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不起的「偶像」

奇客故事
wanwan (42055)发表于 2021年01月21日 17时30分 星期四
来自部门

作者:高飞

昨天是特朗普当美国总统的最后一天。在做告别演讲的时候,他对此前自己的粉丝冲击国会的暴力事件,又做了一番批判,说这违反法律秩序。说起来,这已经是特朗普最近连续几次谴责国会暴力事件了。

特朗普这番批判让不少骨灰粉丝很不开心:明明是你让我们反击选举作假的,怎么我们来国会了,你反而在立场上撤退了,和我们讲秩序。岂不是应了一句古话“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

其实,偶像和粉丝之间的分歧不是偶发事件,比这更严重的冲突也出现过。比如著名的摇滚乐队主唱约翰·列侬,据说他被粉丝杀害了。所以偶像和粉丝之间的斗争可以上升到人身伤害的程度。

传统的看法,认为粉丝和偶像的关系,是粉丝崇拜偶像,偶像感召粉丝。似乎在偶像面前,粉丝是完全被动、顺从的。但无论是特朗普粉丝冲击国会,还是约翰·列侬粉丝枪击偶像来看,其实粉丝和偶像的关系,远不是单向崇拜这么简单。



相反,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完全可能是倒置的,粉丝也可以成为那个有权力的人,偶像反而成了木偶。说到这里,某个神话故事可以参考:传说在希腊神话中有个国王叫皮格马利翁,这个国王不喜欢普通女子,只喜欢雕刻,所以决定永远不婚。他的雕刻技艺太高超了,当他用全部的精力雕刻了一座近乎完美的少女雕像之后,就彻底爱上了这座雕像。

在这个故事中,雕像少女是被迷恋的偶像,国王皮格马利翁是粉丝,而前者就是后者的作品。其实在现代社会中,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就有点像皮格马利翁和雕像少女的故事。

不少粉丝可不只是单纯的追星,而是为偶像们倾注了大量的精力,甚至金钱,比如为偶像打户外广告,帮偶像刷热榜,甚至动用关系帮偶像接戏。

大家或许听过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即“需求金字塔”,说人从低到高有不同的需求,最低是生理需求,最高是自我成就的需求。对于普通粉丝而言,其实想实现人生的自我价值并不容易,但是如果自己的偶像取得成功,而自己又参与其中,也就变成“自我成就”。

对于此类偶像而言,没有粉丝就没有偶像,如同雕刻家和少女作品之间的关系。偶像是粉丝合力制造的产物,最典型的莫过于从日本流行起来的少女团,没有粉丝的赞助,偶像甚至成不了正式团队成员。

这种情况下,偶像和粉丝的关系也是倒置的,不是偶像在决定粉丝能做什么,而是粉丝来决定偶像能做什么,比如能不能结婚,可不可以谈恋爱,拍戏的时候可不可以扮丑。

如果偶像没有按照粉丝的愿望做事呢?结局可能悲惨,脱粉还是简单的,转身成了敌人也是可能的。因为这代表着一种背叛:你是我的作品,怎么能不听我的,俨然是背叛师门。最重要的是,“偶像”是“粉丝”的自我成就,你(偶像)不顾自己不要紧,但是你(偶像)的不顾自己,是把我(粉丝)的人生毁了,让我(粉丝)失去了最重要的自我成就。这可还了得?

对偶像来说,粉丝给予自己的光环,是其荣耀,也是其枷锁。为了避免失去这种光环,就必须保证自己永远是粉丝心中的完美形象。某种程度上,这种循环,就成了一种偶像和粉丝之间的契约绑架。

显然,在很多和偶像相关的社会新闻当中,很多发生负面新闻的偶像,其公关声明往往都特别愚蠢,比如死不认账,绝不认错。背后的道理就很简单了,因为他们如果表态,错的远不止自己,是连带着自己的粉丝全都错了。

当然,还有一种更极端的情况,是偶像被粉丝所包围,已经全然不知身外的世界,那就真是以为只有天下人负我,而从来没有我负天下人了。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确实不是一般人,不管处于何种原因,他目前没有被自己的极端粉丝裹胁,不然可能就不是推特封号这么简单了。

所以,对偶像的个人崇拜可能是比较危险的。因为偶像也是人,不可能不犯错,但是对偶像自身的光环来说,对成就了偶像的粉丝来说,人设是永远不可以有错的,这就很考验偶像本人的智慧了。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