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长期以来一直关注solidot的海内外朋友,请点击这里查看。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21日 11时15分 星期五
来自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置身事外
火热的直播市场早已吸引监管者的注意,去年中国出台了一系列规定加强直播审查,直播网站被要求设立审查团队实时监控主播们的行为举止。以花椒直播为例,负责监控内容输入的工作人员在电脑屏幕上看着年轻女性和其他视频主播的图像,每两秒钟换一组﹐屏幕被分成了网络状,这样他们可以一次观看 60 个视频。他们的任务是确保这些卖弄风情的主播们没有违反中国针对色情内容的禁令。本周花椒直播等三家直播网站遭到了监管者的批评,要求加强审查。但有意思是的,苹果应用商店也同时遭到了施压,这些直播应用通过各种应用商店传播,苹果只是其中之一。根据去年颁布的监管规定﹐在中国的应用商店要对确保内容合法承担一部分责任。花椒表示﹐它有 150 名内部员工和约 450 名外包人员分三班全天候监控视频直播。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14日 19时47分 星期五
来自政府需要爱
乌干达活动人士 Stella Nyanzi 上周五被捕,因在社交媒体上“羞辱”政府被控“网络骚扰”和“误用计算机”。乌干达新当选的总统以经济气候不佳为由拒绝履行他在竞选期间的承诺——向年轻女孩提供免费的月经带。Nyanzi 对此非常愤怒,她决定如果政府不做那么就由她来做,她发起了众筹活动,同时抨击了总统及其妻子和支持者。她的批评多发表在 Facebook 上。对第一夫人的攻击导致她失去了大学的工作。但这反而激起了她的怒火。政府检察官将她对总统的批评视作是“网络骚扰”,Nyanzi 则拒绝了所有指控。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14日 12时58分 星期五
来自用国产软件自己承担风险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称,腾讯旗下的流行移动消息应用微信会审查图像。研究人员调查了微博和微信对 “709 事件”相关关键词的审查,在微信平台上观察到了图片审查。这是第一次针对微信平台的图片审查的系统记录。与关键词过滤类似,图片审查仅仅针对那些用中国大陆手机号码注册微信号的用户,即便这些用户之后更改绑定的手机号,用海外手机号码绑定原有微信号,审查机制也依然存在。研究人员警告,“针对中国事务的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往往会通过中国社交媒体平台来交流信息,本报告的发现指出了这些组织和个人可能受到的信息审查,进而影响正常交流。”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14日 11时57分 星期五
来自中国乐观其成
非洲域名和 IP 地址分配组织 AFRINIC 考虑惩罚那些时不时断网的政府。自 2011 年阿拉伯之春以来,非洲发生了多起长时间的断网。最新一起发生在喀麦隆,该国说英语地区的互联网已被切断将近三个月。AFRINIC 将在今年 6 月肯尼亚举行的会议上讨论一项惩罚措施:如果一个国家命令关闭一次互联网,那么 AFRINIC 将会拒绝向该国分配新的 IP 地址段一年;如果在十年时间内一个国家执行了三次或三次以上的断网,所有已分配的资源将被取消,将拒绝分配新 IP 地址五年。这一惩罚措施覆盖了政府、政府拥有的实体和与政府有直接关系的实体。批评者认为这项提议影响最大的不是政府而是政府治下的公民。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10日 13时17分 星期一
来自东方兄弟
俄罗斯上个月爆发了五年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抗议,政府随后开始封锁宣传抗议的网页。这一策略对中国网民来说非常熟悉,昔日的老大哥正试图拷贝中国的互联网审查策略。俄罗斯的互联网曾经是自由的,当局当时并没有视互联网为一个严重的政治威胁,网民可以自由的访问如 Twitter、Facebook 和 YouTube 之类的流行社交平台。但在 2011 年底和 2012 年初爆发一系列的反政府抗议之后,俄罗斯改变了做法,制定了法律授权政府屏蔽某些在线内容。去年,前网信办主任和防火长城之父受邀出席俄罗斯的一个互联网论坛发表演讲,俄罗斯想要学习中国如何控制互联网的技术。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07日 19时32分 星期五
来自挑战新疆的记录
非洲国家喀麦隆今年 1 月据报道关闭了该国说英语地区的互联网,影响该国 20% 的人口,至今已超过 75 天。受断网影响的主要是两个地区:西北省和西南省,这两个地区过去几个月爆发了抗议活动。自去年 12 月起,至少有四人被杀死,数百人被捕,学校被迫关闭,主要商业中心变成了鬼城。断网影响了无数人,部分互联网企业被迫将公司从断网地区临时迁移到网络仍然联通的地区。该地区的人如果要上传内容到网上,需要旅行数百公里到能上网的地区。类似的事情 2009 年在新疆发生过。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06日 15时36分 星期四
