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您进入solidot新版网站,在使用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与很忙的管理员联系。
Facebook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17日 15时54分 星期四
来自官方新华社发糕
社交媒体被认为帮助特朗普击败希拉里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很多人怪罪Facebook传播假新闻助力特朗普,Facebook 创始人 Mark Zuckerberg 则迅速驳斥了这一说法。前NSA泄密者 Edward Snowden 认为假新闻其实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将Facebook作为唯一的新闻来源。因为网络效应和先发优势,人们选择 Google 或Facebook 或 Twitter后就不再离开,这些社交网络支配了人们的网络生活。他认为,如果人们有多个新闻来源,鉴定假新闻将会更加容易。他建议最好停止将 Facebook作为唯一的新闻来源。
五七桐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08日 19时33分 星期二
来自隐性颠覆
字幕组帮助将日漫日剧引入到中国,许许多多的中国网民因此迷上了日本文化,而不管官方对日本是什么态度。因为用户有需求,中国的众多视频网站也从日本引入了正版的日漫日剧。然而由于中国特殊而严厉的监管环境,不是所有用户感兴趣的内容都能引入到中国,字幕组的存在帮助解决了内容问题,虽然毫无疑问字幕组的所作所为是违反版权法的,而日本的内容版权方没有从中得到多少收入。从促进文化交流看,主要以自愿为主的字幕组是中国网民心中的英雄。对于日经的字幕组非英雄论,一位中国网民指出,“正常国家确实不能这样,但非常状态下……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正常情况下组织偷渡绝对是犯罪,但把犹太人偷渡出纳粹德国的绝对是英雄...字幕组被当成英雄并不是因为他们突破了版权,而是中国国情所决定的看的到和看不到的问题,不是肯不肯出钱的关系,而是能不能合法引进的问题”。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28日 19时49分 星期三
来自真的很忙,但有时间完成手游的日常任务
人们对现代生活唯一没有太大争议的一个观点就是:人人都忙碌无比。各工业化国家的调查对象都告诉研究者,工作压力让他们疲惫不堪,从而牺牲了与家庭和朋友共度的时间。压力最大的人连回答问题的机会都没有:一项2014年进行的调查发现,人们拒绝参与调查的首要原因之一竟然是……他们实在太忙了。这种想法实际上并不符合事实。过去几十年间,无论在欧洲还是美国,人们的工作时间没有延长。数据还表明,声称自己最忙的人其实往往并不很忙。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经济学原理恐怕是个中原因之一。随着经济不断增长,富裕人群的收入也水涨船高,时间的价值也就愈发显著:任何一个小时都更具价值,增加工时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与此同时,人们的工作性质也在变化。我们总是有读不完的邮件,开不完的会,读不完的文件,跟不完的新点子。无论在家休息、外出度假还是在健身房锻炼,数字移动技术都能让你随时随地找到事做。这种“忙碌感”已经开始侵蚀我们的休息时间——哪怕只有1-2小时的休息,我们也要让这段时间富于“生产效率”。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7月11日 12时55分 星期一
来自无神论科学发展观共产党员
想象一下未来社会的一切都基于完美的逻辑,还有什么地方会出错呢?科学教徒相信我们能通过科学或理性思维去解决世界的难题。抛弃宗教和其它偏见,我们能用逻辑修正一切。美国的天体物理学家Neil deGrasse Tyson上周提出了理性国家的想法,在这个国家所有的政策都基于证据的效力。这不是一个聪明的想法,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不合理的,缺乏充足的证据。科学是有缺陷的,专家懂的东西并没有他们以为的多,他们经常会犯错,过度的自信、天生非理性的大脑,他们经常会误导我们,错误诠释信息。而理性也是一种主观的观念。所有的人类都有偏见,我们忘记科学家和专家也是人类。科学家在很多方面和我们是一样的。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6月16日 19时34分 星期四
