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您进入solidot新版网站,在使用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与很忙的管理员联系。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14日 18时37分 星期一
来自让特朗普有更多点击
《连线》发表了一篇文章评价了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背后的点击经济。特朗普和奥巴马一样利用社交媒体作为他与美国人民之间的直达线;但与奥巴马不同的是,特朗普花了多年时间通过谴责性的言论培育了这个社区。到竞选总统时,他在社交媒体上的拥护者已然十分强大。从夏天开始,特朗普持续支配了Facebook 和Twitter上的对话。他在网上的爆发不仅仅吸引了选民,还吸引了媒体。希拉里克林顿则好像要置身于网络之外,她的数字团队以第三人称指代她,她的社交媒体活动方式不像是真人之间的直接交流。特朗普的网络形象则看起来原始而没有任何的美化。他总是表现出愤怒,克林顿在宣扬乐观,特朗普则在宣扬绝望。愤怒、焦虑和其它高度刺激性的情绪是网络病毒式传播的养分。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11日 10时51分 星期五
来自一个个变身局域网
因违反俄罗斯的数据保存法律,专业社交媒体媒体领英(Linkedin)将在俄罗斯被屏蔽。俄罗斯的个人数据法要求外国和本土公司从2015年9月起将俄罗斯用户的个人数据存放在俄罗斯境内。今年8月初,俄罗斯一家下级法院裁决,领英没有把俄罗斯用户的个人信息存放在俄罗斯境内的服务器上,且该公司处理了未在领英注册也未签署领英用户协议的第三方信息,领英在这两点上没有遵守俄罗斯法律。周四莫斯科市法院维持了这一裁定。领英仍然可以对该裁决提起上诉。中国刚刚通过的《网络安全法》也要求,“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但所谓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并无精确定义,《网络安全法》表示其范围由国务院制定。
USA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03日 19时18分 星期四
来自有人想搞垮互联网
美国的互联网基础设施美国时间昨天早晨再次遭遇了问题,网络访问出现严重拥堵,这一次的问题核心是Tier 1 网络服务提供商Level 3。根据Level 3发言人提供的消息,网络在中午恢复正常,但没有提供任何细节。在这之前,基于物联网设备的DDoS攻击瘫痪了DNS服务商Dyn位于美国东区的设施,导致大量网站的访问出现问题。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1月02日 16时46分 星期三
来自在小屏幕上网
根据互联网监视公司 StatCounter的数据,移动浏览流量首次超过了桌面浏览流量:来自手机和平板设备的流量占到了51.3%,而来自桌面计算机的流量占48.7%。StatCounter CEO Aodhan Cullen相信这一数据对那些将移动优化视为二等公民的专业人士敲响了警钟。他说,移动兼容性正日益变得重要,这不仅是因为移动流量的增长,而且Google的移动搜结果也更偏向对移动友好的网站。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0月30日 23时54分 星期日
来自反建制
美国有200多年的时间让选举程序井然有序,但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民主政体,美国2014年举行的中期选举合格选民的投票率仅仅为36%,为72年以来最差。那么为什么美国选民不能在线投票?毕竟,互联网已经是大众生活的一部分,被用于处理广泛的事务。然而现状是在线选举仍然处于襁褓之中。美国四分之三的投票者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将仍然使用纸质选票,这种方式需要大量人工去进行计票或自动扫描机器去统计结果。最近几年,许多投票站开始采用基于触摸屏的电子投票,但电子投票机被发现存在弱点和安全隐患。允许选民通过智能手机、平板或电脑在线投票有很多好处。首先是它更方便,其次是它将提供一种手段验证每一张选票都是由一名合格选民投注的,最后它将消除传统投票中发生的常见错误,计票结果将更精确和可复验。但网络安全研究人员和计算机科学家认为在线投票尚未到达它的黄金时代。他们认为在线投票系统更容易入侵,更难控制欺骗。但在线投票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不安全,爱沙尼亚超过十年的实验可佐证。爱沙尼亚的经验证明,构建良好的系统为选民带来方便的同时,仍然能维护保密和公平的民主基础原则。
隐私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0月26日 10时58分 星期三
