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adv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2日 19时18分 星期四
来自全面启动
麦吉尔大学机械工程系博士生 Guangyu Bao 表示:“从心脏损伤中恢复过来的人通常面临着漫长而艰苦的旅程。愈合具有挑战性,因为组织在心脏跳动时必须不断运动。声带也是如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足够坚固的可注射材料能够胜任这项工作。”由 Luc Mongeau 教授和 Jianyu Li 助理教授领导的团队开发了一种用于伤口修复的新型可注射水凝胶。这种水凝胶是一种为细胞提供生存和生长空间的生物材料。一旦注入体内,生物材料会形成稳定的多孔结构,使活细胞能生长或穿过以修复受伤的器官。Guangyu Bao 表示:“结果很有希望,我们希望有一天这种新型水凝胶能用作植入物以恢复声带受损人群的声音,例如喉癌幸存者”。科学家开发了一种模拟人类声带极端生物力学状况的机器,用其测试了水凝胶的耐久性。每秒振动 120 次,循环次数超过 600 万次,新的生物材料依然完好无损,而其他标准水凝胶则断裂成碎片,无法承受这种载荷的压力。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2日 17时28分 星期四
来自被涂污的鸟
年底临近,我们即将迎来新冠疫情两周年。全球已有超过 500 万人死亡,这个数字肯定低估了,尤其是在那些缺乏资源对其人口进行适当检测和疫苗接种的国家。美国报告的死亡人数超过了 750,000 例,从 2020 年初以来,我们看到了四次疫情高峰,每一次我们都希望是最后一次。就在上周,科学家发现了一种严重变异的新变种 Omicron,该变种可能会导致另一波疫情高峰——或许不会产生持久的影响。我们所知有限,无法确定。

每个人都准备好迎接疫情的结束,但仍然不清楚会是什么。我们消灭这种病毒的可能性有多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能做到,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尽管我们对于 SARS-CoV-2(导致 COVID-19 的病毒)还有诸多不解,但已经了解到的知识足以回答其中一些问题。

我们可以根除 COVID-19 吗

有些人认为可以。根除病毒运动的倡导者认为 SARS-CoV-2 病毒流行在健康方面代价惨重,带来了持续的经济问题。迄今为止,全球确认感染病例超过 2.5 亿例,死亡人数超过 500 万人,如果没有任何干预,经济学家估计到2030年,COVID-19 感染将耗费美国 1.4 万亿美元。即使有了疫苗,未来几年 COVID-19 仍会在很多方面产生高昂代价。

的确,一旦消灭了病原体,就可以减少或取消防疫措施。我们已经不再为公众接种天花疫苗。一份医学期刊认为不排除根除 SARS-CoV-2 的可能性,可能与我们正在进行的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工作一样具有挑战性。我不同意这种看法。该病毒的流行病学特征使其不太可能被根除。投资于此类活动将是对有限资源的滥用,高调的根除运动的失败可能会使其他级别的控制变得更困难。

根除、灭绝和消灭病毒有什么区别?

根除意味着该病毒在自然界中被彻底消灭。我们在人类的天花和动物的牛瘟上实现了这一目标。灭绝则更进一步,还包括销毁实验室库存中的所有样本。这种情况并未在任何一种病原体上发生过,这主要是由于政治而非科学的多种原因:最重要的是,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相互不信任,两个国家都保有剩余的病毒库。

根除有时候会与消灭混淆。根除是指在全球范围内灭绝病毒(实验室除外),而消灭指的是一种更有限的控制形式,即特定国家的新感染数量减少到零。在美国,我们已经对其他一些病毒做到了这一点,包括引起麻疹、风疹和脊髓灰质炎的病毒。虽然我们最近爆发了麻疹,但每次爆发的最初病例都源自外部——通常是旅行者先在国外被感染,之后造成某地区的麻疹流行。

保持消灭状态是困难的。美国一度消灭了麻疹,可是 2019 年该病的流行致使全球病例激增(主要是因为在未接种疫苗人群中的爆发),这差点让美国“破功”。

是什么让 COVID-19 如此难以根除?