来自
wmr 写道 "心理健康与锻炼相关,通常被解读为后者引起前者。但是,对于基因相同的同卵双生子来说,锻炼更多的心理没有更健康。两年间锻炼强度增加的个体,身心健康也没有增加。其相关性主要是遗传决定的,个体环境因素的影响可以忽略。作者得出结论,其相关性主要是同一套基因产生的。也可以考虑这些学者解释智力-健康之间关系的观点:协同婚配导致优秀性状集中在同一个体。在控制了生活方式之后,智力-健康之间关系依然明显,因此可能是智力高的人更可能与身体好的人结婚所导致,而非健康促进智力或者智力促进健康。"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6月02日 18时18分 星期四
来自想象一下画面
男人死了,但精子仍然活着,他还没有孩子,妻子希望提取出精子以为死去的丈夫留下子嗣。有活性的精子可以存活数天。1970年代末,洛杉矶泌尿科医生Cappy Rothman实施了首例从死者身上提取精子的手术。当时一位显赫政客的儿子在车祸中脑死亡,这位政客希望留下儿子的精子。提取死人的精子有多种方法:药物和电击刺激射精,手动刺激射精,以及直接从生殖器官提取精液。大多数人都采用最后一种方法。直到1999年,死后提取的精子才第一次孕育生命。Rothman估计自己至今实施了200例死后取精术。对于死后取精的法律问题,美国存在自相矛盾的规定。美国生殖医学会的原则是,死后取精的请求必须且只能得到死者遗孀或生活伴侣授权,且使用的前提必须是之前经过一段悲伤期。美国生殖医学会同时指出,各医疗机构“没有义务实施这类手术,但不论如何应制定书面政策。”在其它国家有些有相关法律,有的没有;有些国家是允可的,有的则是禁止的。该问题是全球的一大困境。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5月30日 13时02分 星期一
来自朝鲜每天的收入多少
今天的人类生活水平远远超过两个世纪前,当时全世界人均每天的收入折合成现价是3美元,而且自人类社会诞生以来就一直维持在这一水平。现在这一数字增加了10倍,达到33美元。这样的增幅连乍得和朝鲜这样的国家也不例外,日本、瑞典和美国等自由贸易国家更是增长了30倍左右。这种规模的财富大爆炸是空前的。但它是如何实现的?不同的意识形态有不同的解释。左派认为关键因素是剥削。右派认为关键是节约、积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认为制度才是真正的灵丹妙药:法律兴盛,腐败消除,国家就会因为资本积累而走向极高程度的富裕。 但真正的原因可能是自由释放了人类的创造力。财富大爆炸是自人类开始种植谷物、饲养家畜之后,人类历史最重要的事件。它的意义比历史上任何一次帝国兴亡或者阶级斗争都重大。
科技
pigcanfly(38602)
发表于2016年05月11日 20时29分 星期三
来自老大哥是AI
对政府的不满在欧洲推动了左翼政党崛起,在美国催生了非主流的总统候选人。今天的政府日益庞大,大政府之病也日益显著,但在不久的未来,政府的规模有可能会显著收缩,这不是因为人民聪明了,而是因为科技进步了。未来技术的进步将使得对政府公共服务的需求大幅减少,无人驾驶的设备和人工智能能完成政府工作人员大部分工作。美国现在还有几百万军队,但机器人革命将使得进入战场的军队的数量显著减少,一个人就可以坐在离战场千里之遥的地方遥控作战无人机。没有什么政府工作不能被替代的,甚至总统也能被替代。这是未来学家Zoltan Istvan的预言,听起来描述的是来自反乌托邦的未来小说。
评论
pigcanfly(38602)
发表于2016年04月26日 17时45分 星期二
来自热血
1932年,苏联派遣了李德(Otto Braun)去担任正被国民党围剿的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顾问。李德在其自传描绘了对毛泽东的第一印象:湖南人毛泽东说,真正的革命家都爱吃辣椒,不能忍受辣椒的人也不能打仗。辣椒不是中国土产,它源自新大陆,但却成为中国内陆省份的四川人的最爱。研究文化大革命和食物心理影响的心理学家 Paul Rozin称之为离奇之谜。食物历史学家给出的线索包括四川炎热潮湿的气候、中医理论、地理约束和经济状况;神经心理学家则将辣椒与冒险联系起来。四川人的反叛精神闻名于世。中国现代政治史上的很多著名事件可以追溯到四川盆地,比如导致清王朝灭亡的四川保路运动,在抗日战争中四川供应了350万士兵,重庆则是蒋介石的战时首都。中国历史书提到辣椒的最早记录是在1591年,但中国历史学家没有说明辣椒是如何到达中国的。是经过印度和西藏的陆路还是海路?中国政府的当地官报提及辣椒的最早记录是从东向西——其中湖南是1684年,四川是1749年,也就是说辣椒应该是从海路进入中国,很可能是通过葡萄牙商人。
评论
pigcanfly(38602)
发表于2016年04月16日 19时02分 星期六
来自so...
