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您进入solidot新版网站,在使用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与很忙的管理员联系。
电影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6月15日 16时12分 星期五
来自复仇者hold不住
正在国内上映的好莱坞电影如《黑衣人3》、《马达加斯加3》的中文字幕,滥用了地沟油、瘦肉精、周杰伦、赵本山、比“凤姐还要丑”、“像小沈阳一样”等网络流行词,招致了许多人的反对,认为“把源语言的掌故、修辞置换成目的语言的用典、俏皮话,是一种常见的翻译技巧。恰当使用会给译文增色不少...然而,不考虑具体情境,任意置换掌故,效果就适得其反。”为字幕加入本地化特色的“二次创作”式翻译,最早源于国内的字幕组,然后开始影响到了译制片翻译,之后大荧幕上的电影越来越多的出现网络流行词。少量使用,观众没有多少意见,但此次过度的使用却大大影响观影体验,引发所谓的“跳戏”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6月14日 13时54分 星期四
来自人民日报人才辈出
《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评论,称要摈弃“狭隘的极端主义”,它是如此定义极端主义的:“非此即彼、非友即敌、非红即黑的思维方式。”与普遍认同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然后,作者举例了生活中的极端主义:有消极腐败现象,就把国家说得一无是处;因为有为富不仁,就对所有富人怨、恨、怒;批评社会存在一些矛盾,就被斥为“抹黑中国”;强调一下阶段性国情,又被讥为“高级五毛”...这是一篇典型的诡辩论文章,将完全不同的概念混淆在一起。有意思是,腾讯最近制作的一个专题:被“辩证法”毒害的中国人,恰好可作为该文的注解。专题认为中国人信奉的“辩证法”实乃诡辩术。中国政治教科书定义说“对立统一是指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包含着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既相互对立,又相互统一”,实际上这里的一切事物有限制条件,指的是“一切连续性的概念”,比如高度、数量、面积、价值。举例来说,“唐骏造假了”,这本来是个事实判断,不是个“连续性的概念”,不适用辩证法,更不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但如果硬要寻找“两个方面”,只能用价值判断混淆事实判断,让逻辑上不相干的价值左右互搏,如从积极意义上探讨“唐骏如何激励了年轻人”。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6月13日 18时05分 星期三
来自河蟹
每个时代都被赋予了独有的全球和平愿景,通常以这个时代的霸主命名。例如,罗马时代的“罗马和平”,蒙古统治时代的“蒙古和平”,大不列颠时代的“不列颠和平”,美国时代的“美国和平”。今天的美国仍然有着最强大的军事实力,但观察者注意到了中国作为竞争对手正在崛起。然而,今天的中美关系与冷战前的美苏关系存着许多差异,其中最主要的是双方通过地缘经济相互依存密切交织在一起,科技的快速发展和全球扩散正在加速这些变化。随着全球经济日趋一体化,各个国家兴趣在于合作和减少利益冲突。军事力量本质上是竞争性,你越强大对手越弱。但经济力量则是合作性的,如果中国经济崩溃美国经济也会受损。经济的互相依存促进了世界和平,而科技力量同样也是合作性质。类似经济,它不只是加强合作,它本身就是合作。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6月12日 09时00分 星期二
来自九头鸟不如一头
研究人员在《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上发布论文,探索人们在社会压力下如何思考。他们将平均智商为126(大众的平均智商是100)的研究对象,分成解决问题的若干组,他们的工作受到评委的评判。于是一种强弱顺序就形成了。表现较差者的大脑中控制担忧情绪的部位反应非常活跃。大多数男性成为表现较优者,大多数女性成为表现较差者,但没有真正表现出色的。于是科学家得出这样的结论:“在小集体里,个体的认知能力有所下降,而如果个体感觉地位下降,这种效应就更明显。”换句话说他们变蠢了。这证实了一个常识。或许你可以通过降低“智能”与一个比较迟钝的人交流,但你无法创造自己并不具备的“智能”与一个更聪明的人交流。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6月08日 10时15分 星期五
