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

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GNU
lx1(25847)
发表于2015年11月01日 21时37分 星期日
来自正在向0.10迈进
GNU内核项目GNU Hurd发布了 0.7版。一度停滞的GNU Hurd项目正在加快开发进度,上一个版本GNU Hurd 0.6是在今年4月发布的,而GNU Hurd 0.5是在2013年9月发布的,最新两个版本的间隔只有半年。主要新变化包括:改进ext2fs的缓存节点和原生fakeroot工具,引入新的工具rpcscan,识别和修正了与文件系统转换器和libdiskfs等相关的同步问题,使用新版编译器GCC和GNU C Library更新了代码,等等。
GNU
lx1(25847)
发表于2015年10月14日 18时33分 星期三
来自教主亲自上阵
9月21日,借着Emacs-25特性冻结的机会,主维护者(head maintainer)Stefan Monnier宣布引退。Emacs社区开始寻找新的带头人。Stefan Monnier推荐了另一个主力维护者Chong Yidong,还有资深开发者自我推荐。Emacs作者RMS也借此强调了Emacs替代非自由软件的使命,认为维护者不应该拒绝只能工作在类GNU系统下的特性,不应该要求“必须加入Windows和OSX支持”。RMS说,这是向贡献者施压去使用私有系统,而即使只是建议用户使用私有系统也是不道德的。RMS进一步阐述,Emacs维护者永远也不应该要求贡献者使用MacOSX或iOS之类的私有系统。详细的讨论请浏览Emacs开发者邮件列表
GNU
lx1(25847)
发表于2015年10月11日 16时03分 星期日
来自
linux 写道 "欢迎回到全新的 Six Degrees 专栏。和往常一样,请把你此文的想法发到意见箱,把对将来专栏的建设建议发送到我的收件箱。现在我坦诚的讲,这个专栏的走向和预期有些不同。几周前当我思考要写些什么的时候,我详尽研究了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的30周年庆和它在当今计算机世界的相关影响。为了给这个话题添些料,我想到我应当采访一下 John Sullivan,他是自由软件基金会(FSF)的首席执行官。我的计划和想法很典型,写一些叙述性的事实然后插入采访片段以充实内容。而后,我收到了 John 发给我的一篇极具细节,内容丰富的采访稿,然后我最初的想法被全部抛到九霄云外。我决定把这篇稿子全篇呈现作为主线,再加入一些注释性的评论。所以这篇专栏会看起来很长,但我想它为这本极具观赏里的杂志增添了迷人的色彩。我建议你倒杯茶或者咖啡,然后坐下来细细品味。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9月11日 14时06分 星期五
来自学习如何文明的骂人
自由软件基金会主席RMS接受了/.读者的采访,回答了软件的“货币化”、软件即服务、智能手机、隐私、自由技术的未来,微软开源努力等方面的问题。对于软件的“货币化”,RMS说他必须运用全身心的自控能力才能文明的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货币化”这个词内含的一层意思是要将所有的一切都变钱,于是写程序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转化成钱。他不反对以道德的方式赚钱,自由软件也能以道德的方式筹资,但“货币化”这个词会扭曲你的思想,将你变成一只寄生虫。RMS不喜欢软件即服务这个名字,他更喜欢称之为服务即软件替代,服务能做你电脑上软件能做的工作。他坚持将服务和客户端程序区分开来,实现服务的服务器软件不直接影响服务的使用者,他只希望服务器运行的是自由软件。但Web服务的一大问题是它会以JS脚本的形式向浏览器发送自动运行的代码,这些代码多是私有的,RMS会阻止这些代码执行。对于智能手机,他坚持称它们为跟踪设备,指出手机的一个问题它的无线调制解调器没有自由软件替代,始终运行的是私有软件,它有一个后门,能通过无线电发送命令修改。无线调制解调器能控制手机的主处理器,替代它运行的软件。很不幸的,目前不存在能完整运行自由软件的手机。另一个问题是,手机一直在发送信号,蜂窝网络使用这些信号判断手机的位置,所以每一台手机都是跟踪设备。RMS反对使用开放或开源的名字,因为开放的意思是不充分的,我们需要的是自由。RMS称,过去20年技术被日益用于实现监视,大多数美国公民受到的监视更甚于苏联公民。他认为我们需要重新设计数字系统避免积累过多的用户资料,我们需要热情的称颂Edward Snowden在揭发美国大规模监视活动上的贡献。微软最近开始开源它的软件,但RMS指出微软最重要的软件仍然是私有的,仍然是恶意程序,Windows 10是比Windows 8更糟糕的恶意程序。我们不能仅仅因为微软开发了一些自由软件就原谅它,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9月09日 19时57分 星期三