wmr 写道 "摩尔根(1866—1945)在孟德尔遗传定律的基础上,创立了基因学说,提出基因控制生物的遗传与变异,使孟德尔遗传定律得到发展和完善,为现代遗传学的发展打下了基础。米丘林(1855—1935)认为生物对生活条件有高度选择性,而生活条件对生物的发育和遗传变异则起主导作用。前者认为,遗传性状由基因决定;后者则否认基因的存在。李森科宣称米丘林生物学是“社会主义的、进步的、唯物主义的、无产阶级的”,而孟德尔-摩尔根学派则是“反动的、唯心主义的、形而上学的、资产阶级的”。在苏联,孟德尔-摩尔根学派的研究机构被解散,相关科学家被停职、流放,甚至作为“外国帝国主义间谍”加以残酷迫害,李森科的反对者很快陷入逃亡和被逮捕的命运。1952年的《人民日报》也认为:“米丘林生物科学是自觉而彻底地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应用于生物科学的伟大成就”,是“生物科学的根本变革”。进而,遗传学课程在各大学基本被取消,真正的遗传学研究被停顿。遗传学家被迫改行从事其他方面的教学或研究工作。曾在美国从事草履虫的卡巴粒研究的武汉大学教授赵保国,因慷慨陈辞抨击李森科,在这场运动中受迫害而精神失常。著名生物学家谈家桢,因是摩尔根的弟子而落选第一届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有哲学家表示:“我们并不是说,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都不该进行此类研究。我们想说的是,在此时,此个国家,此个政治前景下,科学家应该自行避免进行此类研究。”另一名科学家说:“有些科学家认为自己从事的是免于价值评价的科学,只是尊重事实而已。但是,对研究方向的决定代表一种价值判断。做出的这些决定就表明,并没有免于价值观的科学。” 结论被科学界接受,但是不符合政治环境的科学家没有被认可。结论政治欢迎,但不被科学界接受的科学家获得多项奖项,并且获得29个荣誉学位。这名科学家说:“生命是短暂的,我们得自行决定怎样度过生命。因此,我认为,即使科学证据不支持我的理论,这些理论也照样有用。”上面这些引言可以用来批评孟德尔-摩尔根学派的研究者,或者是李森科说的。但其实这些引言来自西方的心理学家对种族智力研究的声讨 (pdf)。"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6年01月18日 20时12分 星期一
来自多拖延几次
无论是学生还是成年人,都受困于拖延症,必须到了截至日期才会紧张起来,通宵达旦的去完成论文或备考。拖延症被认为是生产力的一种诅咒,但实际上更可能是创造力的源泉。因为当你拖延的时候,你更可能会让你的思维漫无目的的思考,发现意想不到的模式。有研究者设计实验,让被试提出商业创意,随机选出的一部分人立即开始思考,另一部分则先去玩扫雷或纸牌。他们提出的创意根据原创性进行评估,结果显示拖延症的人原创性更高。拖延症鼓励了发散性思维。一些名人据称都有拖延症,比如乔布斯和克林顿。知名编剧Aaron Sorkin曾说过,“你认为是拖延,我认为是思考。”他总是拖到最后一刻才会动笔写。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6年01月11日 19时20分 星期一
来自赵家不再需要共产主义
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我们后代的经济前景》中预言,随着生产力的提升,100年后的人不需要工作多长时间就能维持相当高的生活水平。在凯恩斯预言的1930年代,工人每周的工作时间是47小时;到1970年代,美国人的工作时间降至略低于39小时。看起来凯恩斯的预言是正确的。但之后的将近50年里,工作时间基本维持不变。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们每周仍然要工作近40个小时?凯恩斯预言,社会经济的生产力提升,将使得未来人们的生活水平达到他当时水平的4到8倍。哈佛经济学家Benjamin M. Friedman说,这一预言是正确的,到2029年美国的生活水平将达到100年前的8倍。他试图在一篇论文中解释为什么生产力提升没有转变成休息时间的增加:财富分配不平等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6年01月02日 17时10分 星期六