来自本来不知道
俄罗斯封杀了一幅将总统普京丑化为同性恋小丑的招贴画。普京是 meme 圈的一个流行刻画对象,同性恋小丑的 meme 画是在2013 年传播开来的,当时俄罗斯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向儿童宣传同性恋关系,同时同性恋权利的抗议者遭到了殴打和逮捕。俄罗斯媒体报道称,一家法庭将分享招贴画的罪犯送去强制性精神治疗。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03日 22时59分 星期一
来自抓大放小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和中国武汉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项研究,分析了中国政府对国企负面新闻的审查。这项研究并没有得出多少超出常理的结论:政府严格控制了对国企负面新闻的报道,越是大型的国企控制越严密。出于维护社会稳定的动机,雇员数量多的国企得到了更好的保护。因为每一个省都有自己不同的社会和经济动机,一个省的出版部门都有自己的审查优先级,他们更关注位于本省内的国企负面报道,如果有负面报道,通常会遭到禁止或延后发表,而外省国企的负面报道只受到适度审查。央企当然会得到特别的对待。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02日 21时55分 星期日
来自附带作用
照片分享网站 Pinterest 上个月被屏蔽,没有人知道原因,在中国列出的潜在具有危险性的名单中它的排名应该很低,然而它仍然进入了 Facebook、Google 和 Twitter 的阵营。Pinterest 的情况并不罕见。中国去年屏蔽了数千家美国网站,全球流量最高的 25 家网站中有 8 家被封锁。中国蓬勃发展的互联网行业是封锁的受益者。在 Pinterest 被屏蔽之后,它的中国模仿者中也许有一个会脱颖而出,成为中国的 Pinterest。在 Twitter 被封锁两个月后,新浪推出了微博,如今甚至有后浪超前浪的势头。中国对于为什么屏蔽一家网站的原因讳莫如深,这种行为很可能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的条约义务,世贸组织要求政府的决策在影响企业时需要有正当程序和非歧视性。将防火长城视为一种贸易壁垒不是今天才提出的观点,欧盟和奥巴马政府都提出过类似的主张,但是否正式向世贸组织投诉的决定如今掌握在特朗普政府手中。向世贸组织投诉作用可能并不大,中国此前就以公共道德的理由限制进口美国的电影和其它出版物,但无视世贸的裁决可能会破坏中国最近摆出的自由贸易倡导者的姿态。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01日 18时26分 星期六
来自翻越长城
早在 2001 年,《纽约时报》就一度遭到屏蔽。当年 8 月在采访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时,时报出版人当面询问了这个问题。江泽民看起来并不知情,但他表示会调查此事。没几天,网站解除了屏蔽,此后这一状况一直持续了十年。但到 2012 年,情况发生了变化,纽约时报英文版和中文版因为对中国的报道而一直屏蔽至今,除了网站外,社交媒体的账号也都被删除。《纽约时报》此后一直游说中国解除屏蔽,但没有任何效果。在游说过程中,一名年轻的中国外交部官员曾激动地喊,“我爱党!”《纽约时报》如今主要通过镜像网站和新闻订阅服务接触中国大陆的读者,这些方法无法被屏蔽,中文版的浏览量也超过了 2012 年的水平。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4月01日 15时21分 星期六
来自只有年轻人才有冲动
俄罗斯屏蔽了多个组织新的反政府抗议的网页。上周的反政府抗议导致数百人被捕,其中包括反对派领导人 Alexei Navalny。新的反政府抗议计划在周日举行,组织者自称自己是莫斯科的年轻人和普通学生,与Navalny 毫无关系。截至周五下午,有大约 2000 人签名参加抗议。当局认为这次抗议是非法的,组织者没有提前征得同意。根据周五一封泄漏到网上的俄罗斯总检察长办公室发给通信监管机构 Roskomnadzor 的信函,当局以呼吁骚乱和极端活动为由下令屏蔽五个网页。当天下午,其中三个网页遭到了屏蔽。准备寻求第四个总统任期的普京称,任何违法的人都应该受到惩罚。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3月30日 17时07分 星期四
来自政教合一
因为在流行移动应用 LINE 上发表攻击伊斯兰教和古兰经的言论,伊朗判处 21 岁的 Sina Dehghan 死刑。Dehghan 在 2015 年 10 月 21 日遭到逮捕,被控侮辱伊斯兰教先知,这一罪名可判处死刑。LINE 在 2015 年晚些时候加入了端对端加密,并不清楚伊朗当局是如何获得 Dehghan 的消息的。在审讯期间,Sina 被告知如果他签署认罪和悔改书,他可以得到赦免。但在他认罪希望能获释之后,他却收到了死刑判决。 Dehghan 寻求重审,但伊朗最高法院维持了死刑判决。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3月28日 15时16分 星期二
来自非法翻墙
