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

cuthead的日志

  • 生命万岁

    cuthead(2701) 2009-02-12 09:42:23
    程序 昔日万邦孤为王 四海沉浮吾独断 今朝一人孤独游 扫吾曾有之阡陌 昔日生杀吾人掌 笑看敌寇惶惶无终日 略听草民高声赞 旧王已矣,新王永世 一刻掌权吾为王 万丈高墙吾自囚 孤之阿房三千里 根如酥盐碎沙砾 耶路撒冷圣钟鸣 罗马骑兵战歌嘹亮 吾之诤友、勇将、谏臣 旨谕番邦诸王知 事出缘由孤无辞 君可知?一日为王,决无灼见与真知 此诚寡人为王一世鉴 狂烈邪恶一阵风 裹挟吾人破门入 战鼓擂动;窗棂破碎 吾人之变无人信 革命壮志终有酬 寒光银盘盛吾颅 人如傀儡命悬线 谁愿称王百年孤 耶路撒冷圣钟鸣 罗马骑兵战歌嘹亮 吾之诤友、勇将、谏臣 旨谕番邦诸王知 事出缘由孤无辞 圣人离弃吾自知 决无灼见与真知 此诚寡人为王一世鉴 耶路撒冷圣钟鸣 罗马骑兵战歌嘹亮 吾之诤友、勇将、谏臣 旨谕番邦诸王知 事出缘由孤无辞 圣人离弃吾自知 决无灼见与真知 此诚寡人为王一世鉴
  • Pink Puncher系列女优目录,更新至2月5日

    cuthead(2701) 2009-02-05 12:04:05
    程序 PB-001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柚木ひかる PB-002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京乃あづさ PB-003 Japanese Peach Girl Vol.3:塚本友希 PB-004 Japanese Peach Girl Vol.4:朝丘まりん PB-005 Japanese Peach Girl Vol.5:瀬戸彩 PB-006 Glamorous Memorial Hitomi:瞳 PB-007 Japanese Peach Girl Vol.7:桜月舞 PB-008 Japanese Peach Girl Vol.8:中野千夏 PB-009 Japanese Peach Girl Vol.9:松下ゆうか PB-010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0:岸本萌 PB-011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1:弥生舞 PB-012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2:朝丘まりん PB-013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3:岡崎泉美 PB-014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4:中野千夏 PB-015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5:桜月舞 PB-016 Memories Vol.1:水谷桃 PB-017 EroCawa Sweets:椎名りく PB-018 A Body of Beauty:芹沢樹梨 新村愛 水谷桃 PB-019 SOKUHAME:新村愛 榊里緒 加賀美由貴 PB-020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6:片瀬くるみ PB-021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7:夢野ゆめ PB-022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8:高田はるか 木下さおり 結城マナ PB-023 Soap Queen:中塚愛 PB-024 Memories Vol.2:水谷桃 PB-025 Beautiful Melon:白石麻梨子 PB-026 Dream Girl:今野由愛 PB-027 Sex Style:星乃まりん PB-028 Japanese Peach Girl Vol.19:松下ゆうか 森下さやか PB-029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0:朝丘まりん 遠野あい PB-030 Big Boobs Faint in Agony Fuck 小町ななみ PB-031 Beauty Collection Vol. 1:木村那美 椎名りく 中塚愛 PB-032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1:荒木りこ PB-033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2:朝丘まりん 遠野愛 PB-034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3:長谷川瞳 PB-035 Street Girls:Aki 岩城沙織 PB-036 Yukata Girls Fuck Vol. 1:みなもとみいな 小倉あかね 朝倉りほ PB-037 Angel Cosplay Vol.1:小田切瞳 PB-038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4:藤森エレナ PB-039 Prurient Interview:レイラ まや 真咲ちな 雛子ひな PB-040 Angel Tag:小泉リカ 熊田ありさ PB-041 Yukata Girls Fuck Vol. 2:みなもとみいな 斉藤亜樹 朝倉りほ PB-042 Saint Clitoris:あまみやゆう 森永Cocoa 愛 PB-043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5:藤森エレナ PB-044 Angel Cosplay Vol.2:新村愛 榊リオ 加賀美由貴 PB-045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6:早坂めぐ PB-046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7:大石ひとみ わりん PB-047 Yellows Vol.1:天然素人娘14人 PB-048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8:松下ゆうか PB-049 Soap Queen Special Best:芹沢はるな YOU 日高久美 杏奈 PB-050 Pink Puncher File F-Cup:相戸愛 PB-051 Ero Girls Mix:斉藤亜樹 長谷川りな 雫 PB-052 Japanese Peach Girl Vol.29:藍澤ひとみ 阿立未来 PB-053 Cutie Natsumi:なつみ PB-054 EROSTYLE:水原みなみ PB-055 Delusion:稲葉夕輝 PB-056 Pheromone Woman:青山りん ささきふう香 PB-057 Yellows Vol.2:天然素人娘18人 PB-058 Transformaition:栗田ひろみ 山咲ちゆり PB-059 Crazy Fuck:上原美紀 PB-060 Erotica:友恵ゆい PB-061 Extreme Erotic Girl:姫野りむ PB-062 Double FACE:姫川りな PB-063 Prisoner Of Love:滝沢優季 PB-064 St. Costume Play School:大沢萌 山下真美 安達このみ 遠藤千明 PB-065 Erotomania:佐々木渚沙 PB-066 Sweet Breath:宝月ひかる PB-067 Impression:夏樹唯 PB-068 Big Titty Madam Cum inside:酒井ちなみ PB-069 Angelic Venus:今井みすず PB-070 Marvelous Hip:沢井真帆 PB-071 Ai's Cumshot Inside Sex !!:姫野愛 PB-072 Japanese Peach Girl Vol.30:南ゆの 鮎川かおり PB-073 Premium Angel:光咲玲奈 PB-074 INCESTUOUS Aimed married woman 日夏ともえ PB-075 Yellows Vol.3:素人娘10人 PB-076 Sakurano Mania:さくらの PB-077 Yellows Vol.4:素人娘10人 PB-078 One Love:飯島夏希 PB-079 Cosple Gal x 2:華美月 水無月なぎさ PB-080 Truth Lewdness Woman:相戸愛 PB-081 My Lovely Maid:上村愛 PB-082 Semen Trance:松藤美貴 PB-083 Which S woman or M woman:青山りん PB-084 DESIRE:伊沢夕 PB-085 EroCos:松田亜美 PB-086 Natural Ero Pure Sexy Girl:栗原まあや PB-087 Sunny Smile:星野みく PB-088 Cosplay Wife:武田まこ PB-089 Sex Addiction:しいないおり PB-090 Beauty Angel:宮澤ケイト PB-091 Japanese Peach Girl Vol.31:草凪純 