根除的“候选者”通常都有三个特点:可以阻止传播的有效干预,具备快速检测感染的工具以及在非人类动物中没有这种疾病。COVID-19 在这三点上都不符合。

我们认为大约 35% 的 COVID-19 感染是无症状的。这使传播控制和诊断变得复杂。每出现一例有症状的病例都有许多其他的感染未被注意到。为了找到他们,我们需要建立广泛的监测计划(正如我们在消灭脊髓灰质炎行动中所做的那样),检查人类病例和污水样本,以确定病毒是否在社区中传播。如果你甚至都不知道这种疾病存在,就很难阻断传播。

即使对于有症状的病例,诊断也很困难。与天花不同,天花的症状非常明显,可以很容易地将其与其他引起皮疹的病毒区分开来,而 COVID-19 引起的症状可能与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病毒的症状相似,这意味着快速、准确、广泛且负担得起的检测对确诊病例至关重要。

最后病毒目前正在人类以外的多种动物中传播,而且看不到尽头。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2月01日 12时52分 星期三
来自超时空碎片
科学家正抓紧了解 Omicron 新冠病毒变体的后果,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新变体的传播速度是否会快过目前全球主要的毒株 Delta。专家表示,已经有强力的理由认为疫苗对 Omicron 的效力将会降低。Omicron 与 Beta 及 Gamma 这两种变体有着许多相同的突变,正是这些突变让它们在疫苗面前不那么脆弱。此外 Omicron 有着 26 种独有的变异,其中许多位于疫苗抗体瞄准的区域。“因此真正的问题在于,Omicron 相对于 Delta 传播速度有多快。这是我们需要知道的最最重要的事情,”威尔康奈尔医学院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 John Moore 表示。科学家将密切关注,公共数据库报告的 Omicron 感染病例是否开始取代 Delta 感染病例。专家说,这一过程可能需要三到六周的时间,具体取决于变种的传播速度。目前许多国家都报告了 Omicron 病例,在欧洲所有感染者均为轻症或无症状。现有疫苗被认为仍然有效,虽然效力可能会降低。
医学
1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30日 10时17分 星期二
来自星空暗流
世界卫生组织(WHO)周一表示,Omicron 新冠病毒变体带来感染激增的风险很高,同时更多国家关闭边境,给经济复苏投下阴影。业内消息人士说,大型航空公司迅速采取行动,限制来自非洲南部的旅客,以保护航空枢纽,担心 Omicron 变体若扩散出去,会引发尚未直接受变体影响的地区实施旅行限制。美国总统拜登敦促美国人不要对新冠病毒 Omicron 变体感到恐慌,并表示正在与制药公司合作,如果需要新的疫苗来阻止这种变体的传播,将制定应急计划。拜登表示,美国不会重新实施封锁,但敦促人们接种疫苗、接种加强针、戴口罩。世卫组织建议其194个成员国,任何感染的激增都可能产生严重的后果,但表示还没有出现新变种死亡病例。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20时33分 星期一
来自西塔甘达
西北大学的研究人员研究了 974 人的新冠抗体水平,发现“那些接种了两剂 mRN A疫苗并在大约八个月后接种加强针的人的中和抗体水平猛增。”“在 33 名完全接种疫苗并接受加强针的人中,接种加强针一周后的抗体中位数水平比接种前提高了 23倍。”他们在接种加强针之后抗体水平的中位数是另一组人在接种了第二剂疫苗几周后抗体水平的三倍——后一组人这时的抗体水平接近于峰值。与在两至六周前从新冠康复的、未接种疫苗的人(76人)相比,增强组的抗体水平高出 53 倍。即使与得过新冠并接种了两剂 mRNA 疫苗的人(73人)相比,增强组的抗体水平也要高出 68%。研究负责人、西北大学 Feinberg 医学院的细胞生物学家 Alexis Demonbreun 表示,数据表明无论接种过疫苗的人认为自己得到多好的保护,接种加强针都可能会大幅增加中和抗体水平,大幅度提高其免疫力。科学家预计大量抗体反应会产生更持久的免疫力,所以加强针提供的保护比最初两针疫苗注射方案的持续时间更长。他们还发现:同样接种两剂疫苗,曾感染过的无症状患者得到的保护通常也比不上从未感染过新冠的人。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19时36分 星期一