来自驱逐美国大使
好再来 写道 "近日,中国官员指责美使馆检测并公布中国空气质量已干涉中国内政,美国方面对此指控加以否认,并表示欢迎中方检测美国空气。中国《环球时报》对此发表社论。社论没有拘泥于空气质量这一细枝末节问题,而是从大国博弈、国际战略高度研讨了这次中美“博弈”。社论认为美方这次相当傲慢及强硬,而中方舆论一定程度上被美国使馆操纵。社论建议中方加强公信力建设,如揭露“和西方比”这一思潮的夸张一面,掌握主动权。社论同时指出,美国使馆的话语权来源于中国一小撮亲美人士,这些人社会地位较高,话语权较大。社论建议中央加强舆论引导,钳制亲美、亲西方声音。"
教育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6月07日 10时20分 星期四
来自没找到长视频
官方媒体人民网报导,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在中央大学演讲,大陆交换生在问答中(YouTube)提出了“钓鱼岛主权谁属”、“两岸关系如何发展”等问题。李登辉回答,“要维持好的关系,不要一天到晚说台湾是你们的。你们来台湾,就是要学台湾为什么自由、民主;中国应要有所改变,不要相信你们上面人讲的话。”对于钓鱼岛归属,他要求拿出证据,询问学生有没有研究台湾历史,称中国人讲历史应该实事求是,不该人云亦云。他最后向这位学生赠送了《台湾的历史》一书。
电影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6月04日 10时15分 星期一
来自YY多了就没意思了
你上一次看武侠电影还是什么时候?为何这种类型片不再让人欣赏?导演徐皓峰认为,武侠电影恐惧的是科技,但又对科技没有认识。 科技,在武侠电影历史上是个贯穿的春梦,各路英雄都意淫战胜之。武侠电影的软肋是,枪一出现,武功就不成立了。还珠楼主的做法是在武侠中融入科技,如手榴弹和原子弹。徐克继承了这一传统,因此东方不败的武功就是机关枪和迫击炮的效果。然而,武侠电影多是自我解构的,呈春梦状态。面对科技,武侠一定要逞强,执著地反科技,说明心理上过不去科技这道坎,是反科技的科技迷狂。因为科技,许多武侠电影的世界是崩溃的。不讲逻辑了,就不会关注人的生存状态,既然不关注人的存在,故事也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需要宣泄、补偿的情绪,MTV没有故事,也能满足情绪,一些武侠片严重地MTV化。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31日 19时05分 星期四
来自熟人效应
《华尔街日报》报导,中美四名经济学家发表论文,他们对中国基层选举经济效应的调查发现,一点点民主就能对改善人们的生活。 经济学家调查了1982年至2005年之间的村级选举,发现在学校、植树和水渠等“公共产品”上,已实行选举的村庄比没有实行选举的村庄平均多投入27%。民选村官也有助于大幅缩小贫富差距,选前最穷家庭收入增长达28%,最富家庭收入下降多达29%。中国的民主相当有限,选举被限制在最基层的村一级。由于选举过程受党监管,村级选举常被视为闹剧。但经济学家发现,尽管如此,基层民主仍然带来了切实的好处。有民选干部的村庄在灌溉、小学校、道路和植树方面的投入要高出很多,并且同意共同出钱为这些改善埋单。他们估计,用于这些改善的资金约有七成来自村内。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30日 14时32分 星期三
来自帝皇思维
纽约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陈光诚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中文评论文章,可能是《纽约时报》发表的第一篇中文评论,文章指责中国缺乏法治。他说,“中国政府必须面对的根本问题是官员的无法无天。中国不缺法律,而是缺法治...虽然中国刑法如同世界各国的一样需要不断更新,如果认真实施仍能给与公民相当程度的保障,防止被随意拘禁,逮捕和起诉...但是实际上,这些保护措施经常被忽视...尽管中国1998年已签署《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并制定相应的国内法实施该公约,但在中国酷刑逼供司空见惯。”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28日 19时00分 星期一
来自收割宠物