来自博客大会也没人办了
伊朗博主Hossein Derakhshan经历过博客(blog)的黄金时代,他从2001年开始写博客,被誉为伊朗的博客之父。他的网站hoder.com后被伊朗屏蔽,因为博客内容他在2008年被判了将近20年徒刑。他在2014年突然被特赦。出狱之后他发现,今天的互联网已和过去大不相同。他发表了多篇文章怀念过去的多元性和去中心化的Web世界,认为社交网络创造了一个个孤岛。在社交媒体上,超链接不再被区别对待,Twitter做得好一点, Facebook的Instagram则像偏执狂,不想让用户留下任何东西。超链接不只是互联网的骨架,它还是互联网的眼睛,通往灵魂之路。而一个没有超链接的盲目的网页,不能凝视外部的网页,将会对Web的权力演化产生严重影响。在一个网页构成的世界里,凝视有着更多的赋权功能,当一个强大的网站,如Google和Facebook凝视着或链接到另一个网站的网页,它们不只是链接它,而且还赋予它的存在,给予它以生命。没有这种赋权的凝视,你的网页将无法呼吸。不管你在网页上放置多少链接,如果没有人凝视,那么它将是死的和盲目的,因此不能转移权力到外部网页。像 Instagram这样的APP就是盲目的,或近乎失明,它们的凝视是朝内的,不愿意将它们的巨大权力转移到外部,导致的结果是社交网络之外的网页正在死亡。他认为,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正在杀死Web,背叛了WWW最早设想的多元化。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5年12月04日 13时00分 星期五
来自今天看到的最好的笑话
除了Google翻译外,Google旗下的服务都遭到了封锁,其中包括学术界人士常用的学术搜索。中国的研究人员曾公开抱怨学术搜索遭到封锁,上海海事大学的一名学者Google学术搜索被屏蔽对他的工作影响非常大。香港教育学院的一名副教授在《南华早报》上发表评论,呼吁中国解禁Google学术搜索。他指出:谷歌学术搜索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网站,大多数搜寻结果都是科学论文,例如医学研究。这个应用似乎未有为谷歌带来多少收入,因此即使将其屏蔽,也不会影响谷歌的收益。对谷歌来说,这个应用最大的作用似乎是为其品牌带来良好声誉。全球数以百万计的研究人员和学生都悄然对这个应用心怀感激──中国的学者现在却享受不到这个福利了,只能花更长时间以代理服务器搜寻所需文章。然而,这有可能触犯中国法律。你能想像为了研究某种疾病的疗法而下载研究文章、却因此被捕吗?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5年11月30日 16时25分 星期一
来自背叛非洲大陆
人类天性中的阴暗面帮助我们扩散到全世界。约克大学考古学家Penny Spikins博士认为,对于信任的背叛是理解人类种族如何快速传播到全世界的失落的一环。在大约10万年前,人类传播的速度和特征发生了显著的改变。在这之前,古人的移动是缓慢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环境事件。在这之后,人口的传播显著加快,并且跨越了大的环境壁垒。她认为,人口增长或气候变化无法充分解释人类移动模式的改变。她的解释是信任对于生存是必不可少的,人类部落会惩罚那些欺骗的人。信任破坏和背叛的感知激发的道德争议越来越频繁,促使早期人类远离他们的竞争对手。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5年11月23日 18时19分 星期一
来自阶级对立关系
mtjs 写道 "据金融时报英文(需付费),中文报道,由由剑桥大学贾奇商学院(Cambridge Judge Business School)与中美学者联合开展的关于中美两国商人在交易谈判中使用不道德手段倾向的调查发现:“美国人与美国人之间的同种文化背景的商业博弈中,使用阴招的几率较低,美国人与中国人进行商业交往中发生不道德运作的几率会上升,而双方全是中国人的交易过程中发生不道德操作的几率最高”。以采用道德上有问题的谈判策略的概率从1到7,1为最低,7为最高为例:

