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

我们的大脑能被科技公司劫持

评论 科技
pigsrollaroundinthem (39396)发表于 2017年10月08日 21时25分 星期日
来自学习 RMS部门
创业家 Justin Rosenstein 修改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屏蔽了 Reddit 和 Snapchat,他将对社交网络的上瘾比作是海洛因,严格限制 Facebook 的使用。这还不够,他购买了新的 iPhone,让助理设置了家长控制功能,禁止下载任何应用。Rosenstein 是硅谷越来越多抱怨注意力经济的异端之一,他曾在 Google 工作期间帮助创建了 Gchat,在 Facebook 工作期间帮助创建了“点赞”。Leah Pearlman 是当年这支“点赞”团队的项目经理,如今她也对点赞及其它社交网络的上瘾“反馈回路”日益感到不满。这群硅谷的年轻弄潮儿与自己的产品断绝关系,并将子女送到禁止使用 iPhone、iPad 甚至笔记本电脑的硅谷学校。《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一书的作者 Nir Eyal 指出,社交网络产品和服务的使用已经变成了某种强迫行为,而这也是产品设计师设计意图。他认为我们应掌握控制权。但我们真的能控制?前 Google 雇员 Tristan Harris 如今是科技行业是一位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他说,“我们都被塞进了这个系统,我们的大脑能被劫持,我们的选择并没有我们以为的那样自由。”

显示选项 样式:
声明: 下面的评论属于其发表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我们不负责他们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