-2017-1000370(offset2lib bypass) 仍然未修复,RedHat 网站上所谓的 "Under Investigation" 只是继续等待 Linux 主线内核的修复,或许要让 Linux 内核安全有所改善我们需要更多的 stack clash 和 DirtyCow 持续曝光

因为利益的关系,Linux 基金会对自由软件社区和 GPL 已经非常不友好,虽然 Greg K-Hartman 一直强调 Linux 基金会是一个非盈利组织,但一个 NGO 的 CEO 为什么有高达 49 万美金(2014 财年)的年薪,也没人知道为什么 Greg 本人会有 Google 的邮箱(拿 Linux 基金会和 Google 双薪水?),Linux 内核本来有一次改善安全的机会,可惜 Linux 基金会的市场 PR 需求搞砸了整件事。HardenedLinux 社区在这里建议所有的 GNU/Linux 用户请认真重新评估数据资产的重要性所对应的安全等级。"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登录|注册账号
标题:
评论:
使用预览按钮!检查错误!引用添加:[quote][/quote] 链接添加:[url][/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