美国人 - 美国人 :2.75;

美国人 - 中国人 :3.00;

中国人 - 中国人 : 4.06;

这个结果据认为是由于“中美商人都觉得中国谈判对手不那么老实。”"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5年11月17日 23时46分 星期二
来自企业即政府
大家都别买最后 写道 "财大气粗恃强凌弱的互联网+资本,正在加速鲸吞互联网的公开平等。一个从默默无闻靠口碑发展起人气来的免费软件,要么在随后的升级中逐渐融入商业元素,彻底成为一用就卡得要死的广告发布器;要么被有钱的对手收购沦为附庸;或者直接被强力搞死。没有广告弹窗却乏人问津的 紫光拼音输入法(搜狐就模仿了它,见2006年的solidot)以及拼音加加 :前者是被制作方当成不能赚钱的包袱甩掉,后者则是宣传乏力用户萎缩。一个在线视频下载网站硕鼠flvcd 的境遇与被TB公关的某比价软件极其相似。当然,最惊心动魄堪比大片的还要看 国内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第一案”链接2)(链接3)。"
评论
lx1(25847)
发表于2015年10月27日 17时19分 星期二
来自CNNIC
流行DNS软件BIND的设计者Paul Vixie博士抨击了互联网域名管理机构ICANN。 他认为,ICANN推出数百个新的通用顶级域名(gTLD)是敛财和错误之举。他说,ICANN在功能上说是监管者,但它却被监管的对象控制了。他认为终端用户并不需要gTLD。新域名的要求来自于那些有钱能派人参加ICANN会议的域名注册机构。它们想要出售更多的域名,赚更多的钱。ICANN是一家注册在加州的501(c)(3)非赢利机构,它的工作是服务于大众,而不是企业。他认为迹象显示ICANN被腐化了。
评论
lx1(25847)
发表于2015年10月06日 00时11分 星期二
来自正在喝
过去几年,美国多个大城市和州试图对碳酸饮料征税,其中包括费城、纽约州和旧金山,但最终只有小城伯克利通过了苏打税。软饮料行业看起来躲过了一劫,但苏打税引发的争论却促使消费者逐渐减少饮用碳酸饮料。美国政府的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3年,青少年中间的苏打消费减少了20%。越来越多的人倾向选择瓶装水。致使碳酸软饮料持续下降的原因是对健康的担忧,含糖的饮料被认为是导致超重的因素之一。一家大型苏打地区分销商称,他的业务每年缩小1.5%到2%。对公众健康倡导人士而言,苏打是新时代的烟草——应该遭到封杀、征税和谴责的有毒产品。苏打的卡路里确实对体重的增加有所贡献,但它的影响是否大于其它不健康的食物并无确凿证据。尽管如此,改变已经发生了。
评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9月20日 19时12分 星期日
来自摆拍
我们肯定都干过这样的事:掏出手机拍日落或美食。我们这么做是在记录自己的生活,避免记忆消逝。然而随着拍照手机之类设备的广泛流行,拍多少照片才算太多?我们拍的照片是不是太多了? 费尔菲尔德大学心理学教授Linda Henkel研究发现,拍照会影响人的记忆。为了抓住某一瞬间,人们拿出了相机,但却几乎不用动脑,以至于错过了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这种现象被称为“摄影损伤效应”。但今天的摄影不仅仅为了记忆,还有了社交的属性。摄影的主要作用已经从纪念特殊事件和回忆家庭生活,变成了与他人交流、塑造自我身份、强化社会纽带的方式。虽然比较年长的人使用数码相机时往往将其作为一种记忆工具,但年青一代通常将拍照作为一种交流手段。“我们知道,记忆是重建的。显然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我们可能会在重建记忆时使之更加符合自己拍摄的照片,或者符合别人拍摄之后向我们展示的照片。”英国华威大学心理学副教授Kimberley Wade说。究竟应该保持什么样的拍照频率呢?除非你是专业人士,Henkel建议最好限制拍照次数,而且要更有选择性,以便使用更少的潜在成本获得更多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