刚刚从SETI学院研究中心退休的天文学家Jill Tarter不认同好莱坞电影公司和霍金将地外智能描绘为食人怪物的看法。她认为外星人如果访问地球,它们既不会是来征服也不会是殖民,而只是简单的探索。因为访问地球外星人在技术上已经先进到不需要奴隶、食物或其它行星。她说,“考虑到宇宙的年龄,我们不太可能是他们接触的第一种外星生命。我们应该将《黑衣人III》、《普罗米修斯》和《战舰》视为娱乐和自身恐惧的隐喻,但不应该将他们认为是外星访客的预兆。”另一位科普作家Fred Bortz也认为不太可能存在敌意的外星入侵者,认为入侵一个居住高等文明的星球是愚蠢的,因为生活在该星球的文明已经适应了环境,而入侵者并没有。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28日 15时05分 星期一
来自历史将被互联网改变
古人类学家Richard Leakey预言,未来15到30年,积累的科学发现将达到一个临界点,确凿的证据甚至让怀疑论者也能接受演化论,进化争论将成为历史。他说,我们都来自非洲,肤色只是表面现象,文化发展阶段都水火交融互相影响,“到了这个阶段后世界将能更好的回应全球性的挑战。”他认为,人类的未来建筑在接受过去已有的科学证据上。他坚称自己对宗教无恶意,他理解人们为什么需要信仰。但对于未来他并不怎么乐观。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24日 19时05分 星期四
来自共产主义会
物种不可能永远存在。地质统计学数据显示,哺乳动物在其开始陨落乃至湮没前平均能达到一百万年。人类已经在地球上成功繁衍了20万年,我们距离灭亡还有多远?我们并不是普通的哺乳动物,但正因为如此我们一直担心会搬起石头砸脚,会将自己推向灭绝的快车道。《科学美国人》责任主编Fred Guterl在其新书《The Fate of the Species》中,探讨了技术上成功如何为人类的毁灭播下种子。不过,Guterl的思想实验从未能成功毁灭掉全部人类,他解释说,人类无意或有意的活动可能会导致数十亿人死亡,但还会有数十亿人生存下来。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23日 10时50分 星期三
来自无处可逃的反乌托邦
科幻作家Elizabeth Moon认为,每个人在出生时都应该给予一个条形码或嵌入式芯片,充当永久性的身份证明,提供一种廉价而快速的识别个人方法。独一无二的条形码具有许多优势,例如在战争中士兵可以很容易从人群中识别出非交战对手,防止无辜旁观者死亡。武器系统可以记录使用编码,识别如何开火,提高精确度。匿名将变得不再可能。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22日 18时50分 星期二
来自创造力来自走神
历史上有许多灵感乍现的时刻,从阿基米德到牛顿和爱因斯坦,他们都曾在思考其它事时突然爆发出灵感。但这种心理现象背后的机制至今仍然不解。现在一项新研究认为,简单的休息不会带来灵感,创意孕育于思想可以自由漫游的事务中。加州大学Santa Barbara的心理学家让145位学生做创造性思维任务,要求在2分钟内列出如牙签、衣架和砖头等的“非寻常使用”方法。2分钟之后,部分参与者休息12分钟,部分没有休息。休息者被要求诱导出某种思想走神的活动。然后他们继续完成创造性思维任务。参与者共完成四项任务,其中两项是重复性的。研究人员发现,曾思想走神的学生在重复任务中的表现改进了41%,而其他学生的表现没有任何改善。
射击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21日 17时54分 星期一
来自绝对会
向来对FPS无好感的英国议员Keith Vaz在一项早期提案中,以挪威杀人狂Anders Breivik与《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的关系为例,证明FPS的危害。《卫报》的评论讽刺他总把相关性当成因果性 1984年6月6日,俄罗斯方块游戏发布。1987年6月12日,游戏发布三周年后几天,里根总统发表声明,告诉戈尔巴乔夫“推倒这堵墙”。没有证据否认里根不是俄罗斯方块的痴迷玩家,而三年后柏林墙真的倒了...1993年Doom发布,到1995年Worms发布时,英国的暴力案件超过四百万;到1997年Carmageddon发布时暴力案件下降了50万,1999年反恐精英发布时暴力案件数量低于350万;2001年Halo和GTA III发布时,暴力犯罪低于300万;2003年Manhunt发布时暴力犯罪只超过250万,2005年F.E.A.R.发布时暴力犯罪低于250万,2007年Manhunt 2发布时暴力犯罪只超过200万。如果要寻找关联性,简直是俯首皆是。但相关性不等于因果关系。Breivik犯罪与玩《现代战争2》并无因果联系,他还玩RPG游戏《Dragon Age Origins》呢?作者认为,对于暴力游戏的道德恐慌是基于偏见、无知和选择性的使用有缺陷的研究。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21日 13时24分 星期一
来自看自私的基因睡着