来自帽子里的天空
美国有 150 万 1 型糖尿病患者,专家们寄望一种新疗法能帮助其中一部分人,现年 64 岁的 Brian Shelton 可能是第一个被该疗法治愈的患者。Shelton 先生表示:“这就像是一个奇迹。”糖尿病专家对此感到惊讶,但认为应谨慎。研究仍在继续,将耗时五年,涉及 17 名患有严重 1 型糖尿病患者。该究不会作为更常见的 2 型糖尿病的治疗方法。未参与研究的华盛顿大学糖尿病专家 Irl Hirsch 博士表示:“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期待着这样的事情出现。”他希望这项尚未发表在同行评审期刊上的结果在更多人身上复制。他还想了解是否会出现意料之外的不良反应,细胞是否会持续一生,还是必须要反复进行治疗。他表示:“总之,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结果。”对于 Shelton先 生来说,关键时刻是他在手术几天后离开医院时。他测量了血糖。非常完美。他和太太共进晚餐。血糖保持在正常范围内。Shelton 先生在看到测量结果的时候哭了。“我唯一能说的就是‘谢谢你。’”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19时30分 星期一
来自寻找时间的人
加州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为一厘米长的小水母开发了“一种遗传工具箱”,水母经过基因改造,神经元在被激活时会独自发出荧光。由于水母是透明的,因此研究人员可以观察它在自然行为时神经活动的发光。换句话说,他们可以在水母觅食、游泳、躲避捕食者等行为时读取水母的思想,以了解该动物相对简单的大脑如何协调其行为。研究论文发表在 11 月 24 日的《细胞》杂志上。水母的大脑并非集中在身体的某个部位——就像人类大脑那样,而是像一张网一样遍布在整个身体中,水母身体的各个部位可以自主运作,没有集中控制。例如即使没有身体的其他部分,手术切下来的水母嘴也可以继续“进食”。既然水母在动物王国中存在了数亿年,这种分散的身体方式似乎是一种非常成功的演化策略。但是分散的水母神经系统如何协调并组织行为?尽管水母神经元网络最初看起来是分散并且无结构的,但是研究人员发现的组织程度令人惊讶,只有在荧光系统中才变得可见。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11时02分 星期一
来自秘密团伙
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了对新冠 Omicron 变种病毒的更新报告,表示目前还不清楚 Omicron 传播性是否高于其他变体,以及是否有更高的重症风险,“初步数据表明,南非的住院率增加,但这可能是由于受感染的总人数增加,而不是特定感染的结果”,“将需要几天到几周时间”才能了解 Omicron 的严重程度。早期报告的感染者都是年轻人,他们的症状比较轻微。WHO 称预防始终是对抗疫情的关键。目前有更多的国家报告发现了新变种。荷兰说,周五从南非抵达阿姆斯特丹的两架航班上发现 13 名感染该变体的乘客。当局对这两架航班的所有 600 多名乘客进行检测,发现 61 个新冠病例,将对这些人进行新变种 Omicron 的检测。目前在澳洲、比利时、博茨瓦纳(波札那)、英国、丹麦、德国、香港、以色列、意大利、荷兰和南非都已经发现病例。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27日 22时10分 星期六
来自流星追逐记