来自花园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成立于1985年,当时的网络刚刚起步,C++开始成为一个主流语言,FSF的目标用户还主要是计算机黑客,而今天的互联网以及随身携带的计算机设备已经无处不在。FSF执行董事 John Sullivan接受采访时说,当用户可以在笔记本电脑、服务器或台式机上运行完整的自由软件系统,做私有系统能做的任何事情,从这一点上说自由软件运动是成功了。但现在,这个名单上需要再加上手机、平板、眼镜和手表等设备,这些计算机设备大多是基于自由软件,如使用的是Linux内核,但其主要用途是运行用户难以控制的私有软件,整合了私有服务。这些设备已经变成了我们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它们本应该处于用户的掌控之下,但实际上并没有。 Sullivan还谈及了RMS,自由软件基金会的主席和创始人,称他为FSF工作但不拿薪水,他每年从事折磨人的全球巡回演讲,在几十个国家宣传自由软件和计算机用户自由,会见当地政府官员和活动人士,筹集资金和启发更多人成为志愿者。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8月22日 22时29分 星期六
来自Mozilla不考虑
GCC的版本控制系统将以Git为主。Red Hat的Jason Merrill在GCC邮件列表上称,git svn( git svn rebase and git svn dcommit with git push)取代目前的 git-svn工作流,将git镜像作为master库使用只需要重写几个子目录分支,使其能在git中正确展现。他表示用户普遍支持这一改动。Git是目前最受欢迎的分布式版本控制系统,有多个未使用Git作为版本控制的大型开源项目正考虑迁移到Git。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7月27日 17时55分 星期一
来自教主祈福加血1000点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主席Richard Stallman(RMS)很少支持一个产品,现在RMS和FSF正式向一家支持自由软件和开源硬件的众筹平台Crowd Supply送去了祝福。Crowd Supply上最为知名的众筹项目可能是黄欣国和 Sean Cross的开源笔记本项目Novena。该公司由毕业于MTI的Joshua Lifton博士创办,除了作为开放硬件的众筹平台外,它还提供长期的销售和市场推广等服务。Lifton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软件和硬件之间界限日益模糊,它们只有联合起来才有意义。作为两个机构合作的一部分, Crowd Supply修改了网站,以遵循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Javascript Campaign运动之要求。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7月17日 16时25分 星期五
来自版本帝
GNU Compiler Collection(GCC)发布了5.2版,距离上一个稳定版本5.1相隔不到3个月。GCC 5.2不是一个重大更新版本,而主要是修正了大量bug。从5.0开始,GCC开始采用新的发布方式:5.0.0代表活跃开发版本,5.0.1是预发布版,5.1则是5分支的第一个稳定版本,5.2是第二个稳定版本;下一个重大更新稳定版本是GCC 6.1。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7月15日 20时52分 星期三
来自360用户笑而不语
Debian邮件列表正在热烈讨论一个现实问题:自由软件的精神与现实的碰撞。Chromium浏览器前不久被发现会静默下载一个二进制文件(Debian bug编号#786909),Google没有公开这个监听语音命令的文件源代码。这件事其实就是现实的一个反映:普通人不可能像FSF主席RMS那样高严格的捍卫软件自由,他们必须与现实作出一些妥协。在一些人看来,Google的做法是严重侵犯用户隐私,但另一些人眼里与非自由软件的谨慎妥协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使用浏览器浏览网页你根本无法避免被跟踪。有人曾做了个简单的研究:浏览器运行在安全浏览模式下,用 Wireshark抓包观察流量,发现即使不做任何事情浏览器仍然不断的访问一个远程服务器,而这个主机为搜索巨人所有,计算机在根本没有询问用户的情况下就向对热衷收集数据的Google发送了大量信息。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5月26日 16时51分 星期二
来自教主至理名言
自由软件基金会主席RMS(Richard Stallman)在《卫报》的专栏上称,Windows和OS X是恶意程序。当然RMS的恶意程序定义与普通人不相同,它不是指病毒,而是特指设计虐待用户的程序。病毒当然是恶意的,但预装在设备上的软件也可能是恶意的,如果它们不是自由软件的话。RMS称,监视用户,束缚用户,审查用户的软件都是恶意程序。微软的Windows就是这样的恶意程序,苹果的Mac OS和iOS也是,甚至Android的非自由组件也包含有恶意后门。RMS说,亚马逊的Kindle会记录用户的标记,跟踪用户读到了哪一页,束缚读者自由的赠与和分享电子书,它还有奥威尔式的后门去删除电子书。RMS还警告说,任何相信物联网的人都是白痴。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5月26日 15时58分 星期二
