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您进入solidot新版网站,在使用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与很忙的管理员联系。
adv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6月11日 15时53分 星期五
来自
教育焦虑已经成了全民话题。去年以来,从舆论导向到配套政策,似乎也在回应这个问题。其中一个手段是「分流」,也就是在社会关注度最高的高考之前,把学生分流到不同的教育层次。 这种措施已经实打实地在进行了,比如高考虽然关注度高,但它不是难度最大的考试,因为它的录取率有75%,而高中的录取率在未来会保持或迈向50%。 这种「分流」能解决教育焦虑吗?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4月30日 17时35分 星期五
来自
有模糊地带的地方,就是容易发生争执的地方。 好比说城市“耶稣撒冷”吧,它是重要的宗教圣地,但更准确的说,是几个重要宗教的共同圣地。这片土地的荣耀归属,也就成了一个模糊地带,无数的战火就因为这份“模糊”而引燃。 现在看起来,智能汽车,正在创造数字经济时代一个的模糊地带,一个新时代的“耶路撒冷”,那就是事故责任的认定。 汽车只要上路,就难免发生交通事故,而交通事故的定责过程,就是厘清模糊地带的过程。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4月23日 09时31分 星期五
来自
汽车业维权经常出大新闻。 比如: 二十年前,武汉一个车主砸掉了自己未能维权成功的奔驰车,成为汽车车主用激烈手段维权的先驱。 两年前,又发生一起奔驰维权大事件,一个女车主坐在4S店奔驰车顶哭诉的视频席卷全网。 而就在几天前,上海车展,一位“特斯拉刹车门事件”女车主的维权,又创造了一个中国汽车市场维权的新标志性事件。 在高层舆论介入之后,在特斯拉提供了部分数据之后,特斯拉刹车门的是非曲直,应该很快会有结论。 但汽车维权的这出戏码,二十年来都没学会换剧本,即维权的成功与否,取决于谁能“搞出动静”。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4月16日 12时34分 星期五
来自
入局造车这事,已经变得比较庸俗了。一眼望去,似乎人人都在造车。有互联网体系的滴滴和百度,做传统生意的恒大地产,做智能硬件出身的小米和大疆,以及自己不造车、但和传统车厂联手造车的华为。当然,还有一直在回国路上的贾跃亭。 人们似乎达成共识,智能手机的下一站,很可能就是汽车了。但我认为,汽车就算看起来多么像一个装了四个轮子的手机,也依然不是那个人们期待的下一个信息工具。智能手机的价值在于「信息」,新能源/智能汽车的最大价值,则在于「时间」。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4月09日 13时43分 星期五
来自

一位货车司机,因为北斗掉线而选择自杀结束生命,这是「货拉拉用户跳车事件」之后,货车行业的第二起科技事故。

回看「货拉拉事件」,司机和客户之间的怒火,来自于女孩用满了平台所规定的免费等待时间,又拒绝了司机的协助付费搬运。

而货拉拉的整改措施(包括行程录音、行驶记录仪、逾期预警等),没有一个能缓解司机的不满,没有一个能化解跳车乘客的惶恐。说白了,货拉拉的系统整改主要强调「事故后的法律追责」,却没有对「缓解司机和客户之间的情绪冲突」做任何改进。

