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您进入solidot新版网站,在使用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与很忙的管理员联系。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2月23日 20时29分 星期五
来自特朗普的口头禅
IQ对一个人收入的影响究竟有多大?25%?50%?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James Heckman指出,数据显示IQ对收入的影响只有1%或2%。IQ是成功微不足道的一个因素,成功的重要因素包括运气和个性。Heckman和同事在PNAS上发表了一篇论文,称经济上的成功与尽责性密切相关。Heckman和同事分析了四组数据集:IQ分数,标准化测试结果,成绩和个性。其中成绩和测试结果更能预测一个人成年后的成功与否。成绩与IQ并不等价,它还反应了一个人很多非智能方面的特点,包括学习习惯和合作能力——也就是尽责性。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2月22日 20时38分 星期四
来自赶快多吃点糖压压惊
大量的科学研究显示,摄入过多的糖对健康有害,但制糖行业的一篇新出炉的评论宣称这一结论是基于低质量的数据,而基于这一结论的膳食指南是虚伪的,是不能信任的。这篇评论的主要作者是最大食糖生产商之一的 Tate & Lyle公司的科学咨询委员会成员。健康专家和研究人员迅速批评了这篇评论,认为它是科学政治化的一个例子。这不是第一次制糖行业出于自己的利益去干扰科学研究。今年早些时候研究人员报告,制糖业在50年前就收买了哈佛大学的科学家去淡化糖在心脏疾病中的作用。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2月12日 19时30分 星期一
来自东方不亮西方亮
民族主义情绪的浪潮正在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重塑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这使得唐纳德·特朗普在上个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中获得出乎意料的胜利,并且使得英国在6月通过投票表决退出了欧盟。在欧洲,民族主义政党正日渐受到欢迎。很多经济学家将这种政治上的转变视为过去25年间全球化和技术革新的结果,因为它们消除了很多工作。政治学家则在追踪因移民以及民族、种族和性别多样性而起的文化紧张造成的影响。研究人员都在努力理解为何这些不同的力量结合起来驱动了难以预料的民粹主义政治的兴起。“我们不得不开始担心民主政体的稳定性。”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家Yascha Mounk表示,一项长期进行的世界价值观调查显示,人们开始对他们的政府越来越不满,并且更愿意支持专制的领导者。 比尔盖茨则推荐了一本书叫《强人领袖的神话》。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2月01日 17时55分 星期四
来自圈子
社交媒体和电视一样日益娱乐我们,而它在放大我们现有的信念和习惯上更胜于电视。它给予了我们情感刺激而非思考,给予我们舒适而非挑战。其结果是创造出一个极度碎片化的由情绪驱动的社会,这个社会由于缺乏外界的接触和挑战而激进化。这就是为什么牛津字典将“后真理(post-truth)”作为2016年度词语,它形容了“客观事实的陈述不及诉诸情感更容易影响大众民意”。传统电视往往还能带来惊喜,因为电视内容仍然有人类策划团队挑选,它的娱乐必须与昂贵生产的价值相一致,它仍然可能挑战我们的部分观点。相比之下,社交媒体使用算法鼓励舒适和满意,因为它整个商业模式是建立在最大化用户投入的时间上的。民主是建立在知情参与的理念基础之上,而社会媒体的信息传播方式正在威胁民主。特朗普的崛起当然不能简单用社交媒体来解释,这一现象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因素,社交媒体只是制造了扭曲。没有日益的不平等,没有中产阶级的萎缩,没有全球化对工作的威胁,也就是没有特朗普或贝卢斯科尼或英国退欧。我们需要停止认为任何技术的演化是自然和不可避免的,因而总是好事。为了保持我们的理性,我们应该更多的阅读文字而不是观看视频,在Facebook,Instagram 和YouTube上花更少的时间。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25日 12时29分 星期五