WHO 将南非最新发现的新冠病毒变种命名为 Omicron。WHO 使用希腊字母命名需要关注的新冠病毒的变种,之前值得关注的变种包括 Alpha、Beta、Gamma 和 Delta,其中 Delta 变种因其高传染性是目前主流变种。Omicron(B.1.1.529) 变种是南非在 11 月 24 日报告给 WHO 的,最早的确认感染来自于 11 月 9 日收集的一个样本。在南非感染 Omicron 的病例在增加,它有可能成为主流变种,WHO 认为这种变种值得关切,可能比其他变种传播得更快,初步证据表明,再次感染的风险增加。这种变种已在比利时、博茨瓦纳、以色列和香港被发现。这一消息导致全球股市急挫油价崩跌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6日 21时14分 星期五
来自火星众神
研究人员表示,此前已知道化疗药物会影响细胞内的线粒体,从而通过一种被称为氧化应激反应的过程造成肌肉组织的损失。在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在培养的肌肉细胞中研究了三种不同的化疗药物,剂量低至不会引发氧化应激反应的水平。他们发现肌肉细胞仍然受到较低水平药物的影响——这一次是干扰了被称为蛋白质合成的肌肉构建过程。人体运动学副教授 Gustavo Nader 表示,虽然这些发现还需在人类身上得到证实,但它们可能会对未来的癌症治疗产生影响。Nader 表示:“最终癌症疗法的施行也许应该考虑到,即使在不会引起氧化应激反应的低剂量下,一些化疗药物仍然可能会促成肌肉组织的损失。肿瘤已让你变得虚弱,它造成肌肉量的下降,而化疗药物正在帮助肿瘤实现这一目标。”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26日 12时40分 星期五
来自人类之子
南非发现了新冠新变种 B.1.1.529,突变数量是流行的 Delta 变种的两倍。南非已发现 22 例感染这一变种的阳性病例,另有一名来自南非的旅行者在香港确诊。英国卫生局官员将这一变种称为“迄今为止最糟糕的变种”,该国迅速对南非及其五个邻国实施了旅行限制。英国宣布从周五 1200GMT 起暂时禁止来自南非、纳米比亚、莱索托、博茨瓦纳(波札那)、津巴布韦(辛巴威)、斯威士兰(史瓦帝尼)的航班,从这些地区回国的英国旅客必须接受隔离。科学家表示需要进行实验室研究,以评估突变导致疫苗效力大大降低的可能性。官员们建议政府迅速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以防对病毒变种影响的担忧成真,尽管可能需要数周时间才能获得有关其特征的所有信息。英国卫生安全局表示,英国尚未发现感染该病毒变种的病例。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21时13分 星期三
来自火星战士
根据美国儿科学会的数据,在新一波疫情中儿童感染新冠病例激增。从 11 月 11 日到 18 日这一周,近 14.2 万儿童报告感染 COVID-19,比两周前增加了 32%。美国过去两周的 COVID-19 病例增加了 27%。儿童占到了截至 18 日这一周的总感染病例的四分之一以上。而儿童只占美国总人口的 22%。随着更多成年人接种,儿童感染比例在上升。自疫情伊始,共有 680 万儿童感染。虽然儿童感染后出现严重症状和死亡的几率较低,但至少有 2.5 万名儿童住院,至少 636 名儿童死亡。美国开始对 5 到 11 岁儿童接种 Pfizer-BioNTech COVID-19 疫苗。
医学
1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4日 17时37分 星期三
来自临渊而立
IEEE Spectrum 报道了智能人造胰腺的最新进展:这台机器可以感应血糖变化并指挥泵提供更多或更少的胰岛素,类似于 HVAC 系统中的恒温器控制房屋温度的方式。目前所有商业人造胰腺系统都是“混合式的”,这意味着用户需要估计吃下的食物中含有多少碳水化合物,帮助系统控制血糖。尽管如此,它仍然是生物技术的胜利。