而这种情绪冲突,却又是货拉拉系统造成的。这就像给屋顶凿了一个洞,然后底下放一个盆接水,却不想着去补屋顶。

错误价值观的背后,是技术系统对“人情”的视而不见。正如「北斗货车事件」,也是技术系统与人情之间的冲突。查看全文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3月31日 18时38分 星期三
来自
小米昨天宣布了一件大事,雷军终于决定开始「造车」,而且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虽然小米官方已经对造车否认了无数次,但多数人都认为「小米造车」只是时间早晚而已,雷军完全不可能放过如此大的一个市场机遇。 有人觉得这对雷军是一次跨界,可对于当年做软件出身的雷军而言,从「智能手机」到「智能汽车」的跨界,其实远没有当年雷军从“做软件”到“做智能手机”远。不过,车的事情还有机会谈,我更想聊一聊另外一件小事,那就是小米换Logo。 小米肯定没有想到,200万换一个Logo的新闻,竟然比小米造车更有轰动性。不过这事的戏剧性确实挺强的。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3月26日 17时05分 星期五
来自
除了口罩成为生活必需品,进出一些场所必须扫健康码,在中国,我们其实已经不太容易感受到新冠疫情的存在了。 但是,张文宏医生最近谈疫情的频率却变高了。只不过,他现在谈的不是疾病,而是疫苗。我们能够明显感觉到,张文宏医生对于目前中国疫苗的普及速度非常担忧。 他的担忧的来自这样一个判断:  一种全球性流行病的终结,疫苗是最靠谱的手段。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3月19日 15时48分 星期五
来自
两会期间,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作为政协代表,对教育问题的采访问答刷了屏,出了圈。 他的核心观点是这样一段:“学生没有分数,就过不了今天的高考,但孩子只有分数,恐怕也赢不了未来的大考。一个学校没有升学率,就没有高考竞争力,但教育只关注升学率,国家恐怕也没有核心竞争力”。 在「教育焦虑」已经成为全社会家长综合症的时代,这段话引发了共鸣和讨论。但是,如果有家长再仔细了解一下唐校长所掌管的学校,会发现他这番说法不仅无法缓解焦虑,其学校的做法反而会引发更大焦虑。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3月12日 11时39分 星期五
来自
中国现代女性主义作家丁玲,在1942年的《解放日报》发表一篇《三八节有感》。文章写道:“‘妇女’这两个字,将在什么时代才不被重视,不需要特别的被提出呢?70多年过去了,这个愿望目前还没能实现,我们还在过这个节日,联合国每年这一天,还有两性平权口号会发布。 随着经济技术的进步,劳动的概念范围正在不断扩大,在工厂有劳动,在农田有劳动,现在在计算机旁,同样有劳动。遗憾的是,在计算机已经成为主流劳动工具的时候,计算机科学技术领域的女性,比例是非常低的。 这其实在道理上不太说得通。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3月04日 14时54分 星期四
来自
长沙货拉拉女生跳车事件引发的舆情,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场事故或者犯罪。 事情最后用何种方式定性,公检法体系会给出最终的裁决,但是民间的诸多议论交战,显然已经在把它推向男女性别之间,或者蓝领和白领工作性质之间的阶层对立。 有人说女孩未能体谅司机的宝贵时间,有人说司机未能体谅女孩对于自身安全状态的担忧。但是,在货拉拉与女孩家庭达成和解之后,货拉拉正在从这场舆情中退场。 大家可能忘了,其实货拉拉平台才应该是这次事件的真正主角,其实这是一个典型的系统问题。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2月24日 00时45分 星期三
来自
《唐人街探案3》到底是如何失败的?是王宝强的笑话太低俗,还是侦探悬疑部分的解密太幼稚,亦或者是广告植入太生硬?《你好,李焕英》又是如何逆袭的?是非常值得剖析的电影案例。陈思诚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说自己这次自己可能做电影的时候,想的太多,这个判断倒是离真相很近。 《唐人街探案3》和《你好,李焕英》的区别,同时也是《唐人街探案3》高开低走的关键,就在于——陈思诚想的太多,他的团队在产品上费尽心思做加法;而贾玲的《你好,李焕英》则想的很少,在作品内核做减法。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2月05日 18时10分 星期五
来自
一周后,我们即将迎来2021年春节。 由于疫情的反复,加上返乡政策的围追堵截,对很多人而言,今年的春节,就地过年已成必然。没有春运的春节,对于多数国人来说,今年是第一年;但对于春节年味越来越淡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或许你早已觉得,童年的春节,和长大后的春节,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节日。 对于年味变淡的原因,媒体舆论有过很多讨论。其实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年味淡的核心,即春节作为特定节日的「仪式感」正在逐渐消失。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1月29日 16时34分 星期五
来自
金融股票投资是个比较专业的事儿,但是这个礼拜,围绕一支美国股票的多空厮杀事件,在全球范围出了圈,成了全民头条。 我们先简单总结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有一家叫GameStop的美国公司,是卖游戏机和游戏光盘的线下实体连锁店。显然,疫情会严重冲击这家公司的业绩。于是一些机构投资者,开始做空这家公司的股票。 但一些美国普通散户认为,这家公司还有希望,只要大家都团结起来不卖手中股票,反而加仓,那么大投资机构就无法做空,这家公司就能得以继续发展,散户们还能一起赚钱。 这场投资机构和散户的多空分歧有多激烈,大家只要看两个数字对比就知道了,做空的机构投资者认为这家公司的股票只值20美金,但是散户却将股票炒到最高超过400美金。 事情的阶段性结果是,由于散户过于团结,所以股价不跌反涨,多家做空投资机构损失高达数十亿美金,甚至濒临破产,散户们则大获全胜,有人赚钱几十上百倍。 在全球范围,散户们干掉机构投资者的案例,这几乎是独一份。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1月21日 17时30分 星期四
来自
昨天是特朗普当美国总统的最后一天。在做告别演讲的时候,他对此前自己的粉丝冲击国会的暴力事件,又做了一番批判,说这违反法律秩序。说起来,这已经是特朗普最近连续几次谴责国会暴力事件了。 特朗普这番批判让不少骨灰粉丝很不开心:明明是你让我们反击选举作假的,怎么我们来国会了,你反而在立场上撤退了,和我们讲秩序。岂不是应了一句古话“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 其实,偶像和粉丝之间的分歧不是偶发事件,比这更严重的冲突也出现过。比如著名的摇滚乐队主唱约翰·列侬,据说他被粉丝杀害了。所以偶像和粉丝之间的斗争可以上升到人身伤害的程度。 传统的看法,认为粉丝和偶像的关系,是粉丝崇拜偶像,偶像感召粉丝。似乎在偶像面前,粉丝是完全被动、顺从的。但无论是特朗普粉丝冲击国会,还是约翰·列侬粉丝枪击偶像来看,其实粉丝和偶像的关系,远不是单向崇拜这么简单。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1月12日 17时48分 星期二
来自