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发布了(已经 404)修订后的《重庆市公安机关网络监管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官网地址),该规定从去年就开始执行,但直到昨天才对外公开。《基准》列举的违法行为包括: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aka  VPN)进行国际联网;接入网络未通过互联网络接入国际联网;未经许可从事国际联网经营业务;未经批准擅自进行国际联网;未通过接入网络进行国际联网;未经接入单位同意接入接入网络;未办理登记手续接入接入网络。惩罚包括:不以盈利为目的,初次实施上述违法行为,责令停止联网,给予警告。以盈利为目的实施上述违法行为,违法所得在 5000 元以下的,责令停止联网,给予警告,同时没收违法所得... 违规经营国际互联网络业务,不以盈利为目的,初次实施上述违法行为,给予警告;以盈利为目的实施上述违法行为,违法所得在 5000 元以下的,给予警告,可以并处 5000 元以下罚款,同时没收违法所得...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3月25日 22时48分 星期六
来自到美国骂人民行动党
芝加哥移民法官周五批准了新加坡博主余澎杉政治庇护。余澎杉因为批评新加坡执政党以及批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是独裁者而先后两次被捕,移民法官 Samuel Cole 认为他有资格得到政治庇护,并称他是政治异议人士,认为新加坡对他的起诉是一种压制他政治观点的借口。余澎杉自去年 12 月 16 日被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拘留,他的律师表示余拥有即刻获释的资格。对于美国政府给予余澎杉政治庇护,新加坡内政部谴责美国接受发表仇恨言论的人。内政部表示:“世界上还有更多这样的人,故意发表仇恨言论,或受到起诉。其中一些,毫无疑问会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会考虑到美国申请庇护。”内政部表示,余澎杉对基督徒和穆斯林发表过仇恨言论。在新加坡,任何从事仇恨言论或企图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文本的人将被逮捕并被起诉。不过,美国采取不同的标准,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余澎杉所发表的这类煽动言论。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3月24日 19时37分 星期五
来自你敢说一个不字
在某些国家,说“不”是有代价的。土耳其计划于 4 月 16 就修改宪法举行全民公决,这次修宪将赋予强人总统埃尔多安更多权力。21 岁的大学生 Ali Gül 在 3 月 8 日发布了一则视频“What does a ‘No’ mean” ,对这次修宪说不,这则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并成为“说不”运动一部分。本周一,他遭到拘留,本周二他正式被逮捕,被控控制了一个侮辱埃尔多安的 Twitter 账号。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3月21日 13时06分 星期二
来自搬运工
于小姐说:“如果翻墙软件挂了,我们就没法工作了。”她在北京一家传媒工作室以写稿为生。这家工作室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运营的账号,是如今中国大陆无数 “新媒体搬运工” 之一。每天上午 10 点,于小姐会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翻过“防火墙”,进入 Buzzfeed、Reddit、Tumblr 等国外新闻信息整合网站,找出能引起大陆读者兴趣的内容,搬运下来,用中文重新组织编辑,配上生猛热辣的标题,发表在自己工作室运营的社媒账号上。于小姐把自己的工作形容为:信息的走私客,认为自己的工作与古巴的信息走私客类似。在社交媒体爆炸式普及以前,负责将海外信息带入大陆的正规 “信息贸易商”,主要是传统中文媒体。他们会系统性地将海外新闻采编、翻译,通过报纸杂志、电视频道、官方网站等自家平台进行发布,不过数量非常有限。移动社媒时代的到来,令传统的“海外信息贸易商” 一下子多了无数对手——会翻墙、擅编写的个人或小组,可以通过设立社媒账号随时向网络大众发布信息。这些 “信息走私客” 没有传统媒体的种种包袱,可以专挑吸引眼球和点击的国外趣闻来译介,什么火就 “走私” 什么,再用大陆网民熟悉的语言重新包装;加上大陆长期存在的新闻审查制度,让相对年轻的移动互联网读者对传统媒体信任度降低,对非传统信息供应胃口大增,一个庞大的 “搬运号” 产业,就这样在一个畸形的缝隙中蓬勃了起来。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3月21日 10时52分 星期二
来自只要不上市