来自膜特朗普一秒
对于网络上的谣言,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早在2013年就释出司法解释,严惩造谣者。虽然如此,但网络谣言并未减少多少,法律的执行在很大程度上也只是选择性的。此次美国大选中的谣言或假新闻的流行引起了越来越多主流媒体的关注, 《金融时报》评论称,铺天盖地的假新闻——许多旨在损害希拉里的形象或抬高她的对手——只是家常便饭。其中包括阴谋论、误导、偏见、骚扰和仇恨言论,这些内容被制作出来专门在如今成为大众传播和媒体消费核心的数字网络上散播。批评人士认为,随着长久以来的党派分歧日益激化,数字化平台促成了一种危险的部落文化。同时,这些平台还进一步破坏了人们对传统媒体渠道的信任,两极分化的选民中的许多人发现,他们早已持有的偏见和毫无根据的怀疑很容易找到支持。大选后的余震使得一些大型互联网公司饱受批评——特别是Facebook和Twitter——并促使它们承认需要改变现状。但诋毁希拉里的谣言的制作者并不全都来自特朗普的支持者,NPR跟踪了一篇来自虚假的《丹佛卫报》的报道:一名被疑泄露了希拉里私人服务器上邮件的FBI特工被发现死于谋杀或自杀。这则新闻在Facebook上以每分钟100次的分享速度迅速扩散。调查发现这篇假新闻的制作者是民主党的支持者。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22日 20时57分 星期二
来自当人人都用微信
对社交媒体公司来说,用户是商品,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这个商品,加入社交网络没有任何门槛,你可以轻而易举的成为病毒性文章的传播链之一。但这么做是没有价值的,甚至可能会影响到你的职业生涯,干扰你的专注力。乔治城大学计算机科学副教授Cal Newport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建议人们退出社交网络。作者认为,如果你能专注于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有趣的机会和联系不会像社交媒体的支持者宣称的那样稀少。作者还认为,社交网络削弱了专注这项对复杂工作有用的能力,因为社交网络是设计以上瘾来吸引用户的。越沉迷于社交网络,你会越渴望无聊的刺激,一旦巴甫洛夫式的连接形成和固化,你将很难变得专注。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20日 22时00分 星期日
来自大倒退
记者James Fallows在12月的《大西洋月刊》上谈论了中国的现状,以及美国将如何应对一个更咄咄逼人的中国。作者称,中国的经济表现即使是在最缓慢的时候也比苏联在最繁荣的时期还要出色,但两国在政治上的行为如出一辙。人们曾假设中国越走向富裕将会变得越开放自由,但这一假设完全落空了。在中国通讯受到了比以往更多的限制。防火墙之父过去还有6个VPN搞研究,如今VPN正受到更严厉的攻击。如果你发现了一个VPN能在中国工作,那么你最好不要在社交媒体或网站提及它,以免引起政府的注意。一家加州的VPN供应商创始人称,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猫捉老鼠游戏,“我们找到了一条新路线,他们注意到了中国用户在使用它然后找到方法屏蔽它。”Fallows 说他去年访问中国时候切换了3个VPN才能访问西方的网站,有几天网络连接受到的干扰迫使他完全放弃了看西方新闻。他称中国的政治气候是二十多年来最黯淡的。与此同时,中国更排外更好斗,中国的儿童正在玩一个叫发现间谍的游戏,中国的大学和政府机构被要求用本国的软件替换外国的软件,中国屏蔽了苹果的 iTunes 电影和 iBooks服务。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该如何应对?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密不可分,对中国任何惩罚都可能导致美国利益受损和中国更激烈的回应。这是新当选的总统面临的最大问题。
Facebook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17日 15时54分 星期四
来自官方新华社发糕
