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长期以来一直关注solidot的海内外朋友,请点击这里查看。
adv
Linux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05月05日 23时13分 星期三
来自
Tag1 公布了采访 Linus Torvalds 的第二部分:开源开发和在美国的生活。 Torvalds 说他是一个死心眼的人,与其他开源项目没什么互动,这是他在 30 年后仍然在维护内核的一个原因。Linux 以及 Git 的成功部分可能是幸运部分可能是时机合适,也就是在“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正确的事情。他说,维护一个庞大项目需要大量的工作,长时间维护一个项目并不好玩,但非常有意思,极具挑战性。不是每个人都想做这样的事情。 维护一个大开源项目的另一件重要事情是公开,你不能靠一个内部圈子秘密讨论后公开结果,你需要把一切都敞开。Linux 能够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并没有庞大计划,没有事情将会如何走向的高度期望,这让很多开发者很容易能参与进来,因为他对 Linux 怎么走是持开放立场的。开放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诚实,你不想在背后玩政治,你可以不喜欢你合作的每一个人,他们也不需要喜欢你。最重要的事情是你们能信任彼此。信任真的非常重要。Torvalds 说沟通技能真的非常关键,他生活在记者家庭,父母是记者,祖辈还有一位是诗人,英语是他的第三语言,沟通对他而言不是难事,但对其他人来说因为个性或语言障碍沟通可能会成为一大问题。 很多人在做同一件事情很长时间之后会感到筋疲力尽或 burn out,Torvalds 也不例外,他感到受不了之后会抽身去读读书,以及度假潜水。他通常一年会去潜水数次(去年因疫情没去),而潜水的地方通常是没有网络的,他会中断外界沟通大约一周,然后精神抖擞的回来工作。 Torvalds 说他对 Linux 的未来没有任何长远计划,他不知道五年后的 Linux 会怎么样,更不知道三十年后怎么样,他最多知道几个月后会怎样。作为一名工程师,他对细节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细节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你搞定了细节,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Torvalds 称,他有一个很自觉的观念是不为一家 Linux 公司工作,不是因为他认为商业兴趣是错误的,而是因为他希望被视为一个中立方,不被看作是一个竞争对手。他认为部分开源项目因为过于反商业化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Torvalds 一家是在 1997 年移居美国的,当时诺基亚是最大的手机制造商也是芬兰最大的公司,他对手机(还没有变成微型电脑的手机,只能打打电话)没什么兴趣,而美国有很多更令他感兴趣的地方,因此和妻子以及十个月大的女儿一同去了美国。美国现在是他的家,他也有点怀念芬兰一些好的地方。比如美国的教育系统是灾难,上好的学校需要搬到好的学区,上好的大学需要支付大量金钱,医保系统也是灾难,政治气候从略微奇怪变成非常可怕。但美国一个好的地方是气候比芬兰好多了。Torvalds 称美国的政治系统让他感到担忧,美国例外论和民族主义可悲又可怕,人们经常对一无所知的事情胡说八道。一位医生说美国的医保系统是全世界最好的,他从未生活在其他国家,他也是特朗普支持者。民族主义在全世界都存在,但美国的版本有点毒性。他居住的地方偏自由派,看不到多少特朗普或邦联旗帜。Torvalds 说他家里有两狗一猫。
微软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05月05日 20时53分 星期三
来自
Adobe Flash 于 2020 年 12 月 31 日终止支持,微软在去年底释出了更新 KB4577586 永久性移除 Adobe Flash,在移除之后用户将无法再重新安装。该更新是可选的,未通过 Windows Server Update Service (WSUS) 自动推送给用户。微软计划在 2021 年通过 WSUS 将该补丁提供给用户。现在微软公布了时间表:从 2021 年 6 月开始 KB4577586 将包含在 Windows 10 v1809 及以上版本的预览更新中,从 7 月开始 KB4577586 将包含在 Windows 10 v1507 和 v1607 的最新累积更新中,以及 Windows 8.1、Windows Server 2012 和 Windows Embedded 8 Standard 的安全更新中。
新闻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05月05日 17时57分 星期三
来自
一篇新研究报告披露,MH370 的机长多次转弯和变速以躲避雷达探测。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 MH370 航班于 2014 年 3 月 8 日失踪,当时机上有 239 人。在报告《Global Detection and Tracking of Aircraft as used in the Search for MH370》中,航空工程师 Richard Godfrey 利用了名为 Weak Signal Propagation(WSPR)的数字无线电统通信协议。 他指出,飞行员对印尼沙璜和司马威雷达的工作时间相当熟悉,除了避免被发现外,机长使用了包含多个变向的飞行路线以避免让人们知道他要去哪里。他认为机长的飞行路线是周密计划过的。飞机最终的坠毁地点被认为是南印度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