加納瑞穂 PB-092 Sanaism:岡田さな PB-093 Stylish Body:中野美奈 PB-094 Pleasure:夏川しずく PB-095 Extreme Woman:川野優 PB-096 Fairy Maid Story:鈴夏ゆらん PB-097 Jewel -She look like shines jewel 滝沢優奈 PB-098 Juicy Bust:川峰さくら PB-099 My Lovely Nurse and Sister:ほしのゆき PB-100 Ultimate Doll:真山ゆかり PB-101 Innocent Face:遠野春希 PB-102 Nakadashi ENKO Gal x 3:岬奈々 神谷絵里香 邑井薫 PB-103 Loli-Gal Paradise:葉山リカ PB-104 Big Bust Ecstasy:葉山くみこ 咲月美羽 PB-105 20 Year Old Mix Juice:酒菜いるか PB-106 Elegant Queen:瀬咲るな PB-107 Cosplay Channel Nurse & Teacher 藤森エレナ PB-108 Platonic Paipan Story:相川まや PB-109 Junk Softballer:川愛加奈 PB-110 Sweet Poison:麦かおる PB-111 Fetish Love:能田曜子 PB-112 Double Venus:小田切瞳 山崎亜美 PB-113 Sweet Devil Smile:松野ゆい PB-114 Sex on the Resort:中川瞳 PB-115 Japanese Peach Girl Vol.32:北条あみ 藍川るみ 浅香里奈 PB-116 PAIPAN PARADISE:森下純 PB-117 Japanese Peach Girl Vol.33:真咲菜々 PB-118 Ecstasy MAX:松島らら子 PB-119 W-Cast:真咲ちな レイラ PB-120 NATURAL ROOM:雛子ひな マヤ PB-121 Fuck Edition Nakadashi:山下真美 大沢萌 PB-122 Japanese Peach Girl Vol.34:浜乃ゆい PB-123 FEELING:上原のぞみ PB-124 Paipan Meat Doll:井川ゆき PB-125 Beautiful Woman of Natural Sex Processing 園原りか PB-126 Body Museum Baby Face But Adult Body 楓はるか PB-127 Dream Generation:安達このみ 遠藤千明 PB-128 MY DEAR @YOU:@You PB-129 SENSUALISM:桜井梨花 真中かおり PB-130 Non Stop Anal Fuck:加藤まみ PB-131 Love Emotion:小坂めぐる PB-132 First Contact:藤崎怜里 PB-133 AYA - STYLE Close - Up Body:榊彩弥 PB-134 Juicy Lips:日夏ともえ PB-135 Glamorous Actress:新堂有望 PB-136 Sweet Melody:いおり PB-137 Japanese Peach Girl Vol.35:姫川麗 PB-138 Fick Edition:山城美姫 PB-139 Japanese Peach Girl Vol.36:川村千夏 加藤みずえ PB-140 Reflection:田中美久 PB-141 Recommended to be Shaved:天草うさぎ PB-142 The First Anal Fuck:和希結衣 PB-143 Colorful:Rin. PB-144 Violated by Teacher:夢見あい PB-145 PaipPpan Venus:相沢桃 PB-146 Real Dutchwife:来栖りお PB-147 Japanese Peach Girl Vol.37:浅岡沙紀 姫乃未来 PB-148 Paipan Lolita:高橋せいら PB-149 Aube:真田春香 PB-150 Paipan Maid:佐藤友里 PB-151 Ecstasy Cafe:神谷りの PB-152 Resort -Islandd Fuck-:藤森ねね PB-153 Karen Loveliness:大塚ひな PB-154 Paipan Creampie:クリス小澤 PB-155 Hairless Angel:川愛純愛 PB-156 Gloss:飯塚ここみ PB-157 4 EroCos Mode:北沢亜美 PB-158 Real Erotic Woman:戸高忍 PB-159 Mega Bust:さとう和香 PB-160 Sex Slave:当真ゆき PB-161 