来自只要其他人不反对
开源GameCube和Wii模拟器项目Dolphin宣布采用GPLv2+许可证,开发者解释了为什么必须变更许可证,以及变更面临的挑战和困难。Dolphin项目始于2003年,一开始是闭源,2008年起开源,当时采用的许可证是GPLv2。开发者没有意识到许可证会对其未来产生深远影响,直到去年他们开发Android版时才注意到了许可证冲突问题,Android版需要链接Apache 2.0授权的 API,而 Apache 2.0与GPLv2不兼容;另一个更迫切的问题是Qt5的新模块也不兼容于GPLv2,Dolphin项目将无法利用Qt5的新特性如虚拟现实支持。Dolphin团队认识到到他们必须更换许可证到GPLv2+——GPLv2+指的是GPLv2后续许可证,允许用新版本替换旧版本,它包含GPLv3以及未来的GPLv4。变更许可证必须征得所有代码贡献者的一致同意,但要联系每一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幸运的是Dolphin的活跃开发者都同意变更许可证,他们至今已获得了95.05%的贡献者的同意。
Idle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5月11日 17时39分 星期一
来自教主眉开眼笑
在名为2015 Stupid Shit No One Needs & Terrible Ideas Hackathon的黑客马拉松编程活动中,开发者Daniel Roesler创建了一个恶作剧工具GNU Pricing。GNU程序每天被使用了数以十亿次,但GNU程序的知识产权拥有者自由软件基金会(FSF)一分钱也没有赚到,GNU Pricing就是试图改变这一状况,它设计根据用户使用GNU工具的次数付费,每使用一次向FSF捐赠0.01美元。Roesler还建了一个假的网站,编了一个假的新闻稿,宣称知名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向FSF投资1.5亿美元,而这一投资使得FSF的估值达到了520亿美元。新闻稿还引用甲骨文创始人Larry Ellison的话说,这是一个割喉的商业策略。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4月30日 15时30分 星期四
来自再等30年发布1.0版
Debian GNU/Hurd 在邮件列表上宣布发布Debian GNU/Hurd 2015。GNU/Hurd是自由软件基金会基于GNU Mach的自由内核,近三十年来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Debian GNU/Hurd 2015能使用超过80%的Debian i386 架构软件包,核心的GNU Hurd 和GNU Mach包各自升级到0.6和1.5版,改进了稳定性;网络驱动迁移到用户空间,其它的软件更新包括Iceweasel 31 ESR、XFCE4 4.10、X.org 7.7和Emacs 24.4。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4月29日 12时52分 星期三
来自不是版本帝
在2.0版发布14年后,邮件列表管理器 GNU Mailman 3.0正式推出。Mailman 2.0于2000年11月发布,最新稳定版2.1则在2002年12月释出,而3.0的第一个alpha版本还是在2008年发布的。相比Mailman 2.0的单一代码库,3.0由五个关联项目构成,每一个都能独立运行:Mailman core提供了与邮件传输代理交互的后端引擎,REST API的Python绑定mailman.client,基于Django的存档应用HyperKitty,基于Django的邮件列表Web管理应用Postorius,将各个组件结合在一起简化安装的Python脚本bundler。Mailman 3.0现代化了2.0,拥有2.0的全部特性,但部分2.1新特性还没有向后移植到3.0。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4月23日 17时08分 星期四
来自大更新
GNU Compiler Collection(GCC)发布了5.1版。主要特性包括:C++ 前端完整支持 C++14,标准 C++库完整支持C++11,实验性完整支持 C++14,部分OpenACC支持,OpenMP 4.0支持,优化改进包括过程间优化、链接时优化、反馈向优化、寄存器分配,等等。详细变化列表可浏览changelog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4月16日 11时30分 星期四
来自Hurd在努力
Thomas Schwinge宣布发布GNU Hurd 0.6。GNU Hurd基于GNU Mach微内核,设计替代Unix内核,最早的开发始于1986年,一度开发停滞,可能与Linux内核流行有关,最近几年该项目才再次活跃起来。上个版本GNU Hurd 0.4是在2013年9月发布的。GNU Hurd目前只支持32位x86架构, 支持64位x86架构的版本正在开发之中,而其它处理器架构的支持则还处于寻找开发者的阶段。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4月07日 19时59分 星期二
