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流|电影被渠道掐住了咽喉

奇客故事
wanwan (42055)发表于 2021年06月21日 18时14分 星期一
来自部门

作者|高飞 奇客故事(ID:cybergushi)

从表面看水面,或者平静,或者大江东去,总是沿着一个方向奔涌。但是海洋学家在半个世纪前发现,哪怕是汪洋大海,水的流向也并非整齐划一。在流向统一的表面洋流之下,还有中、深、底层不同的水流层,它们的流向、速度都不尽一致。虽然这些「潜流」不易被发现,但是它们对海洋运行的影响,对气候季风的改变,却不见得比表面的洋流小。

这不仅让人想到,在商业、文化中其实同样存在这样的潜流。我们很容易对存在已久的事物见惯不惯,习以为常,这是表面的流行,但是或许也早有一股潜流在呼唤新的变化。乔布斯就可以被定义为一位擅长潜流的发现者,他不觉得手机只能用来通话,人们早已希望随身携带一部电脑。于是,乔布斯用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潜流早于风口。

所以,「潜流」作为奇客故事(ID:cybergushi)的一个新栏目,我们希望发现有潜流特质的人和事。今天要讲的,是高群耀和他的电影故事。


图:高群耀在Microsoft Alumni活动上谈移动电影院。

- 高群耀是谁?-

我们无疑正处在一个交叉融合的时代,TMT产业——即科技、媒体和通讯的合体,则是最耳熟能详的产业融合。而高群耀的职业经历,见证了这一趋势。

在科技领域,高群耀一手创建了Autodesk在中国的业务,又做了微软中国总裁;在媒体方面,高群耀在新闻集团工作过,后又投身民企,成为万达文化国际事业部的负责人,主导了包括AMC等一系列欧美院线收购的海外业务操作。2017年,他还兼任了好莱坞传奇影业的CEO,这家公司制作了知名大作《金刚:骷髅岛》。

这么看,高群耀的工作不仅在领域上跨界,也在地域上跨界。

- 他发现的潜流 -

高群耀在告别了跨国公司、集团公司的工作之后,在几年前选择了创业,方向是近年来一直从事的电影业,项目名字叫「移动电影院」。
新的事业,正源于高群耀眼中,电影行存在的历史问题——这是一个渠道掐住咽喉的非良性市场。

电影业的产业链是一个哑铃型结构,左边是庞大的从业人员、制作公司和电影作品,右边是更为庞大的电影观众,但坐在中间的,却是高度集中、极其狭窄的发行渠道。

拿中国电影行业来说,每年有上千部电影被制作出来,但能在院线上映的电影,拿到优势排片资源的电影却很少。决定票房高低的,首先是院线,其次才是口碑等因素。

因此,这个市场完全遵循二八定律,最好的资源给了最热门的极少数电影,其他非热门的作品,往往只能影院一日游,或者直接进了仓库。

于是,为了争取极其有限的排片资源,电影制作公司习惯于邀请流量明星,争拍热门题材,争取发行渠道的目光。一部电影营销上花钱的钱,和制作花的钱基本持平。

这就导致电影市场内容题材单一,制作经费不足和排片重过一切等问题。

电影行业也是一个高度内卷的行业。

- 如何驾驭这股潜流 -

问题产生于渠道,就应解决于渠道。

高群耀的方案就是“移动电影院”,即用手机等新媒介的屏幕,作为电影发行的新屏幕,解决电影顽疾问题。

第一是解决题材多样化问题。由于没有线下电影院座位的限制,所以小众电影(甚至少数民族电影),在移动电影院也有亮相机会。

第二是解决观众场地问题。电影院的建设需要成本和许可,国产电影覆盖不到偏远地区和海外,移动电影院天生没有物理边界。

第三是解决制作方和观众交流问题。弹幕等方式,可以让观众的反馈,更直的反馈给制作方。

说到这儿,可能有人会分不清“移动电影院”和“视频网站”的区别。高群耀设计的“移动电影院”,很像真正的电影院,不购买版权,只做发行。所以APP上的电影会有上下线制度,每部电影都要买票观看,不能快进,并计入官方票房统计数字(真的就是一个电影院)。

- 潜流 -

电影院线的渠道,确实耽误了不少好电影。

比如录像带时代的《大话西游》和VCD时代的《肖申克的救赎》,都是院线票房惨败,但靠录像带和VCD赢回观众的佳作。

但是,商业逻辑说的通,但其中要解决的问题却不见得少。如同电影院需要好的地段撑人气,移动电影院也需要流量的支撑,才能做到基于长尾效应的精准发行。

更不用说,在手机复刻传统电影院观影模式(不能快进),严重与当下互联网用户二倍速看剧的习惯相悖。

不过高群耀有句话让人印象深刻:移动电影院的商业模式可能有挑战,但电影业存在的问题是真实的,我们为产业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新思路。

评论功能暂时关闭,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