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Stop散户起义:12年后,“金融危机”出了一部续集

奇客故事
wanwan (42055)发表于 2021年01月29日 16时34分 星期五
来自部门

作者:高飞

金融股票投资是个比较专业的事儿,但是这个礼拜,围绕一支美国股票的多空厮杀事件,在全球范围出了圈,成了全民头条。

我们先简单总结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有一家叫GameStop的美国公司,是卖游戏机和游戏光盘的线下实体连锁店。显然,疫情会严重冲击这家公司的业绩。于是一些机构投资者,开始做空这家公司的股票。

但一些美国普通散户认为,这家公司还有希望,只要大家都团结起来不卖手中股票,反而加仓,那么大投资机构就无法做空,这家公司就能得以继续发展,散户们还能一起赚钱。

这场投资机构和散户的多空分歧有多激烈,大家只要看两个数字对比就知道了,做空的机构投资者认为这家公司的股票只值20美金,但是散户却将股票炒到最高超过400美金。

事情的阶段性结果是,由于散户过于团结,所以股价不跌反涨,多家做空投资机构损失高达数十亿美金,甚至濒临破产,散户们则大获全胜,有人赚钱几十上百倍。

在全球范围,散户们干掉机构投资者的案例,这几乎是独一份。

起码在中国股市,我们只听说庄家割散户的韭菜,从来没听说过散户爆了庄家的粮仓。至此,此事破圈。



分析整件事,从逻辑上看,机构投资者是有其道理的,被疫情耽误了业绩的Gamestop,被做空是合理的。

但事实上,在舆论场上,这场散户和机构投资者的PK,其实早超越了理性投资范畴。草民散户投资者,之所以能团结对外,民间舆论也一致支持散户,其中隐含了散户对机构投资者(也就是华尔街权贵阶层)的反感与不满。

本质上,这是一场阶级斗争,而斗争的根源,则可以追溯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件事,也完全可以看作是金融危机的续集,我们可以再回顾一下往事。

与国内股票市场完全相反,欧美发达国家的投资市场,散户只是少数,约占30%,而机构投资者(如银行、基金公司)占比余下的70%。多数人是把自己的钱委托给机构投资者(华尔街权贵阶层)去投资理财的。

但是在12年前,这些机构投资者,也就是今天美国散户眼中的“华尔街权贵”,辜负了无数草民。

当时,机构投资者将垃圾资产,伪装包装成低风险高回报理财产品,卖给不懂行的普通投资者。结果在美国房市崩盘之后,无数全球草民血本无归,甚至赔掉了自己的养老金。

新浪财经香港站记者翁晓莹曾经采写过这样一个香港案例,一位老妇人,手里只有一笔钱,是丈夫做建筑工人意外死亡得到的5万美元赔偿金,她本想靠这笔钱度过晚年。然而2007年,老妇人在银行被机构投资者营销之下,买了一笔并不兜底的高风险理财产品。一年后,金融危机来了,这笔钱灰飞烟灭,完全归零,老人赔掉了丈夫一命抵来的养老金,自己也脑中风死在医院里。



图:金融危机后第3年掀起的占领华尔街运动

普通人举步维艰,但是华尔街投资大亨的日子却不受影响。拿著名的、破产的雷曼公司来说,在2000年至2007年间,其CEO总共获得3.5亿美元的报酬。在宣布破产仅4天,雷曼还对被解雇的两名高管,计划发放高达1820万美元的绩效,以及向一名主动辞职的高管,发放500万美元离职金。

华尔街机构权贵和破产普通投资者的命运差距,如霄壤之别。

套用一下人物关系,老妇人就是如今的散户和草民,而当年兜售理财产品的就是现在的机构投资者。现在草民的逻辑似乎是:当年我们那么信任你们,把钱交给你们去投资,结果又怎么样,还不是血本无归。所以“今天,我们要做自己财产的主人,不再任由权贵主宰”。

尽管目前有些做多散户可能未必了解12年前的金融危机,但是其对华尔街的不满情绪,是一脉相承的。

如果按照中国人所熟悉的马哲理论——“其他劳动阶级,结成巩固的联盟,同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反抗和镇压剥削阶级”的定义。这场资本市场的多空大战,这些民间舆论场对散户的叫好声,因此我们把这次事件比作“阶级斗争”是完全准确的。

与此同时,这场阶级斗争,也确实包含了同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以及劳动阶级对劳动阶级的极大同情。

除了Gamestop,同时被散户追捧、被投资机构做空的股票还有:美国航空、零售商店百思买Best Buy、电影院AMC。这些公司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业务被疫情严重影响,雇佣人群主要是蓝领工人的公司。这些工作人员都是最普通的劳动阶级:商场店员、地勤空乘、放映员和清洁工。

因为疫情的影响,这些公司本已经生存困难,就业人口已没饭吃,如果投资机构加码做空,不仅公司会更快死亡,很多蓝领就业岗位也会随之消失。金融业,本来是为实体行业提供服务而产生的行业,现在却成了投资机构做空,收割实体经济最后一口气的食人鱼盘中餐。此情此景,华尔街权贵岂不被痛恨?

2013年,一部刷爆收视率的日剧《半泽直树》就讲过类似的故事(引自百家号:青苔的光影):

“在日本泡沫经济的冲击之下,很多企业面临倒闭的危险。主人公半泽直树的父亲经营着一家生产树脂螺丝的工厂,因为合作方倒闭,所以影响到公司生存。主角的父亲说:别小看这颗手工螺丝,它是经济发展的关键呀。

半泽直树的父亲申请向银行贷款,但银行家们,只看短期回报,并不关注以后的行业发展和企业发展。他们晴天送伞,雨天收伞。父亲走投无路,无奈之下选择了结束生命。”

半泽直树父亲的命运,和今天的华尔街收购疫情危机之下的实体商家,何其相似。

这场资本市场舆论场的阶级斗争,还正处于激烈的交锋之中,最终结果,还不得而知。甚至,我在描述阶级斗争的时候,用了限定词,这是“资本市场舆论场”的阶级斗争。

因为从本质上,我们很难说,做多的力量之中,是否只有团结的草民散户,没有其他投资大鳄的手套。这周,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为草民投资者叫好,我们为马斯克的境界鼓掌之于,也别忘了,他是一个新的世界首富。这是最大的资本家,在鼓励普通草民对抗普通资本家。

但是,普通人对权威组织的失望,正在改写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这种改写甚至多年前就已经开始。无论人们现在是否喜欢特朗普,他4年前作为政治素人的当选,其实正是美国选民对传统政治团体的“用脚投票”。如果不是特朗普在疫情期间,持完全的反科学态度,现在在台上的必然不是拜登。

莎翁说,隐藏的忧伤如熄火之炉,能使心烧成灰烬。不管GameStop的剧情如何结束,这已是谁也不能再忽视的暗能量。时间很漫长,距离金融危机已过去12年;时间又很短暂,全世界到目前为止,仍没走出那场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