Emotion:純名もも PB-162 Open Mind:Tsubomi PB-163 Creampie:Megu Ayase PB-164 Pink Puncher Aimi:Aimi PB-165 Beautiful Genitals Inside PB-166 Lovers:黒沢愛 PB-167 Japanese Peach Girl Vol. 49:Yumi Takeda, Miki Yoshii PB-168 M&T Cosplay at Meid & Teacher:黒沢愛 PB-169 Premium Body:一ノ瀬あきら PB-170 Cute & Lovely Girl:純名もも PB-171 Sweet to Sweet:鈴木ありさ PB-172 I'll Drive You Crazy:三浦亜沙妃 PB-173 Pink Puncher X-Class:藤倉れいみ PB-174 Slender and Big Bust Woman:黒沢愛 PB-175 Pink Puncher X-Class : Yui Komines:小宮ゆい PB-176 Intelligent Secretary:前乃さとみ
  • 茅于轼:逃难有感

    cuthead(2701) 2009-02-03 03:17:46
    程序 这篇文章我第一次是在杂志上看到的,今天突然想转过来与大家分享一下。 有感于逃难有感:作为一个中国人,爱国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中国的文化根本就不允许人爱国。那些在危难时期选择抗日的人都有了怎样的下场,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他们唯一做错的事就是选择了抗日。而那些选择自保,或移居国外的人反而生活的很好。 以下为正文: (茅于轼,1929年生于南京,195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系。1984年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任研究员。1993年退休后与同仁共创天则经济研究所,为国内知名经济学家。)   从1941年到1946年的6年中学时代,我是在抗战时期度过的。抗战的大背景,决定了生活的动荡不安。我6年的中学时期换了6所学校。其中1944年日寇进逼桂林、柳州,直迫贵阳,我们从桂林逃到贵阳是最大的一次转移。那时我正在桂林智德中学读高中一年级。因为风声日紧,我随着父母弟妹撤退到了贵阳。这是一次艰难的历程,也是使我这个15岁的孩子迅速长大的过程,它在我的一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日本侵略军不但吞并了半个中国,而且出兵东南亚诸国,兵力分散,力不从心。但为了打通华中通往越南的通道,日本又出兵10余万人攻打衡阳、桂林、柳州、南宁。国民党有数倍于日寇的兵力,但政治的腐败使得军队缺乏战斗力。除方先觉将军固守衡阳47天之外,没有形成抵抗力量。日军长驱直入。占领了桂林、柳州之后,于1944年冬季,日本仅用了三千骑兵,驱赶几十万中国军民沿着黔贵线撤退,造成了抗战史上最可耻的一页。从柳州到贵阳的黔贵线当时只修了全线的四分之一,火车只通过金城江。从衡阳、桂林、柳州撤退下来的大批机车车辆及疏散物资,一齐拥到了一百多公里的铁路线尽头。一切可以停放车辆的转道上都停满了车辆,车站上堆满了物资,但前线撤退的车辆仍源源不断地来到。不得已只好修了一些通向山崖河谷的专用线,将车辆连同物资推到山谷和河沟里去。这些物质都是被认为最有保留价值的,所以才历尽辛苦把它们运出来。早知这样的下场,何必当初费劲。   火车按理说比汽车的运输能力大得多。可是由于线路的建筑标准低,坡度很陡;机车用的煤质量太次,烧不上汽;机车车辆维修状态很差,这种种原因使火车的运输能力锐减。后来火车也走不动了,许多人改坐汽车。可是大部分车辆都是老旧破车,零配件供应不足,状态极糟,再加汽油供应异常紧张。到最后大部分人只好扶老携幼,徒步撤退,其狼狈和困难是难以想象的。日本军队于11月占领了桂林和柳州。我方几十万军民沿公路撤退。本来广西、贵州很少下雪,那一年天公不作美,忽然下起雪来,难民饥寒交迫,疾病加疲劳,死伤无数。   尤其可悲的是难民们在这种困难条件下,非但不是互相帮助共渡难关,而是乘人之危,彼此算计。我父亲的一辆自行车,当时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就被人偷走。还有一个单位的几十口人为了逃避后面追赶的日军,离开公路,走小路上山寨躲避,被当地百姓收留。不料一个恶霸看中了一家人的女儿,非要逼她成亲,否则几十人性命难保,患难之中被人逼得骨肉分离。类似的趁火打劫的事层出不穷。