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审查的崛起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 (39396)发表于 2017年11月28日 20时51分 星期二
来自习惯了部门
世界各国正在建起网络边界,限制公民的互联网访问,割裂网络。安全研究员 Stefan Tanase 认为,互联网边界不仅促进了种族隔离,而且会对创新、创造力、科技和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放缓每个层面的进步。他认为,中国监管本国互联网的措施防火长城推动了网络审查趋势,土耳其、埃及、沙特和越南都学习了中国的做法。网络边界在已然碎片的互联网上崛起,这里有英语互联网,俄语互联网,中文互联网。俄语互联网用的搜索引擎是 Yandex,社交网络是 VK;而中文互联网用的是百度、淘宝和微博。Tanase 说,过去二十年,许多国家跟在中国后面加强了对互联网的限制。一部分人可能会辩解说,精通技术的人可以绕过限制,但这些限制足以阻止 95% 的国民无法访问到特定信息,在政治层面上其余 5% 的人不足以形成促使改变发生的临界质量。他问道,我们想要像奥威尔的《1984》所描述的那样,每个人都被老大哥监视着,或者是我们想要我们的孩子生活在一个数字隐私和安全被视为基本人权的未来?

「星期二」 Hello Tuesday

互联网审查的崛起

世界各国正在建起网络边界,限制公民的互联网访问,割裂网络。安全研究员 Stefan Tanase 认为,互联网边界不仅促进了种族隔离,而且会对创新、创造力、科技和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放缓每个层面的进步。他认为,中国监管本国互联网的措施防火长城推动了网络审查趋势,土耳其、埃及、沙特和越南都学习了中国的做法。网络边界在已然碎片的互联网上崛起,这里有英语互联网,俄语互联网,中文互联网。俄语互联网用的搜索引擎是 Yandex,社交网络是 VK;而中文互联网用的是百度、淘宝和微博。Tanase 说,过去二十年,许多国家跟在中国后面加强了对互联网的限制。一部分人可能会辩解说,精通技术的人可以绕过限制,但这些限制足以阻止 95% 的国民无法访问到特定信息,在政治层面上其余 5% 的人不足以形成促使改变发生的临界质量。他问道,我们想要像奥威尔的《1984》所描述的那样,每个人都被老大哥监视着,或者是我们想要我们的孩子生活在一个数字隐私和安全被视为基本人权的未来?

pigsrollaroundinthem 发表于

2017年11月28日 20时5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