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我们还能摆脱 COVID-19 吗?

医学
wanwan (42055)发表于 2021年12月02日 17时28分 星期四
来自被涂污的鸟
年底临近,我们即将迎来新冠疫情两周年。全球已有超过 500 万人死亡,这个数字肯定低估了,尤其是在那些缺乏资源对其人口进行适当检测和疫苗接种的国家。美国报告的死亡人数超过了 750,000 例,从 2020 年初以来,我们看到了四次疫情高峰,每一次我们都希望是最后一次。就在上周,科学家发现了一种严重变异的新变种 Omicron,该变种可能会导致另一波疫情高峰——或许不会产生持久的影响。我们所知有限,无法确定。

每个人都准备好迎接疫情的结束,但仍然不清楚会是什么。我们消灭这种病毒的可能性有多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能做到,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尽管我们对于 SARS-CoV-2(导致 COVID-19 的病毒)还有诸多不解,但已经了解到的知识足以回答其中一些问题。

我们可以根除 COVID-19 吗

有些人认为可以。根除病毒运动的倡导者认为 SARS-CoV-2 病毒流行在健康方面代价惨重,带来了持续的经济问题。迄今为止,全球确认感染病例超过 2.5 亿例,死亡人数超过 500 万人,如果没有任何干预,经济学家估计到2030年,COVID-19 感染将耗费美国 1.4 万亿美元。即使有了疫苗,未来几年 COVID-19 仍会在很多方面产生高昂代价。

的确,一旦消灭了病原体,就可以减少或取消防疫措施。我们已经不再为公众接种天花疫苗。一份医学期刊认为不排除根除 SARS-CoV-2 的可能性,可能与我们正在进行的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工作一样具有挑战性。我不同意这种看法。该病毒的流行病学特征使其不太可能被根除。投资于此类活动将是对有限资源的滥用,高调的根除运动的失败可能会使其他级别的控制变得更困难。

根除、灭绝和消灭病毒有什么区别?

根除意味着该病毒在自然界中被彻底消灭。我们在人类的天花和动物的牛瘟上实现了这一目标。灭绝则更进一步,还包括销毁实验室库存中的所有样本。这种情况并未在任何一种病原体上发生过,这主要是由于政治而非科学的多种原因:最重要的是,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相互不信任,两个国家都保有剩余的病毒库。

根除有时候会与消灭混淆。根除是指在全球范围内灭绝病毒(实验室除外),而消灭指的是一种更有限的控制形式,即特定国家的新感染数量减少到零。在美国,我们已经对其他一些病毒做到了这一点,包括引起麻疹、风疹和脊髓灰质炎的病毒。虽然我们最近爆发了麻疹,但每次爆发的最初病例都源自外部——通常是旅行者先在国外被感染,之后造成某地区的麻疹流行。

保持消灭状态是困难的。美国一度消灭了麻疹,可是 2019 年该病的流行致使全球病例激增(主要是因为在未接种疫苗人群中的爆发),这差点让美国“破功”。

是什么让 COVID-19 如此难以根除?

根除的“候选者”通常都有三个特点:可以阻止传播的有效干预,具备快速检测感染的工具以及在非人类动物中没有这种疾病。COVID-19 在这三点上都不符合。

我们认为大约 35% 的 COVID-19 感染是无症状的。这使传播控制和诊断变得复杂。每出现一例有症状的病例都有许多其他的感染未被注意到。为了找到他们,我们需要建立广泛的监测计划(正如我们在消灭脊髓灰质炎行动中所做的那样),检查人类病例和污水样本,以确定病毒是否在社区中传播。如果你甚至都不知道这种疾病存在,就很难阻断传播。

即使对于有症状的病例,诊断也很困难。与天花不同,天花的症状非常明显,可以很容易地将其与其他引起皮疹的病毒区分开来,而 COVID-19 引起的症状可能与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病毒的症状相似,这意味着快速、准确、广泛且负担得起的检测对确诊病例至关重要。

最后病毒目前正在人类以外的多种动物中传播,而且看不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