后有敌军追赶,上有日本飞机的轰炸扫射,周围还有自己人的暗算,从柳州到贵阳六百多公里的沿线弃尸无数,财产的损失更无法统计。   当时沿黔贵线撤退的百姓估计有几十万之众,而日军从柳州进犯的部队仅仅3000名骑兵,既无重型作战装备,甚至缺乏粮草辎重。日本人跺一下脚就能把中国人吓一个跟斗,而且让中国人自相作孽。为什么?我想起孙中山先生形容中国四万万人是“一盘散沙”。没有组织就没有力量,解放战争中唱的一首歌“ 团结就是力量”确实是不错的。   然而,团结的背后是什么?是一种自觉的精神支持和道德约束,还是出于对权威的屈从,两者本质是不同的。同样是抗战中的故事,在平型关大捷中,日军伤亡惨重。我方战士出于人道考虑,将一受伤日军背下火线医治,不料被日本兵咬下耳朵。日本兵的这种至死不屈的精神很典型地说明了何以日本军队能够打胜仗。中日两国精神的对比反差太大了。日本人的这种精神也可解释何以他能制造出质量最好的汽车、音响、摄像机,但是日本兵咬八路军耳朵的事,也说明了日本人把优良的精神用错了地方。这也是时至今日,东南亚诸国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仍不放心的原因。   我们沿黔贵线撤退时,我的一班高年级同学曾自己组织起来,上山去打游击。其实,既没有枪支弹药,又没有作战知识,怎么打得了仗?后来国民党到贵州地区征召青年入伍,他们就应召,受训后去缅甸与日军作战,成为青年远征军的一部分。这个班在我的许多同学中是境遇最惨的一班。除了少数几人跟着国民党撤退去了台湾,大多数留在国内。解放后他们因为参加过国民党部队,成为有严重历史问题的人。好几个人被整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现在他们写回忆文章时,认为当年应征参军抗日,是一生所作决定中最大的错误。做一个中国人多么可怜啊!黔贵线撤退,对日作战,政治运动,都不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事才遭遇的。   人类有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变得略为聪明一点了,人权的思想在全世界得到公认。过去侵占别人的土地现在要让出来,抢了别人的珍贵文物现在要归还;奴役了别国的百姓,强迫别人当慰安妇,现在要赔偿。以后谁再要用强权去侵犯别人,将被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群起而攻之。这可以说是一点进步,但是世界能否保持和平,这还难说。争夺财富和资源的战争可能性似乎变小了,但当今因为民族、宗教、历史怨仇的战乱丝毫也不见少。   中国的百姓有没有进步?再碰到战争、天灾人祸、金融危机、政治运动这些意外,我们能否处惊不乱,团结起来战胜困难?杀人越货,借钱不还。假冒伪劣这种种坏事是少数人做的,大多数人还是好人。但是在红灯面前抢行,随地扔脏东西,排队夹塞却是经常能见到的。事情虽小,但到了紧要关头,这一部分人就可以坏大事情。我已经70岁了,来日无多,恐怕还能在平安中度过余生。我的身后将如何,仍是一个大问号。其实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希望青年人能从我的经历中吸取正确的经验教训,为自己争取一个光明的前途。    (摘自何宗思编《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精品茅于轼》,中国文联出版社2003年5月出版)    《作家文摘》2003年第65期
  • 书桌

    cuthead(2701) 2009-01-31 07:47:54
    程序   我有张小小的书桌。它又窄又矮,破旧极了。在外人眼里简直不成样子。上边的漆成片地剥落下来,残余的漆色变得晦黯发黑,连我自己都认不准它最初是什么颜色。桌面又满是划痕、硬伤,还有热水杯烫成的一个个套起来的深深浅浅的白圈儿。它一边只有三个小抽屉,抽屉把儿早不是原套的。一个是从破箱子上移来的铜把手,另两个是后钉上去的硬木条。别看它这份模样,三十年来,却一直放在我的窗前,我房间透进光来的地方。我搬过几次家,换过几件家具,但从来没有想到处理掉它……   "这么难看还要它干吗?!要是我早劈掉生火了!"   "它又不实用。你这么大人将就这样一个小桌子,早晚得驼背!"   "你怎么就是不肯扔掉这破玩意儿,难道它是件宝?你说呀……"   我笑而不答。那淡淡的笑意里包含着任何知己都难以理解、难以体会到的一种,一种……一种什么呢?   没有共同的经历就不会有同感。有时,同感能发挥出非常奇妙的作用,它能成为两颗心相融的最短、最直接的通道。如果没有同感,说它做什么?还不如独自一人到树林里,踩着落叶,自己对自己默默地说它一阵子,排遣出来,倒是一种慰安。      我无法想起,究竟什么时候,我开始使用这小桌的。我只模模糊糊记得,最初,我是站在它前面写写画画,而不是坐着。