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围绕 CRISPR 知识产权的战线是如何划下的

科学 生物技术
pigsrollaroundinthem (39396)发表于 2017年02月17日 18时45分 星期五
来自科学战场


在围绕基因编辑技术 CRISPR 知识产权的专利大战中,美国专利商标局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做出了有利于 Broad 研究所的判决,但大战的另一方加州伯克利可能会选择上诉。CRISPR 商业大战不会停歇。《科学》期刊发表了一篇长文谈论了前因后果
2012年初,当时还默默无闻的法国微生物学家 Emmanuelle Charpentier(图四)联系了她的老朋友 Rodger Novak 谈论了她最近在 CRISPR 上的研究。Charpentier 与加州伯克利的 Jennifer Doudna(图二)合作,将 CRISPR 免疫系统转变成编辑基因的工具,她们的论文于当年的 6 月28 日发表在《科学》期刊上,认为该工具“颇具潜力”。11月,Novak 与风投家 Shaun Foy 讨论了 CRISPR 的商业化潜力。之后,Novak 、Foy 和 Charpentier 开始联系其他 CRISPR 研究人员协商组建公司。当时研究 CRISPR 社群规模还不大—— 2012 年只出版了 126 篇 CRISPR 论文,相比下去年是 2155 篇。他们联络了研究 CRISPR 的重量级人物——哈佛的 George Church(图一) 和他的前博士后张锋(图三),两人已经发表了一篇论文显示 CRISPR 能引导它的细菌酶 Cas9 去精确定位,剪切人类细胞的 DNA。但尝试建立一个统一组织的努力最终失败了。一个较小的社群被知识产权、学术信誉、诺贝尔奖之梦、地理位置、媒体报道、自我、个人利益和忠诚方面的担忧而撕裂了。导致分裂的力量还包括一些想要获取一份战利品的著名大学和机构:加州伯克利、 Broad 研究所、哈佛、MIT以及维也纳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