社交媒体被认为帮助特朗普击败希拉里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很多人怪罪Facebook传播假新闻助力特朗普,Facebook 创始人 Mark Zuckerberg 则迅速驳斥了这一说法。前NSA泄密者 Edward Snowden 认为假新闻其实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将Facebook作为唯一的新闻来源。因为网络效应和先发优势,人们选择 Google 或Facebook 或 Twitter后就不再离开,这些社交网络支配了人们的网络生活。他认为,如果人们有多个新闻来源,鉴定假新闻将会更加容易。他建议最好停止将 Facebook作为唯一的新闻来源。
五七桐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08日 19时33分 星期二
来自隐性颠覆
字幕组帮助将日漫日剧引入到中国,许许多多的中国网民因此迷上了日本文化,而不管官方对日本是什么态度。因为用户有需求,中国的众多视频网站也从日本引入了正版的日漫日剧。然而由于中国特殊而严厉的监管环境,不是所有用户感兴趣的内容都能引入到中国,字幕组的存在帮助解决了内容问题,虽然毫无疑问字幕组的所作所为是违反版权法的,而日本的内容版权方没有从中得到多少收入。从促进文化交流看,主要以自愿为主的字幕组是中国网民心中的英雄。对于日经的字幕组非英雄论,一位中国网民指出,“正常国家确实不能这样,但非常状态下……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正常情况下组织偷渡绝对是犯罪,但把犹太人偷渡出纳粹德国的绝对是英雄...字幕组被当成英雄并不是因为他们突破了版权,而是中国国情所决定的看的到和看不到的问题,不是肯不肯出钱的关系,而是能不能合法引进的问题”。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28日 19时49分 星期三
来自真的很忙,但有时间完成手游的日常任务
人们对现代生活唯一没有太大争议的一个观点就是:人人都忙碌无比。各工业化国家的调查对象都告诉研究者,工作压力让他们疲惫不堪,从而牺牲了与家庭和朋友共度的时间。压力最大的人连回答问题的机会都没有:一项2014年进行的调查发现,人们拒绝参与调查的首要原因之一竟然是……他们实在太忙了。这种想法实际上并不符合事实。过去几十年间,无论在欧洲还是美国,人们的工作时间没有延长。数据还表明,声称自己最忙的人其实往往并不很忙。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经济学原理恐怕是个中原因之一。随着经济不断增长,富裕人群的收入也水涨船高,时间的价值也就愈发显著:任何一个小时都更具价值,增加工时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与此同时,人们的工作性质也在变化。我们总是有读不完的邮件,开不完的会,读不完的文件,跟不完的新点子。无论在家休息、外出度假还是在健身房锻炼,数字移动技术都能让你随时随地找到事做。这种“忙碌感”已经开始侵蚀我们的休息时间——哪怕只有1-2小时的休息,我们也要让这段时间富于“生产效率”。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7月11日 12时55分 星期一
来自无神论科学发展观共产党员
想象一下未来社会的一切都基于完美的逻辑,还有什么地方会出错呢?科学教徒相信我们能通过科学或理性思维去解决世界的难题。抛弃宗教和其它偏见,我们能用逻辑修正一切。美国的天体物理学家Neil deGrasse Tyson上周提出了理性国家的想法,在这个国家所有的政策都基于证据的效力。这不是一个聪明的想法,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不合理的,缺乏充足的证据。科学是有缺陷的,专家懂的东西并没有他们以为的多,他们经常会犯错,过度的自信、天生非理性的大脑,他们经常会误导我们,错误诠释信息。而理性也是一种主观的观念。所有的人类都有偏见,我们忘记科学家和专家也是人类。科学家在很多方面和我们是一样的。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6月16日 19时34分 星期四
来自
