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基于syzkaller实现的模糊测试技术分析:来自不是VaultFuzzer故事的部门

安全
WinterIsComing (31822)发表于 2022年08月07日 17时46分 星期日
来自黑暗平原
HardenedVault 写道 "2017年的晚些时候,一名匿名黑客建议HardenedLinux可以尝试把语料库和特定的代码路径形成具备概率性的关联,经过HardenedLinux maintiner的内部讨论认为syzkaller作为通用框架对于大规模QA的生产环境仍有大量的改进空间,假设GCP的工程师也是如此思路的话,那的确可以完成更全面的QA工程化。2018年,HardenedLinux的maintainer尝试使用eBPF在函数入口和出口收集一些函数接口中的结构体及其数值,即便这些数据目前尚未对执行流产生任何影响(因为在函数入口),并把它称为 内核状态。完成了PoC原型后并与Syzkaller社区进行讨论,经过讨论和一些更细粒度的测试后发现这个方法本身不合适被用于QA工程师的日常工作,直到2020年,终于完成了通用型模糊测试工具的设计和实现,这个项目被正式命名为Harbian-QA,这也是VaultFuzzer的前身。后来在一个关于可控并发测试议题的讨论中,内容涉及一些和状态相关的内容,在讨论中,Vegard Nossum提出了一种方法,即对结构及成员进行hash来收集数据访问情况,并且在不到24小时内发布他为此开发的GCC plugin的PoC原型。这个方法其实和2020年 Harbian-QA发布的Clang/LLVM以instrumentation的实现内容很相似,但只收集访问结构体及其成员名的hash,Vegard Nossum似乎是为了这个触发并发错误开发的,和 Harbian-QA设计目标有所不同。近期的一篇论文"GREBE: Unveiling Exploitation Potential for Linux Kernel Bugs"中,GREBE声称他们开发了一种“内核对象驱动”的模糊测试方法,经过HardenedVault团队分析后发现其和Harbian-QA以及Vegard的方案的相似度极高,Vault Labs联系了HardenedLinux曾经的全职maintainer确认GREBE论文作者之一Dongliang Mu不仅长期关注Harbian-QA的进展,甚至曾经就Harbian-QA内容寻求HardenedLinux 的帮助,而Dongliang Mu亦活跃于syzkaller社区,可能也读过Vegard的PoC。遗憾的是,GREBE在更换完这些术语和解释后,声称其设计是自行完成的一种新型内核fuzzer,GREBE论文花了大量篇幅来描述其他Fuzzer无法满足其应用场景的原因,整篇论文即没有引用Harbian-QA也没有引用Vegard的PoC,虽然我们不大清楚现代学术界是怎么运作的,但以常识判断这种”copy+paste+replace"并且不给出引用显然是有悖于柏拉图时代的学院派。希望RR坚信的HardenedVault应该保持“We’re neither academia bitch nor industry leech.“并不是红药丸的选择,不是吗?"
显示选项 样式:
声明: 下面的评论属于其发表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我们不负责他们说什么。
  • 翻译的太糟糕了(得分:1 )

    VYSE(23096) Neutral 发表于2022年08月07日 23时18分 星期日
    翻译的太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