这也是希望的胜利。我们仍然清楚地记得 2005 年 12 月下旬的一个早晨,糖尿病技术和生物工程专家聚集在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国立卫生研究院的 Lister Hill 礼堂。那时已有的技术让糖尿病患者能追踪自己的血糖水平,并利用这些读数估计需要的胰岛素量。问题是如何从这个等式中消除人为干预。一位杰出的科学家走上讲台并解释说,生物的葡萄糖调节机制过于复杂,因而无法人工复制。弗吉尼亚大学科学家、UVA 糖尿病技术中心主任、JDRF 人工胰腺项目首席研究员 Boris Kovatchev 及其同事不同意这种说法,经过 14 年的努力,他们能证明这位科学家错了。

这也又一次证明了 Arthur Clarke 的第一定律:“当一位杰出但年长的科学家说某件事是可能的时候,他几乎肯定是对的。而当他说某件事是不可能的时候,他很有可能是错的。”实现更好自动控制的过程是渐进式的;我们预计混合模式将平稳过渡到向不用患者干预的全自动控制。关于速效胰岛素的工作正在进行,现在已经进入临床试验。也许有一天,将人造胰腺植入腹腔是有意义的,胰岛素在那里可以直接进入血液,更快地发挥作用。接下来是什么?好吧,今天还有什么是看起来不可能的呢?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17日 12时34分 星期三
来自阿尔法计划
匿名读者 写道 "药品专利池(Medicines Patent Pool / MPP)宣布与辉瑞达成口服新冠抗病毒候选药物(PF-07321332)的自愿许可协议,中低收入国家由此将可获得这种药物。

辉瑞研发的这种抗病毒候选药物与低剂量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药物利托那韦联合使用。

获得次级许可的全球合格仿制药制造商将能够向 95 个国家提供这种与利托那韦联合使用的新药,这将能够覆盖全球约 53% 的人口。辉瑞将不会对低收入国家的药物销售收取特许权使用费,并且只要新冠疫情仍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就将免除协议涵盖的所有国家药物销售的特许权使用费。 

此举与莫德纳形成鲜明对比。 "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16日 21时59分 星期二
来自终极之门
一名阿根廷女子据信成为有记录以来第二位靠自身免疫系统自愈 HIV 的人相关病例研究报告发表在周一出版的《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期刊上。这位 30 岁的女子是在 2013 年诊断携带 HIV,研究人员根据她生活的阿根廷城镇名字将其命名为 Esperanza 病人,Esperanza 在英语中的意思是希望。因与病毒相关的污名,这位女子没有公开名字。研究人员表示她的自愈故事能为全球 3800 万 HIV 携带者带来希望。波士顿 Ragon 研究的病毒免疫学家 Xu Yu 博士表示这是人类免疫系统的奇迹。知名 HIV 研究员 Steven Deeks 博士称应尽快找出自愈机制,探索是否能在其他人身上重现。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15日 20时33分 星期一
来自雾影4:雾影之心
美国科学家开发出一种新形式药物,可促进脊髓损伤小鼠的细胞再生并逆转瘫痪,使它们在四周内通过治疗再度行走。这项研究上周四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科学家希望最早明年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提出人体试验申请。领导这项研究的西北大学的 Samuel Stupp 及其团队使用纳米纤维模拟“细胞外基质”的结构,细胞外基质是一种天然存在于组织周围的分子网络,负责支持细胞。每根纤维大约是人类头发的万分之一,它们由数十万个被称为肽的生物活性分子组成,这些分子传递信号以促进神经再生。在实验中,小鼠的脊椎被切开,24 小时后,将这种疗法以凝胶的形式注射到小鼠脊髓周围的组织中。

研究人员之所以决定等待一天,是因为因车祸、枪击等而遭受毁灭性脊柱损伤的人也会耽误接受治疗。四个星期后,接受治疗的小鼠几乎恢复了与受伤前一样的行走能力。未经治疗的小鼠则没有恢复。研究团队检查了治疗对小鼠细胞水平的影响,发现脊髓有了显著改善。被称为轴索的神经元突起被切断后再生,可以作为再生物理屏障的疤痕组织显著减少。更重要的是,对于传输电信号很重要的一种叫作髓鞘的绝缘轴突层重新形成了,为受损细胞提供营养的血管已经形成,更多的运动神经元存活下来。