中国游戏市场庞大,但要进入非常困难,因为游戏开发商必须克服审查障碍,大多数游戏只能迂回进入中国,真正在中国发行的游戏少之又少。《金融时报》报道,致力于本地化外国游戏的游道易公司 CEO 方志航称,不久前中国最高审查机构在谈起一个游戏时表示,“主要角色不应该是一个刺客,我们建议主角是执法官员或军事人员更合适。”他说,除了其他一些 “非常具体的” 要求,该机构还要求对中国大陆和台湾境内的地点进行审查。中国在 2013 年解除了销售电子游戏机的禁令,但获准销售的主机游戏至今不到 100 款。索尼互动娱乐首席执行官安德鲁 • 豪斯表示,中国 “具有挑战性的审查体制” 削弱了 PlayStation 的销量。对暴力内容的限制,把《血源》、《战神》和《侠盗猎车手》等畅销游戏拒之门外。一位匿名游戏开发者表示,游戏人物不能以穿短裙的形象示人,“游戏中不能出现一点点血,所以我们把血做成黑色的。游戏里不能出现‘杀’或‘死’的字样,不得使用英语。”现实世界的法律偶尔也延伸到了虚拟世界,“管理部门要求我们:游戏里的生子系统,要符合国家计划生育的有关规定,”广州多益网络董事长徐宥箴在 2015 年谈到中国那时的 “独生子女” 政策限制时说,“也就是说玩家在游戏里生二胎,我们得安排对他们征收虚拟的社会抚养费。”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3月16日 19时44分 星期四
来自有种熟悉感
伊朗可能是移动通信应用 Telegram 的最大使用国,Telegram 每月活跃用户 1 亿左右,而在伊朗就有 2000 万用户。伊朗人用 Telegram 做各种事情,其中也包括政治。Telegram 有一个类似微信公众号的功能叫频道,用户可以像订阅公众号那样订阅各种感兴趣的频道。类似中国对公众号的要求,伊朗政府也要求伊朗 Telegram 频道的管理员实名注册,要求订阅数超过 5000 的频道管理员向伊朗文化及伊斯兰教令部递交许可,否则他们将面临起诉。根据伊朗 Tasnim 新闻社的报道,截至今年 1 月底有大约 700 名频道管理员递交了申请。伊朗还要求申请者加入一个机器人程序作为频道的共同管理员。这些要求在伊朗 Telegram 用户中间引发了担忧。今年 1 月,伊朗 Hormozgan 省的官员关闭了 80 个频道,逮捕了 32 名频道管理员。他们被控传播谎言、扰乱公共秩序、制造恐惧和宣传不道德的和反文化的材料。伊朗对 Telegram 打压仍然在继续。Telegram 官方坚称他们没有与伊朗政府有任何的合作,否认参与任何的政治审查。中国在人权律师使用 Telegram 后已将其屏蔽。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3月14日 20时28分 星期二
来自习惯就好
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两位政协委员提议开放互联网。其中之一是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第一副主席罗富和建议提高访问境外网站的速度,这一新闻随后遭到了审查。还有一位来自香港的政协委员提议开放互联网,但在会议结束前根本无人报道。在江西省管理着一个陶艺坊的香港居民 Caroline Cheng Yi 递交建议,呼吁允许访问境外与贸易、商业和学术研究相关的网站,比如谷歌学术搜索。她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说,她使用 Facebook 向世界推广中国陶瓷,在屏蔽之后,她要么只能在返回香港后访问,要么只能使用 VPN,而 VPN 常常不稳定。她认为,不能访问 Facebook 让中国失去了很多机会。封锁 Facebook 也关闭大陆和香港的年轻人彼此互相理解和交流的一个通道。在她的提议中,她指出中国的国有媒体和地方政府都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建立了宣传性账号,她认为这种做法从长期看会引发民愤。她的提议得到了其他政协委员的支持,其中之一是清华大学的癌症专家 Luo Yongzhang,他称审查增加了他工作的难度,没有谷歌他只能使用百度,但 百度只能搜索中文,没有英文,搜索结果也不精确。他认为审查阻碍了学术研究的进步,科学家无法获得最新的信息或最精确的信息。他表示同意政府封锁政治敏感的信息,因为公众没有能力区分真假,但应该允许学术界访问谷歌搜索。
审查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3月10日 10时24分 星期五
来自习惯就好
《华尔街日报》报道,今年是中国的政治年,不确定因素层出不穷。对于许多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那就是业已感受到的更大力度的政府监管。这些公司知道,今年应该格外听话。上周北京网信办要求腾讯关闭名为 “腾讯思享会”的栏目,该栏目刊登的是历史学家、经济学家、政治学者及其他学界人士的评论文章。另外三家大型门户网站也被要求关闭与军事、国际事务和台湾问题相关的栏目。北京市网信办在其社交媒体认证账户上发表声明称,这些门户网站违反了不得登载自行采编新闻信息的规定,超出互联网信息服务资质核准范围开展相关业务。凤凰网上周末受到北京市网信办的严厉批评。北京市网信办称,该网站在报道全国 “两会” 时,擅自以新闻单位名义和新闻记者身份开展新闻采访活动,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外电,违规行为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