待我要坐下时,屁股下边必须垫上书包、枕头或一大摞画报,才能够得上桌面……   记忆里,幼时的事,都是穿不成串儿的珠子。这珠子却在记忆的深井的底儿滴溜溜、闪闪发光地打转,很难抓住它们--   我把"人"字总误写成"入"字,就在这桌上吧!   我一排排地晾干弹弓子用的小泥球儿,就在这桌上吧!   我在小木板上钉钉子,就在这桌上吧!   对,就在这儿。桌面上原来有一块能够照见自己脸儿的光光的玻璃板,给我钉钉子时打碎了--这件事我可记得清清楚楚,为此我还挨爸爸一通好打呢!也许打得太疼,我才记得十分牢。但过后我却一点也不后悔。因为,从此我做过的、经历过的、经受过的许许多多的事,都在这没有玻璃板保护的桌面上留下了痕迹。   桌面上净是小瘪坑。有的坑儿挺深,像个洞眼,蚂蚁爬到那儿,得停一下,迟疑片刻,最后绕过去……细细瞧吧,还满是划痕哪,横竖歪斜,有的深,如一道沟;有的轻浅;还有的比蛛丝还细。这细细的印痕,是不是当初削铅笔尖留下的?那一条条长长的道道儿,是不是随意用指甲硬划上去的?那儿黑糊糊的一块,是不是过年做灯笼,烤弯竹条时碰倒了蜡烛烧的?分辨不清了,原因不明了,全搅在一起了;这中间还混着许多字迹。钢笔的、铅笔的、墨笔的,还有用什么硬东西刻上去的。也有画上去的形象,有的完整,有的破碎--一只靴子啦,枪啦,一张侧面脸啦,这是不是我的自画像?年深日久,早都给磨得模糊一片。痕迹斑驳的桌面,有如一块风化得相当厉害、漫漶不清的碑石。   但我从中细心查辨,也能认出某些痕迹的来由,想起这里边包含着的、只有我才知道的故事,并联想起与此有关或无关的、早已融进往昔岁月中的童年生活。   为此,我很少用湿布去拭抹它。   只有一次例外。那是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我前排坐着一个女同学,十分瘦弱。她年龄与我一般大,个子却比我矮一头。两条短短的黄辫儿,简直是两根麻绳头。一天,上语文课,我没听讲,却悄悄把眼前的两条黄辫子拴在这女同学的椅子背儿上。正巧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一起身,拴住的辫子扯得她头痛得大叫。我的语文老师姓李,瘦削的脸满是黑胡茬,连脸颊上都是。一副黑边的近视镜混淆了他的眼神,使我头次见到他时以为他挺凶,其实他温和极了。他对我们调皮的忍耐限度比别的老师都大。但不知为什么,那天他好厉害,把我一把拉到课堂前,叫我伸出双手,狠狠打了十多板子。他真生气呢!气呼呼地直喘,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指着门瞪圆眼对我吼道:"走!快走!"我离开了课堂,一路跑回家。我手疼倒没什么,但当众挨打受罚,我的自尊心受不了。于是,我眼泪汪汪地在桌上写了"李老师是狗!"几个字。我写得那么痛快和解气,好像这几个字给我报了什么"仇"似的。这几个字就相当威风地在我桌上保留了好长时间。   在表的滴答声中,在上下课的铃声中,在雨和雪轮番交替地敲打窗子声中,我长大起来。事也懂得多了。桌上那几个字却不那么神气了。反而怕被人瞧见,似乎成了一种不光彩、甚至是耻辱的污迹,我带着一种说不清是对李老师,还是对长大后再也遇不到的那个瘦弱的女同学的愧疚心情,用手巾尖儿蘸些水使劲把这几个字抹下去。   真奇怪!字儿抹掉了,好像心里干净了一些。   我上了中学,毕业了,参加了工作。我的许多事,写信、写文章、画画、吃东西,做些什么零七八碎的事都在这桌上。它一直伴随着我。   但它在我长大起来的身躯前,渐渐显得矮小,不合用了;而且用久了,愈来愈破旧,在后来买进来的新家具中间,又显得寒伧和过时。它似乎老了,早完成了使命,在人世间物换星移的常规里等待着接受取代。   有一天我画画。画幅大,桌面小。不得不把一半画纸垂到桌下,先画铺在桌面上的一半;待画得差不多时,再拉上纸来画另一半。这样就很难照顾到画面的整体感,我画得那么别扭,真急了,止不住愤愤地骂道:   "真该死,这破桌子!"   它听着,不吭一声。等我画好了画儿,张挂起来;画面却意外地好。我十分快活,早把桌子忘在一旁。它呢?依然默默旁立。它就是这样与我为伴,好像我不抛掉它,它就一心而从无二意地跟随着我。是不是由于它仅仅是件无生命的物品,我从未把它做为一只小猫、小鸟、小兔那样的伴侣?但是,小兔死了,小猫跑了,小鸟飞了,它却不声不响地有心地记下我生活经历过的许多酸甜苦辣。并顺从地任我做任何有损于它的事。当一次,我听说自己遭遇过的不幸,是因为被一位多年来与我非常要好的朋友出卖时,我忍受不住,发疯似地猛的一拍桌面:   "啪!"   桌面上出现一条长长的裂缝;我那颗初入社会纯真的心上,也暗暗出现一条裂痕。它竟同我一样。   从此,我便不觉地爱护起它来了。      我有过一个女朋友。她是一只快乐的小鸟--那早晨站在沾着露水的枝头抖动翅膀、在阳光里飞来飞去、在烟囱上探头探脑的小鸟。她总笑。她整天似乎除去快乐什么也不知道。