研究团队的一个关键发现是,在分子中造成某种突变会加强它们的集体运动并提高它们的功效。Stupp 解释说,这是因为神经元中的受体自然地不断运动,增加纳米纤维内治疗分子的运动有助于将它们更有效地与移动目标连接起来。研究人员实际上测试了两种版本的治疗——一种有突变,另一种没有——发现接受改良版本的老鼠恢复了更多的功能。Stupp 表示,科学家开发出的凝胶是同类首创,但可能会开创出被称为“超分子药物”的新一代药物,因为这种疗法是许多分子的组装,而不是单个分子。据该团队称,这是安全的,因为这些材料会在几周内生物降解并成为细胞的营养物质。Stupp 表示,他希望接下来能迅速直接开始进行人体研究,而不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动物实验,例如灵长类动物实验。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13日 22时35分 星期六
来自终极之门
以色列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已有 400 多万居民注射了新冠疫苗的第三剂加强针,初步结果显示能有效预防重症。随着 Delta 变种的流行,主要疫苗的有效率都出现了大幅下降。Delta 变种的传染能力是旧毒株的两倍以上,它能释放更多的病毒颗粒提高传播几率。截至本周二,以色列有 4,001,031 人注射了加强针,超过 570 万人接种了两剂。以色列是首个大规模普及加强针的国家,上个月的数据显示加强针预防重症的有效率达到 92%。美国传染病研究院主任 Anthony Fauci 周五表示接种加强针将是对抗疫苗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10日 20时26分 星期三
来自十二魔
根据发表在欧洲心脏病学会《European Heart Journal– Digital Health》期刊上的一项研究,与早睡或晚睡相比,在晚上 10:00 到 11:00 之间睡觉与低心脏病患病风险相关。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研究作者 David Plans 博士表示:“身体有一个 24 小时的内部时钟,被称为昼夜节律,它有助于调节身体和心理功能……虽然我们无法通过研究得出因果关系,但结果表明,早睡或晚睡更有可能扰乱生物钟,对心血管健康产生不利的影响。虽然有很多分析都研究了睡眠持续时间和心血管疾病之间的联系,但入睡时间和心脏病之间的关系尚未得到充分的探索。这项研究调查了大量成人样本,使用客观测量而非自我报告的入睡时间研究了这种联系。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10日 19时58分 星期三
来自伦敦场地
解密电邮揭示婴儿爽身粉制造商强生在一份行业组织提供给美国监管机构的报告中所扮演的角色,当时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决定是否要继续保持对含有滑石粉的产品与癌症相关的警告。这些电邮是在密西西比州针对强生拒绝添加安全警告提起诉讼时披露的,显示强生及其滑石粉供应商选择受雇于其贸易协会(Personal Care Products Council,PCPC)的科学家撰写 2009 年滑石粉健康风险评估报告。电邮还显示研究人员在这些公司的要求下更改了报告的最终版本。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表示,该部门在决定放弃对该产品警告时,部分参考了该报告。

强生和该公司当时的供应商力拓矿业(Rio Tinto Minerals)高管之间的电邮让我们看到这些公司之间及其与所在行业组织的交易,行业组织成功地在将近 40 年的时间里阻挡了滑石粉致癌警告。现在有将近 39,000 名使用者及其家人起诉强生,大多数人声称她们及家人的卵巢癌与石棉有关,2020 年 5 月在美国和加拿大下架的产品中含有这种强致癌物。对行业数据的依赖造成了这种状况,说客们可以向 FD A施加压力。这些披露出来的电邮揭开了这类行动是如何启动,谁为之买单以及谁参与向监管机构提供最终产品的黑幕。