我们每个人都不同,但我们度过了同样的2020年。这一年里,有一种团结叫抗疫,有一种默契叫隔离。还有一些年度面孔存在我们深深的脑海里,跨越了「30后」到「00后」的8代人。当回首他们的模样,把记忆装订成册。2021的新征程,也从这里开启。

名人是世界舞台上的主角,我们是台下的看客。这30个人物故事,可能是新一年的线索。查看全文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1月08日 15时59分 星期五
来自
人类历史上,可能从没有像现在被如此多的假新闻围绕着。亲友的微信群里,社交平台的信息流里,充斥着各种离谱的消息。而昨天,假新闻甚至出大事了,一些死忠川粉听了特朗普的话,以勤王之势占领了美国国会。 当互联网发明之际,很多“天真派”认为,互联网的发明,能让科学真理传遍世界每一个角落,而其实多数时候效果恰恰相反。 为什么假新闻流传速度这么快,甚至说,为什么人类骨子里喜欢假新闻?仔细想想,「甜食理论」可以对此作出解释。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0年12月25日 11时07分 星期五
来自
2020年对很多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很糟糕的年份,但是起码有一部分人不在其中,它们就是全世界的新能源造车新势力。 无论是美国的特斯拉,还是中国的蔚来、理想和小鹏三小强,造车新势力的2020年在资本市场可谓硕果累累。尽管销量还只是不少传统车厂的零头,但是股价已经几十倍、上百倍的飙升,完成了世纪大超越。 不过传统车厂的坏消息还没结束,在2020年就要结束的时候,一个传说中的玩家终于正式下场,有确定性的消息说——传了多年的苹果牌汽车再有个两年就要上市了。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0年12月19日 11时44分 星期六
来自
关于互联网平台问题的热搜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本周明星则非「美团」莫属。 一位刚注册了VIP会员的美团用户发现,自己成了VIP之后,不但没有享受到什么福利,反而运费啥的都涨价了,VIP的待遇还不如小白。 当然,后来美团说,这不是我们在套路用户,而是用户的手机缓存定位问题。 但无论美团说什么,相信都不会改变业界已经建立的认知,那就是——互联网平台确实很会杀熟。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0年12月11日 12时56分 星期五
来自
互联网公司搞社区团购这事儿,成为舆论口中,大平台罔顾普罗大众民生的新例证。有人拿埃隆·马斯克和此事做对比,说人家在飞向太空,但咱们堂堂上市公司,却沦落到和卖菜的小商小贩抢生意了,境界有云泥之别。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0年12月04日 18时10分 星期五
来自
随着蛋壳公寓的暴雷,再看它官网写的东西,很多内容现在看起来就格外讽刺了。 比如它的口号——用科技让生活变得简单和快乐。 租房中介自古有之,可行业口碑一向不太好,即便如此,一手收租金、一手加价的商业模式,大不了买卖双方被坑点房租,其实模式蛮简单的。 然而现在却被搞成了不花点功夫根本看不懂的金融业,还闹出人命,难免有些令人唏嘘了。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