她在任何一群人中出现,都能极快地把快乐通过笑、通过活泼的目光、通过喜气洋洋的俊俏的小脸儿、通过率真的动作,传染给每一个人。我说她的快乐是照眼的、悦耳的、香喷喷的;是魔术。我称她为"快乐女神"。   她一双腿长长。爱穿一条淡蓝色的短裙。她一进屋来,常常是一蹦就坐到小书桌上--这或许是她还带着些孩子气;或许她腿长,桌子矮,坐上去正合适。   我呢?过去吻她高矮也正好。我吻她,她不让。一忽儿把脸甩向左边,一忽儿又甩向右边,还调皮地笑着。她那光滑的短发像穗子一样在我笨拙的嘴唇上蹭来蹭去。   以后,由于挺复杂的原因,她终于说:"我们的爱没有物质土壤,幻想的种子连幻想也结不出来了。"这句话,她说了许多遍,一次比一次肯定,最后她无可奈何又断然地离去了。   稀奇的是,那快乐女神始终与我这哑巴桌子连在一起。每当我的目光碰到桌沿,就会幻觉出她当初坐在桌上的样子。浅蓝色的短裙扇状地铺开,一双直直又顺溜儿的长腿垂下来,两只小巧的脚交叉地别着。这时她那动听的笑声好似又在桌上的空间里发出来。   我需要记着的,这桌儿都给我记着了。而那女神与我临别时掉在桌上的泪滴,却一点痕迹也没留下。大概那不是泪,而是水滴。      桌上惟有一处大硬伤。那是--那天,一群穿绿服装、臂套红色袖章的男女孩子们闯进我家来。每人拿一把斧头,说要"砸烂旧世界",我被迫站在门口表示欢迎,并木然地瞅着他们在顷刻间,把我房间里的一切胡砍乱砸一通。其中有个姑娘,模样挺端正,但她的眼神叫我害怕。她却不吵不闹,砸起东西来异乎寻常的细致。她在屋里转来转去,把尚且完整的东西翻出来,一件件、有条不紊地敲得粉碎。然后,她翻出我一本相册,把里面的照片一张张抽出来,全都撕成两半。她做这些事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她忽然把一张照片面对我:   "这是谁?"   这是我那"快乐女神"的。我说:   "一个朋友。"   她微微现出一种冷笑,一双秀气的眼睛直盯着我,两只白白的手把这照片撕成细小的碎片。我至今不明白,在那时为什么一些女孩子干这种事时,反比男孩子们干得更彻底、更狠心、更无情。相册中所有女人的照片--我姐姐、妻子、母亲的,她撕得尤其凶,"刷、刷、刷"地响。仿佛此刻她心里有什么受不了的情感折磨着她,迫使她这样做。   最后,她临去时,一眼瞥见我的书桌。大约这书桌过于破旧,开始时并没引起他们的兴趣。此刻在一堆碎物中间,反而惹眼了。她撇向一边的薄薄的唇缝里含着一种讥讽:   "你还有这么个破玩意儿!"   随手一斧子,正砍在桌角上。掉下一块挺大的木茬。   就这样,我过去生活的一切,无论是快乐和幸福的,还是忧愁和不幸的,都留在桌上了。哪怕我忘了,它会无声地提醒我。      它就摆在我窗前。从窗子透进的光笼罩着它。我窗外是一棵大槐树的树冠。这树冠摇曳婆娑的影子总是和阳光一起投照在我这小小的桌面上。   每当这树冠的枝影间满是小小的黑点点时,那是春天;黑点点儿则是大槐树初发的芽豆豆。这期间,偶尔还有一种俗名叫做"绿叶儿"的候鸟,在枝间伶俐地蹦跳的影子出现在桌面上。夏天来了,树影日浓,渐渐变成一块荫凉,密密实实地遮盖住我的小桌。等到这块厚厚的荫凉破碎了,透现出一些晃动着的阳光的斑点儿时,秋风还会把一两片变黄的叶子吹进窗;像几只金色的小船,落在我这如同无风的水面一般平光光的桌面上。随后该关窗子了,玻璃蒙上了薄薄的水蒸气。那片叶无存、光秃秃、只剩下枝丫的树影,便像一张朦胧模糊的大网,把我的小桌罩住……   我常常被这些情景弄得发呆。谁说它丑?它无用?它应当被丢弃?它有着任何华贵的物品都无法代替的风韵和诗意。在它的更深处,甚至还潜藏着丰富的思想。   尤其是在阴雨的日子里,乌云像拉上的厚帘子把窗户遮暗了。小桌变成黑影,很像一块浓雾里的礁石,黑黝黝的,沉默无语。忽然一道闪电把它整个照亮,它那桌面上反射着可怕的蓝色的电光。但在这一瞬间的强光里,它上边的一切痕迹都清晰地显现出来,留在这中间的往事一下子全都复活了……   我阖上眼,情愿被再现在幻觉中的往事深深地感动着。      我终于失去了它。   在地震中,塌落下来的屋顶把它压垮。我的孩子正好躲在桌下,给它保住了生命。它才是真正地为我献出了一切哪!等我从废墟中把它找出来,只是一堆碎木板、木条和木块了。我请来一位能干的木匠,想把它复原。木匠师傅瞅着它,抽着烟,最后摇了摇头。并且莫名其妙地瞧了我一眼,显然他不明白我何以有此意图 --又不是复原一件碎损的稀世古物。   它就这样在我的生活中没了。   我需要书桌,只得另买一张。新买的桌子宽大、实用、漆得锃亮,高矮也挺合适。我每每坐在这崭新却陌生的大书桌前,就觉得过去的一切像那不能再生的书桌一样,烟消云散,虚无缥缈,再也无从抓住似的……   我因此感到隐隐的忧伤。不由得想起几句话,却想不起是谁说的了:   "啊,生活,你真迷人……哪怕是久已过去的,也叫人割舍不得;哪怕是不幸的,也渐渐能化为深沉的诗。"
  • 知道为什么在辩论中我永远是赢家吗?