虽然企业在提交给 FDA 的行业组织文件中拥有发言权的做法并不新鲜,也谈不上违法,但电邮揭示出强生是如何介入产品安全性评估报告——乃至选择个别科学家撰写并要求他们写一份摘要。J强生不承认其对 PCPC游说团体发送给 FDA 的报告有“输入”,否认此决定有任何不当行为……FDA 官员承认,他们权衡了PCPC 对公民请愿的回应,请愿要求对含有滑石粉的婴儿爽身粉发出警告,然后发现只有“不确定的证据”表明这种矿物质会导致卵巢癌和其他形式的癌症。发言人 Tara Rabin 表示:“FDA 审查并考虑了在两份请愿书中提交给我们的所有信息,包括针对请愿书的评论以及其他科学信息。”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09日 19时57分 星期二
来自人类之子
一开始没人仔细查观察这种新变种。2021 年 1 月在南非发现的名为 C.1 的新冠病毒谱系看起来与其它变种类似。它传播不多,基因组没什么出人意料的东西。

但是病毒演化得很快。异常快。比地球上任何其他生物都快——新冠病毒也不例外。研究病原体演化的巴斯大学教授 Ed Feil 最近分析了冠状病毒的突变率。Feil 对 The Conversation 解释说:“按照所占基因组大小的比例计算,在大流行期间,新冠病毒经历的突变演化数量大致相当于人类自大约 250 万年前首次在地球上行走以来所经历的变化数量。”

毫不奇怪,仅仅四个月之后,南非遭受了由高传染性的德尔塔变种引起的第三波疫情高峰,一个跟踪该病毒的团队开始检测到新的 C.1 版本,其基因组发生了广泛的变化。他们很快发现,这个被称为 C.1.2 的变种的变异比其他任何一种席卷全球的主要变种都更多。它包含了在阿尔法、贝塔、伽马和德尔塔变种中发现的所有关键变化,以及正在调查的其他一些令人担忧的变化,包括一些与逃避免疫系统的能力相关的变化。

这种病毒在演化过程中是否还会发生其他状况目前仍无定论。它会的。

约翰内斯堡国家传染病研究所的计算生物学家 Cathrine Scheepers 表示:“这个版本的突变多得多。”他是 2021 年 5 月发现 C.1.2 的团队中的一员。幸运的是,Scheepers 表示,和德尔塔相比,这种新的变种目前仍然保持在较低水平,但已在另外 10 个国家/地区检出。Scheepers 补充说:“我们正在监控它。”

SARS-CoV-2 的传染性比阿尔法毒株高出了 40% 到 60%,而阿尔法毒株的传染性比原始毒株高 50%,它变成一些流行病学专家所说的我们此生遇到的最具传染性的疾病。引起麻疹和水痘的病毒比德尔塔更容易传播,但是德尔塔的传播周期更快,它能在四天之内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而其他的病毒至少需要 10 到 14 天的时间。

占据主导地位的德尔塔:在世界绝大多数地方,德尔塔变种导致了大多数的新冠病例,在竞争中超过了其他的变种。这是因为该变种的演化使其能比早期毒株更有效传播。在病毒传播的每个人群中,它都在继续进化,这张地图将继续变化。

只要存在可以感染的易感人群,病毒就会传播、复制和变异,并在传播的过程中演化。自然选择的演化是生物学的法则,就像万有引力是物理学的法则一样;这是一种确切的自然力量。这种病毒的持续传播将导致进一步的变异、新的变种、更多的死亡和持续的大流行。

这并不是说人类没有试图去管理这种病毒的演化。我们有。每天疫苗制造商、研究人员和政府都在跟踪病毒的变化,识别和控制新的变种,并试图减缓传播。我们这个物种开展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疫苗接种行动,在最初爆发两年内,为 39 亿人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

然而我们一直无法控制这种病原体。新冠病毒是自然选择演化的缩影,是一个非凡的对手。正如之前和未来的无数次一样,人类低估了自然的威力,我们处于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