wmr 写道 "心理健康与锻炼相关,通常被解读为后者引起前者。但是,对于基因相同的同卵双生子来说,锻炼更多的心理没有更健康。两年间锻炼强度增加的个体,身心健康也没有增加。其相关性主要是遗传决定的,个体环境因素的影响可以忽略。作者得出结论,其相关性主要是同一套基因产生的。也可以考虑这些学者解释智力-健康之间关系的观点:协同婚配导致优秀性状集中在同一个体。在控制了生活方式之后,智力-健康之间关系依然明显,因此可能是智力高的人更可能与身体好的人结婚所导致,而非健康促进智力或者智力促进健康。"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6月02日 18时18分 星期四
来自想象一下画面
男人死了,但精子仍然活着,他还没有孩子,妻子希望提取出精子以为死去的丈夫留下子嗣。有活性的精子可以存活数天。1970年代末,洛杉矶泌尿科医生Cappy Rothman实施了首例从死者身上提取精子的手术。当时一位显赫政客的儿子在车祸中脑死亡,这位政客希望留下儿子的精子。提取死人的精子有多种方法:药物和电击刺激射精,手动刺激射精,以及直接从生殖器官提取精液。大多数人都采用最后一种方法。直到1999年,死后提取的精子才第一次孕育生命。Rothman估计自己至今实施了200例死后取精术。对于死后取精的法律问题,美国存在自相矛盾的规定。美国生殖医学会的原则是,死后取精的请求必须且只能得到死者遗孀或生活伴侣授权,且使用的前提必须是之前经过一段悲伤期。美国生殖医学会同时指出,各医疗机构“没有义务实施这类手术,但不论如何应制定书面政策。”在其它国家有些有相关法律,有的没有;有些国家是允可的,有的则是禁止的。该问题是全球的一大困境。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5月30日 13时02分 星期一
来自朝鲜每天的收入多少
今天的人类生活水平远远超过两个世纪前,当时全世界人均每天的收入折合成现价是3美元,而且自人类社会诞生以来就一直维持在这一水平。现在这一数字增加了10倍,达到33美元。这样的增幅连乍得和朝鲜这样的国家也不例外,日本、瑞典和美国等自由贸易国家更是增长了30倍左右。这种规模的财富大爆炸是空前的。但它是如何实现的?不同的意识形态有不同的解释。左派认为关键因素是剥削。右派认为关键是节约、积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认为制度才是真正的灵丹妙药:法律兴盛,腐败消除,国家就会因为资本积累而走向极高程度的富裕。 但真正的原因可能是自由释放了人类的创造力。财富大爆炸是自人类开始种植谷物、饲养家畜之后,人类历史最重要的事件。它的意义比历史上任何一次帝国兴亡或者阶级斗争都重大。
科技
pigcanfly(38602)
发表于2016年05月11日 20时29分 星期三
来自老大哥是AI
对政府的不满在欧洲推动了左翼政党崛起,在美国催生了非主流的总统候选人。今天的政府日益庞大,大政府之病也日益显著,但在不久的未来,政府的规模有可能会显著收缩,这不是因为人民聪明了,而是因为科技进步了。未来技术的进步将使得对政府公共服务的需求大幅减少,无人驾驶的设备和人工智能能完成政府工作人员大部分工作。美国现在还有几百万军队,但机器人革命将使得进入战场的军队的数量显著减少,一个人就可以坐在离战场千里之遥的地方遥控作战无人机。没有什么政府工作不能被替代的,甚至总统也能被替代。这是未来学家Zoltan Istvan的预言,听起来描述的是来自反乌托邦的未来小说。
评论
pigcanfly(38602)
发表于2016年04月26日 17时45分 星期二
来自热血
1932年,苏联派遣了李德(Otto Braun)去担任正被国民党围剿的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顾问。李德在其自传描绘了对毛泽东的第一印象:湖南人毛泽东说,真正的革命家都爱吃辣椒,不能忍受辣椒的人也不能打仗。辣椒不是中国土产,它源自新大陆,但却成为中国内陆省份的四川人的最爱。研究文化大革命和食物心理影响的心理学家 Paul Rozin称之为离奇之谜。食物历史学家给出的线索包括四川炎热潮湿的气候、中医理论、地理约束和经济状况;神经心理学家则将辣椒与冒险联系起来。四川人的反叛精神闻名于世。中国现代政治史上的很多著名事件可以追溯到四川盆地,比如导致清王朝灭亡的四川保路运动,在抗日战争中四川供应了350万士兵,重庆则是蒋介石的战时首都。中国历史书提到辣椒的最早记录是在1591年,但中国历史学家没有说明辣椒是如何到达中国的。是经过印度和西藏的陆路还是海路?中国政府的当地官报提及辣椒的最早记录是从东向西——其中湖南是1684年,四川是1749年,也就是说辣椒应该是从海路进入中国,很可能是通过葡萄牙商人。
评论
pigcanfly(38602)
发表于2016年04月16日 19时02分 星期六
来自so...