    cuthead(2701) 2009-01-29 16:12:58
    程序 我只会说我经历过的事情,而你们只不过是虎皮鹦鹉罢了,挖卡卡卡卡
  • Ubuntu下的网速确实快过于Windows?

    cuthead(2701) 2009-01-26 16:44:38
    程序 solidot以前一篇文章说, Ubuntu下的网速快过XP。我原本以为这是一个玩笑。但今天我使用Filezilla分别在Win下和ubuntu下上传文件,Win下速度只有100,而ubuntu却有200.多次测试均是同样情况。不知道究竟是ISP,还是系统,还是Filezilla的问题。
  • 什么软件让你无法割舍Windows?

    cuthead(2701) 2009-01-25 16:22:50
    程序 建议做成投票。 1.索尼,任天堂,世嘉,科纳米,卡普空,NCsoft,NEXON 2.IE和IE only(网上银行) 3.那些只提供Win版迅雷,XX网络硬盘 Teaching Player之类的app. 4.习惯与兼容外设,爱生活爱微软
  • 每次在春晚镜头看到李阉红我都会问候他和他员工的母亲

    cuthead(2701) 2009-01-25 15:56:41
    程序 你呢?
  • 

    cuthead(2701) 2009-01-19 05:08:10
    程序 我很开心因为今天我找到了我的朋友们。他们在我的脑海里。我很丑,不过没关系,因为幸好有你垫底。我们一起打破了镜子。我唯一关心的是礼拜日的早晨,但我并不害怕那一天。点燃我的蜡烛发呆,因为我找到了神。 我很孤单不过没关系,我摇着头,我不难过。也许我只是因为知道太多受责难,我不确定。我很兴奋,我迫不及待想见你,但我不关心。我很好色,但是没关系,因为我的愿望是好的。
  • 我不理解你们为什么恨共产党

    cuthead(2701) 2009-01-16 15:08:47
    程序   我是一个上海女大学生,刚来这里。我真不能理解,到底共产党对你们做过什么?要你们那么去恨他们?我现在知道了,你们是在妒嫉!从你们那些所谓“维权人士”龌龊的嘴脸中我看出来了,其实你们自己也知道你们是不如共产党的,尤其作为男人,你们这些汉奸更会觉得自悲不堪。   我从小就喜欢毛泽东,喜欢共产党。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共产党,我周围的许多朋友也都有这样的想法。我知道一定会有一些所谓的“正人君子”会 “义正词严”地指责我们“没尊严”。但作为我们女人,我们永远只会选择强者做我们的丈夫,你们汉奸难道算是强者吗?你们人口是共产党的十倍,所占资源和领土面积又不知要比共产党多多少倍,但你们平均每人创造的财富有共产党的百分之一多么?你们的行为素质有共产党的百分之一高么?答案是:没有。      作为汉奸,你们有着绝对的地理优势,但你们打仗打不过共产党,拼经济拼不过共产党,拼体质拼科技拼文学拼教育……你们哪个有共产党强?你们这些汉奸自己不觉得羞耻还有脸去怪阿拉女人吗?你们自己没尽到责任给老祖宗蒙羞还要对着阿拉说三道四推卸责任,只能让身为中国女人的我感到羞耻我就是要嫁给共产党,我只会选择强者!      你们这些所谓的“维权人士”除了在网上骂骂人以外没别的出息,你们谁有本事把自己国家搞好,让共产党的老婆成天想着嫁给汉奸,让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穿着青天白日旗装吗?你们没有这个本事!你们无能!你们成天叫喊着要让共产党道歉,可这个世界上有强者对弱者道歉的道理么?为什么共产党宁可对美国人道歉也不愿对国民道歉?因为你们汉奸连美国人都不如,阿拉女人还能指望你们干什么呢?!   这就是我所要说的话,我知道一定会有不少人来骂我的,但无所谓,因为我看穿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