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3M 高管如何说服科学家血液中的 PFAS 化合物是安全的

科学
Wilson (42865)发表于 2024年05月20日 23时55分 星期一

来自女神觉醒
化学家 Kris Hansen 在获得博士学位后到父亲任职过的 3M 公司的实验室工作,上司 Jim Johnson 要求她测试人体血液是否被化学污染。当时是在 1997 年,3M 生产了多款包含氟化物的受欢迎产品,其中一种氟化物 PFOS(全氟辛烷磺酸)经常性的进入到工厂工人体内,但没有出现什么症状。Johnson 聘请了外部实验室测量工人血液内的 PFOS 水平,与非工人血液进行对比。结果吃惊的发现这些未密接 PFOS 的普通人血液也含有这种氟化物。Johnson 怀疑实验室可能出差错了,让 Hansen 检查下血液是否被化学污染。Hansen 的团队确认没有接触 PFOS 的普通人血液含有 PFOS。她报告给了上司。她们检查的每一个血液样本都含有 PFOS,它似乎无处不在。Johnson 没有对此做出回应,反而决定提前退休。Hansen 并不知道,PFOS 看起来无害,但 3M 公司 20 年前的动物实验认为 PFOS 是有毒的,但他们对结果予以保密。研究人员给小鼠喂食 PFOS,发现可能会损害肝脏。高剂量 PFOS 下所有实验鼠都死亡。1979 年公司内部报告称 PFOS 的毒性高于预期。3M 公司咨询的毒理学家 Harold Hodge 当时警告,如果 PFOS 广泛存在且半衰期很长,将会有严重问题。在美国环保署的压力下,3M 公司决定停止生产 PFOS 相关产品,它在 2000 年 5 月披露血液中监测到 PFOS,但否认会有健康问题。当 PFOS 并不会消失,它一直在积累。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PFOS 以及其替代 PFBS 会带来很多问题,如儿童体内 PFOS 水平的上升会影响疫苗的有效性;成年人体内低水平的 PFOS 会干扰激素、生育能力、肝脏和甲状腺功能、胆固醇水平和胎儿发育。Hansen 的前上司 Jim Johnson 其实早在 1970 年代就研究过 PFOS,发现它会与人体蛋白质结合使其在体内不断积累。Hansen 很愤怒,原来上司一直都知道。


https://www.propublica.org/article/3m-forever-chemicals-pfas-pfos-inside-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