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

Mark Shuttleworth 抨击自由软件社区对 Canonical 的敌意

开源 Ubuntu
pigsrollaroundinthem (39396)发表于 2017年04月10日 11时54分 星期一
来自开炮部门
Canonical 上周宣布放弃 Unity 转投 GNOME,一并放弃的还有 Mir 显示服务器项目。Mir 从宣布第一天起就在自由开源软件社区引发了争议,因为社区已经在开发一个新的显示服务器项目 Wayland。如今 Wayland 项目走向了成熟,而 Mir 在放弃前距离成熟依旧很遥远,但 Canonical 创始人 Mark Shuttleworth 对社区在 Mir 上的敌意至今耿耿于怀。他在 Google+ 上发表评论(需要展开评论)抨击了自由软件社区。Shuttleworth 说,对 Mir 的仇恨令他困惑,它是一个开源项目,但却像气候变化或枪支控制那样成为荒谬的政治话题,两方各有各的阵营。当人们选择仇恨而是热爱自由软件的开发者,那么这个社区无疑存在问题。对 Mir 的仇恨令他反感,并因此改变了对自由软件社区的看法。他认为自由软件社区的很多成员都是反社会的,热衷仇恨任何主流事务,Windows 是主流,是理所当然的仇恨对象;当 Canonical 成为主流的时候它也成为了非理性仇恨的焦点。

评论已经自动封存,请勿再发言论
显示选项 样式:
声明: 下面的评论属于其发表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我们不负责他们说什么。

Mark Shuttleworth 抨击自由软件社区对 Canonical 的敌意

2017年04月10日 11时54分

Canonical 上周宣布放弃 Unity 转投 GNOME,一并放弃的还有 Mir 显示服务器项目。Mir 从宣布第一天起就在自由开源软件社区引发了争议,因为社区已经在开发一个新的显示服务器项目 Wayland。如今 Wayland 项目走向了成熟,而 Mir 在放弃前距离成熟依旧很遥远,但 Canonical 创始人 Mark Shuttleworth 对社区在 Mir 上的敌意至今耿耿于怀。他在 Google+ 上发表评论(需要展开评论)抨击了自由软件社区。Shuttleworth 说,对 Mir 的仇恨令他困惑,它是一个开源项目,但却像气候变化或枪支控制那样成为荒谬的政治话题,两方各有各的阵营。当人们选择仇恨而是热爱自由软件的开发者,那么这个社区无疑存在问题。对 Mir 的仇恨令他反感,并因此改变了对自由软件社区的看法。他认为自由软件社区的很多成员都是反社会的,热衷仇恨任何主流事务,Windows 是主流,是理所当然的仇恨对象;当 Canonical 成为主流的时候它也成为了非理性仇恨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