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厂的道德,配不上车主的崇高

奇客故事
wanwan (42055)发表于 2021年08月19日 11时53分 星期四
来自部门

作者|高飞
编辑|晚晚

一旦顾客把商品用出了问题,他似乎就不再是顾客,而是潜入了顾客组织内部的叛徒,比如蔚来的第501名车主。

蔚来的汽车卷入了一场有关“自动驾驶”的交通事故。蔚来的500个车主,发了一封比蔚来更长的声明——说自己从来没有被蔚来的宣传误导过。他们清楚的知道,如果驾驶蔚来汽车的时候引发了事故,责任一定是驾驶员自己的,和蔚来是没有关系的。

为了证明结论的正确性,500名车主还在声明第一段做了强调,“我们作为车主……用户,对此有最直接的认知和体会,也最有发言权”。和这500名车主相比,遭遇事故的第501名车主已经遇难,没有任何发言权了。但是从其家人的声明来看,他作为车主的认知和体会,和这500名车主不一样。

这500个车主的声明,证明蔚来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因为他拥有最了不起的客户。试想,如果“315晚会”曝光了你买的商品涉嫌质量问题。你的第一反应会不会像这500个车主一样,发个朋友圈说:“我怎么觉得这东西挺好,315报的这个情况,一定是这些顾客不会用”。

500车主声明的背后,是蔚来对于舆论抨击的心有不甘。我发现很多智能汽车公司,总是觉得世道不公。之前,国外的特斯拉就觉得不公,所以发布了一个报告,说自己的事故率比普通汽车/没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低的多。而国内的蔚来也觉得世道不公,于是让500名车主发了声明,暗示自己的车挺好,是“第501名车主”不靠谱。



但是,在2020年,当特斯拉一家公司的市值,超过了包括大众、丰田、日产、现代、通用汽车、福特汽车、本田汽车、菲亚特克莱斯勒、标致等9大汽车公司市值总和的时候,而特斯拉汽车的销量还不到全球汽车总销量1%的时候,特斯拉没有觉得世道不平。

同样是2020年,当蔚来一年股价一度涨了21倍,市值超过上汽集团,但是一年销量不到5万台,而上汽集团销量是500万台的时候。蔚来也没有觉得世道不公。

这些同样不公道的市值背后,是市场对「汽车新势力」的技术迷信,也是这些车厂自己的迷之自信。而他们所迷恋的技术,必然不是目前里程还跑不过汽油的电池(可能还是买来的),更多是新车厂的智能驾驶,传统车厂力不能及的竞争力。这种迷信是金子做的皇冠,很值钱,但是很重,要经得起舆论放大镜式的审查和批判。

当蔚来汽车事故发生后,500名车主为了保护车厂的品牌声誉,不惜与本处于同一阵营的第501车主划清界限的时候。蔚来似乎也已暗示和自己的第501名客户划清了界限。

我们当然相信这500名车主的声明是发自内心的。可越是这样,我们就越不能责怪这500名车主头脑不清醒,我们只能说,一些车厂的道德,配不上自己起码500名车主的崇高。

而更为关键的问题是,蔚来成立6年,一共收获了不下6万名车主。面对500名车主的声明,和第501名车主的遭遇,其他5万9千499个车主会怎么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