来自面临Clang/LLVM的挑战
GCC 5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发布,它包含了大量新特性。主要包括:C编译器默认使用GNU11 (C11)而不是GNU89(C89) ;libstdc++ 库完整支持 C++11,实验性支持 C++14;完整支持多线程实现OpenMP 4.0;C 和 C++支持英特尔的 Cilk Plus并行编程接口;完整支持 Go 1.4.2;支持ARM Cortex-A72和 Cortex-A17;初步支持 Just-In-Time (JIT)编译;正式支持DragonFlyBSD,此外还有许多编译优化等等。更多可浏览changlist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3月24日 12时04分 星期二
来自国产软件要小心
在MIT Scala 中心举办的自由软件运动30周年活动上,自由软件基金会(FSF)创始人Richard Stallman(RMS)首先警告不要将拍的照片放到Facebook或Instagram上,因为它们都是巨大的监视引擎,你上传照片是帮助监视拍照对象;不要将录音或视频上传到 Youtube,因为它使用Flash。RMS说,自由软件运动30年来,情况有了很大改观,我们有了GNU+Linux,电脑运行的软件能几乎全部是自由软件。然而问题是,绝大多数人都使用私有系统,我们有更多的人需要解放,而苹果公司现在则是自由的强敌,因为它禁止在其设备上安装自由软件。RMS为限制私有代码使用的GPL许可证辩护,认为宽松的许可证虽然会让更多的软件其中包括私有软件去使用自由软件代码,但“如果用户不能获得自由我不想要他们使用我的代码”。RMS说,如果你不生活在中国,你不会在意中国政府是否在电脑中安装了后门,你会更在意美国政府是否安装后门。但如果你是一位中国的自由活动人士,那么情况则反过来了。因为中国政府会设法伤害你而美国政府不会,即使它能够伤害你。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3月19日 13时28分 星期四
来自GNU Terry Pratchett
特里·普拉切特的第33本《碟形世界》小说《Going Postal》讲述了一个邮局和类似互联网的信号塔通讯系统clacks竞争的故事,竞争中当然不缺乏阴谋。clacks的发明人是Robert Dearheart,他在银行家的帮助下商业化clacks,创办了Grand Trunk公司,大获成功,但银行家合谋控制了这家公司,Robert的儿子John Dearheart在试图夺回公司控制权的过程中遭到了谋杀。在John死后,名为GNU John Dearheart的代码在 Overhead of the clacks的线路中继续发送他的名字。G代表信息必须发送,N代表不登录,U表示信息在线路尽头回转发送(显然是开GNU is not Unix的玩笑)。在《碟形世界》中,一个人的名字如果仍然被人提及的话他就没有死亡,死神不能将其收割。对于刚刚去世的特里·普拉切特爵士,《碟形世界》的粉丝发起了GNU Terry Pratchett活动,他们开发代码(如FF扩展)在头文件中显示GNU Terry Pratchett,以表示特里·普拉切特爵士并没有真正死去。
GNU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5年03月18日 16时51分 星期三
来自教主贵在坚持
Unix操作系统由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 & T.)旗下贝尔实验室和多所大学联合开发,根据1956年A.T. & T.为结束反垄断诉讼而与美国司法部达成的协议,研究人员彼此之间可以自由的分享代码。但在1982年,A.T. & T.被分解了,协议也就终止了。A.T. & T.开始闭源Unix代码,从而惹恼了程序员社区,其中一位是MIT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研究员Richard Stallman(RMS)。RMS在1983年发起了GNU项目,试图创建一个Unix替代。在1985年3月一期的《Dr. Dobb’s Journal of Software Tools》杂志上,RMS发表了GNU宣言,阐述了自由软件的要旨,用户是主人不是程序的奴隶。几个月后他创建了自由软件基金会。30年后的今天,我们能目睹无数他发起的自由软件运动带来的直接结果:GNU/Linux操作系统,办公软件LibreOffic、图像编辑软件GIMP、浏览器 IceCat等等。RMS至今没有一部手机,不使用Facebook或Twitter等无数人使用的社交工具。他在邮件中写道,Flash Player跟踪用户,Skype是为NSA监视目的设计。他的每一封邮件都以一个声明开头,呼吁NSA和FBI的特工以Snowden为榜样。今天的RMS仍然在继续传播GNU宣言的信念,他也承认自由软件的梦想还没有真正实现,他说,看到人们愚昧无知令人伤感,但放弃是没有用的,因为放弃只意味着你彻底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