wmr 写道 "摩尔根(1866—1945)在孟德尔遗传定律的基础上,创立了基因学说,提出基因控制生物的遗传与变异,使孟德尔遗传定律得到发展和完善,为现代遗传学的发展打下了基础。米丘林(1855—1935)认为生物对生活条件有高度选择性,而生活条件对生物的发育和遗传变异则起主导作用。前者认为,遗传性状由基因决定;后者则否认基因的存在。李森科宣称米丘林生物学是“社会主义的、进步的、唯物主义的、无产阶级的”,而孟德尔-摩尔根学派则是“反动的、唯心主义的、形而上学的、资产阶级的”。在苏联,孟德尔-摩尔根学派的研究机构被解散,相关科学家被停职、流放,甚至作为“外国帝国主义间谍”加以残酷迫害,李森科的反对者很快陷入逃亡和被逮捕的命运。1952年的《人民日报》也认为:“米丘林生物科学是自觉而彻底地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应用于生物科学的伟大成就”,是“生物科学的根本变革”。进而,遗传学课程在各大学基本被取消,真正的遗传学研究被停顿。遗传学家被迫改行从事其他方面的教学或研究工作。曾在美国从事草履虫的卡巴粒研究的武汉大学教授赵保国,因慷慨陈辞抨击李森科,在这场运动中受迫害而精神失常。著名生物学家谈家桢,因是摩尔根的弟子而落选第一届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有哲学家表示:“我们并不是说,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都不该进行此类研究。我们想说的是,在此时,此个国家,此个政治前景下,科学家应该自行避免进行此类研究。”另一名科学家说:“有些科学家认为自己从事的是免于价值评价的科学,只是尊重事实而已。但是,对研究方向的决定代表一种价值判断。做出的这些决定就表明,并没有免于价值观的科学。” 结论被科学界接受,但是不符合政治环境的科学家没有被认可。结论政治欢迎,但不被科学界接受的科学家获得多项奖项,并且获得29个荣誉学位。这名科学家说:“生命是短暂的,我们得自行决定怎样度过生命。因此,我认为,即使科学证据不支持我的理论,这些理论也照样有用。”上面这些引言可以用来批评孟德尔-摩尔根学派的研究者,或者是李森科说的。但其实这些引言来自西方的心理学家对种族智力研究的声讨 (pdf)。"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6年01月18日 20时12分 星期一
来自多拖延几次
无论是学生还是成年人,都受困于拖延症,必须到了截至日期才会紧张起来,通宵达旦的去完成论文或备考。拖延症被认为是生产力的一种诅咒,但实际上更可能是创造力的源泉。因为当你拖延的时候,你更可能会让你的思维漫无目的的思考,发现意想不到的模式。有研究者设计实验,让被试提出商业创意,随机选出的一部分人立即开始思考,另一部分则先去玩扫雷或纸牌。他们提出的创意根据原创性进行评估,结果显示拖延症的人原创性更高。拖延症鼓励了发散性思维。一些名人据称都有拖延症,比如乔布斯和克林顿。知名编剧Aaron Sorkin曾说过,“你认为是拖延,我认为是思考。”他总是拖到最后一刻才会动笔写。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6年01月11日 19时20分 星期一
来自赵家不再需要共产主义
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我们后代的经济前景》中预言,随着生产力的提升,100年后的人不需要工作多长时间就能维持相当高的生活水平。在凯恩斯预言的1930年代,工人每周的工作时间是47小时;到1970年代,美国人的工作时间降至略低于39小时。看起来凯恩斯的预言是正确的。但之后的将近50年里,工作时间基本维持不变。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们每周仍然要工作近40个小时?凯恩斯预言,社会经济的生产力提升,将使得未来人们的生活水平达到他当时水平的4到8倍。哈佛经济学家Benjamin M. Friedman说,这一预言是正确的,到2029年美国的生活水平将达到100年前的8倍。他试图在一篇论文中解释为什么生产力提升没有转变成休息时间的增加:财富分配不平等
评论
AnkhMorpork(36532)
发表于2016年01月02日 17时10分 星期六
来自博客大会也没人办了
伊朗博主Hossein Derakhshan经历过博客(blog)的黄金时代,他从2001年开始写博客,被誉为伊朗的博客之父。他的网站hoder.com后被伊朗屏蔽,因为博客内容他在2008年被判了将近20年徒刑。他在2014年突然被特赦。出狱之后他发现,今天的互联网已和过去大不相同。他发表了多篇文章怀念过去的多元性和去中心化的Web世界,认为社交网络创造了一个个孤岛。在社交媒体上,超链接不再被区别对待,Twitter做得好一点, Facebook的Instagram则像偏执狂,不想让用户留下任何东西。超链接不只是互联网的骨架,它还是互联网的眼睛,通往灵魂之路。而一个没有超链接的盲目的网页,不能凝视外部的网页,将会对Web的权力演化产生严重影响。在一个网页构成的世界里,凝视有着更多的赋权功能,当一个强大的网站,如Google和Facebook凝视着或链接到另一个网站的网页,它们不只是链接它,而且还赋予它的存在,给予它以生命。没有这种赋权的凝视,你的网页将无法呼吸。不管你在网页上放置多少链接,如果没有人凝视,那么它将是死的和盲目的,因此不能转移权力到外部网页。像 Instagram这样的APP就是盲目的,或近乎失明,它们的凝视是朝内的,不愿意将它们的巨大权力转移到外部,导致的结果是社交网络之外的网页正在死亡。他认为,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正在杀死Web,背叛了WWW最早设想的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