来自向着新中国前进
中国最大的一些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腾讯,京东,58同城、滴滴出行以及百度已同意对政府机构共享数据,这一努力旨在消除对出租车、餐馆等服务的虚假网络评论。中国电子商务中充斥着虚假销售和评论,商家用“刷单炒信”的方式获取更靠前的排位和更多销量。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表示,打击“炒信”协议是全国“社会信用体系”大型项目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该项目于去年宣布,旨在提高网络上的可信度。这一说法虽然听起来有利于消费者,但也有人担心,收紧关于网络评论和交易的规定将帮助政府创建更准确的中国公民资料。一位官员承认,发改委将编制“炒信黑名单”,作为一项“联合惩戒制度”的一部分。去年发布的“社会信用”计划已然确立了这样的目标:不仅要用算法和大数据对公民信用评分,还要对他们的整体“诚实度”和“可信度”评分。主张保护隐私的人们担心该体系实际上是为大规模监视而设计的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0月25日 17时23分 星期二
来自中国还很旺
今天的网民沉浸在社交媒体的世界中,但很少有人知道互联网是如何社交化的。人们熟知的互联网历史可能主要集中在技术创新方面:比如封包交换、动态路由、寻址和超文本。但网络工程师之外的人谈论互联网是不会讨论这些技术的,互联网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种媒介,与朋友聊天、分享照片、阅读新闻和购物的媒介。要理解互联网如何变成社交生活的媒介,你需要放眼网络技术之外,进入到1970年代和1980年代那些临时凑在一起的业余爱好者的计算机俱乐部。社交媒体的技术结构和文化实践最早就是这些业余爱好者在空闲时间开发的。 IEEE Spectrum发表了一篇历史文章回顾了公告板系统BBS的诞生过程:1978年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Chicago Area Computer Hobbyist’s Exchange的两名成员 Ward Christensen 和 Randy Suess组装出第一个小型BBS系统,用于在成员之间分享包含重要信息的新闻简报。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0月21日 15时48分 星期五
来自不支持中文
Web已成为人类的关键性资源,而搜索引擎则是Web的仲裁者,决定了用户检索到的信息。而现有的搜索引擎都是营利性实体,在定制结果的名义下用户的搜索很容易遭到操控。因此由Sylvain Zimmer发起的Common Search项目试图提供一个开放、透明和独立的非营利搜索引擎。他在接受Linux基金会的采访时解释说,透明意味着你能真正理解为什么一个结果排在首位,另一个排在第二位。他们不操纵结果,用户才能信任他们。而非营利的身份则排除了隐蔽的私心。网页的排名算法是公开的、代码是开源的、数据是公开获取的。如Eric S. Raymond所言“有足够的眼睛,任何bug都能被发现”,他相信这也适用于搜索引擎结果。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0月18日 20时22分 星期二
来自历史和计算机
1970年10月1日早晨,计算机科学家 Viktor Glushkov 走进克里姆林宫拜见政治局。苏联正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一年前,美国发布了阿帕网——世界第一个封包交换分布式计算机网络。阿帕网设计让美国科学家和领导人能在遭受核攻击的情况下继续通信。苏联必须对此做出回应。Glushkov的创意将开启一个电子化社会主义的新时代。他雄心勃勃的All-State Automated System(OGAS)项目寻求对整个计划经济进行技术升级,试图成为一个实时的远程访问的国家计算机网络。他所需要的是得到政治局的拨款。有一个人挡住了Glushkov 的路:财政部长 Vasily Garbuzov。他不想要任何实时的计算机网络管理或传递国家经济的信息。Garbuzov说服了政治局OGAS项目盲目而匆忙。得不到国家资助之后,OGAS项目变成了数以百计的孤立的非交互区域化控制系统。苏联互联网的命运让我们能一窥全球互联网的可怕未来:今天的互联网正走向一个个孤岛,有无数的围墙花园,也有类似防火长城的内向性网络。未来与过去无比相像。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0月14日 18时46分 星期五
来自4chan要倒闭了