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卫报》上发表评论,引经据典解释他为什么建议所有孩子都读读钦定本圣经(King James Bible) 钦定版圣经由英王詹姆斯一世下令翻译,于1611年出版,被认为是最伟大的英语文学作品之一,包含丰富典故,与莎士比亚著作不相上下。道金斯说,一位英语母语者如果没有读过钦定本,简直就是野蛮人。如果不了解圣经,欧洲历史将是令人费解的,因为战争的起因常常是因为双方对圣经解释的微妙差异,例如争论耶稣是上帝之子还是先知。圣经不只是一本传道书。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19日 20时12分 星期六
来自伟光正的代表
北京市公安局宣布从5月15日开始,发起百日专项清理行动,对象是非法入境、非法居留和非法工作的“三非”外籍人士。如果你认为一位采访外国人为职业的主持人会斟酌发表一些温和的言论,那将是大错特错。CCTV英文频道时事采访节目Dialogue主持人杨锐给这项行动冠之以“清扫洋垃圾”,他在微博上说,“公安部要清扫洋垃圾:抓洋流氓,保护无知少女,五道口和三里屯是重灾区;斩首洋蛇头,美欧失业者来中国圈钱,贩卖人口,妖言惑众鼓励移民;识别洋间谍,找个中国女人同居,职业是搜集情报,以游客为名义为日本韩国和美欧测绘地图,完善GPS;赶走洋泼妇,关闭半岛电视台驻京办,让妖魔化中国的闭嘴滚蛋。”和许多CCTV主持人的言论一样,句子与句子之间看不出内在的关联性。他在周五又,“我十年前就碰到过中文暴粗口的美国人。扫洋垃圾必要,但也要警惕排外情绪,警惕义和拳运动的变异。反省一下自己,许多中国人的种族歧视也很严重,歧视自己,有自卑感,忙崇白人,对其他有色人种颇有微词。”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18日 19时36分 星期五
来自出世入世
自信息大战伊始,热爱技术和自由的人们一直与两种意识形态陷阱作斗争:Nerd决定论和Nerd宿命论。两者对技术信徒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Nerd决定论者由于技术上不可行的原因而对危险而愚蠢的政治、法律和监管建议不予理睬。例如美国和欧盟要求网络运营商包含用于犯罪调查的后门,Geek们嗤之以鼻,认为聪明人只要在电邮和Web会话中使用强加密技术,后门没有任何作用。然而,虽然Geek们能绕过此类事情,能绕过审查,绕过设备供应商锁定,但这不足以保护我们,更不是说世界了。因为不管你的邮件供应商的工作多出色,不管你的信息多安全,如果你联系的人中95%的人使用的免费邮件服务被植入了拦截后门,如果他们没人懂加密,那么你的几乎所有邮件都会落入间谍、警察,控制狂的捕猎范围之内。Nerd宿命论者是Nerd决定论者愤世嫉俗的同行,他们坚持意识形态的纯洁性,认为政府就是腐败,凡是为政府工作的人都会被腐化,他们只相信代码,因此他们设计了聪明的去中心化系统如BitTorrent。然而,当他们的发明威胁到足够多机构的底线,法律就会来找他们麻烦。技术不能解决一切,对抗法律攻击的唯一防御手段还是法律。
评论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17日 10时20分 星期四
来自新建文件夹-新建文档
程序员 写道 "作为一个程序员,“起名字”是他们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Phil Karlton就说过:“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有两大难题,如何验证缓存和如何给各种东西命名。”虽然很难,但是每次在写代码的时候,给事物起名字又是不可回避的工作。无论是程序变量名还是数据库表名或者是表里的列名,甚至是文件系统中的文件名,以及你的项目名称、产品名称,给这些东西起名字可不是个轻松活儿。Andy Lester 近期分享了一篇博文(中文),他眼中最糟糕的两个变量名:data 和 data2 ,也就是 a 和 a1 一类的。"
数据存储
blackhat(19032)
发表于2012年05月17日 09时42分 星期四
来自party
一位2030年代的历史学家如果想研究今年的美国大选,他可能会发现寻找可用的数据和信息困难重重:曾经刊登新闻和评论的网站关闭了,以数字格式储存的数据无法解读。如果幸运的话,他也许能从图书馆找到一些竞选材料和解密政府文档。你可能会认为能以CD或其它储存媒介的形式长久保持数据。但问题是阅读这些数据需要软件,而软件如果失效,数据又如何能提取出来?如果光盘嵌入了DRM等防盗版措施呢?如何长久保存人类的数字遗产?DRM可能是个问题,但与私有格式相比是小巫见大巫。因为在一次次的更新之后,旧的私有格式会在不知不觉被私有软件开发商放弃支持,Linux开发者Jake Edge认为,面向未来的数据格式必须是自由和开放的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