互联网有很多黑暗的角落,匿名图像讨论版4chan.org自2003年起就被视为是其中最黑暗的地方。它有一个讨论版叫/pol/——即政治不正确,在最近的美国总统大选中/pol/走到了聚光灯下,甚至引起了英国学者和意大利学者的关注。他们分析了/pol/上的数百万帖子,观察了它对互联网的影响。研究报告(PDF)发表在预印本网站上。研究人员发现,美国用户支配了论坛,大部分帖子链接指向的是YouTube,还有部分来自小报或可疑新闻网站,很少有来自主流新闻网站的链接。用户贴出的七成图像都是独一无二的,/pol/生产原创内容的能力是它成为互联网仇恨中心的原因之一。 /pol/ 对YouTube有很大的影响,YouTube留言的峰值与帖子在/pol/上的生命周期一致。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0月10日 16时36分 星期一
来自网民不姓赵
今天的互联网围墙高耸,每一个巨头都围绕它自己构建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以视频呼叫类应用为例:微软有 Skype ,苹果有 Facetime,Google 有 Duo,这些应用都受限于各自的围墙。这种互联网服务日益中心化的趋势不是我们曾经设想过的互联网。我们曾经设想过的互联网是人人平等的去中心化系统,不依赖于单一的中心化机构。然而Web的演化却是走向中心化,搜索引擎Google独大,社交网络Facebook独大,聊天类应用也日益集中到少数服务如WhatsApp。今天,一场去中心化运动正在兴起,它试图将互联网的力量归还给普通的网民,这场运动的关键是隐私、数据的可控和安全,它可以称之为去中心化Web或Web 3.0。Github是基于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版本控制系统Git,而区块链技术从数字加密货币推广到了更多领域。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10月02日 10时16分 星期日
来自挥了下锤子
反竹川 写道 "以将 t.tt 域名高价卖给锤子科技而成名的域名贩子郭秀峰(aka Showfom)9月24日在 Mozilla 安全政策邮件组发文称他通过向 Comodo 申请 “www.sb” 域名的 Positive SSL 证书拿到了以 “sb” 顶级域名作为 dNSName 的证书。根据9月26日 Comodo 发布的报告,这是由于其系统在验证了 WWW 子域名(例如 “www.example.com”)所有权后会判断 “example.com” 同样为申请人所有。Comodo 称仅 WWW 子域名受到这一待遇,且根据 CA/B 论坛的规章(Baseline Requirements, BRs)第3.2.2.4 节第 7 条这一判断方式是合规的。然而在几周前 Comodo 在巡查中发现另一张签发给 “www.tc” 的域名证书的 dNSName 同样包含 “tc”(“www.tc” 二级域名与 “tc” 顶级域名属于同一实体),鉴于该实现的特殊性,Comodo 判断此漏洞“非紧急”,并准备于下一次定期维护中修复,而郭秀峰正是利用这一时间差成功诱使 Comodo 签发顶级域名证书的。9月24日当天 Comodo 已紧急部署补丁修复了该问题。 涉事证书并非 “*.sb” 泛域名证书,仅可用于 “sb” 本身,根据域名规则事实上无法使用。 "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30日 23时38分 星期五
来自等着被控制
美国定于10月1日也就是明天将域名控制权转交给非营利组织ICANN,对于总统奥巴马的这一做法,共和党人公开表示反对,其中包括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Donald Trump,他们认为美国的控制确保了全球不受政府审查,交出控制权可能会导致互联网丧失自由。但现实情况是,即使DNS控制在美国手中,各个国家仍然能自由的审查互联网。美国对域名控制的影响力微乎其微。ICANN在一份声明中称,政府的角色在其政策制定上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美国政府的退出不可能导致互联网的末日,但美国政府仍然有权命令扣押域名,因为管理顶级域名服务器的主要企业都设在美国,它们需要遵守美国的法律,其它国家的政府也拥有类似的域名扣押权力。美国交出域名控制权唯一的变化是域名 root zone 变更不再需要美国商务部的国家电信和信息管理局批准了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24日 21时55分 星期六
来自希拉里在社交宣传上太失败
2016年美国大选的两位总统候选人都是争议性人物,在社交媒体上支持者也分成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一方对另一方的候选人大加嘲讽,互相传播煽动性和讽刺性的meme。在这其中有一群人会利用各种手段故意散播敌对方的误导性的和虚假的消息,这群人被称为“shitposters”。虚拟现实显示器开发商Oculus的创始人Palmer Luckey 被发现资助了一个亲Trump政治组织Nimble America,专门shitposting希拉里克林顿。 在这一消息曝光之后,多家虚拟现实游戏开发商宣布停止支持Oculus,要求Palmer Luckey辞职。开发Ratchet & Clank等游戏的Insomniac Games发表声明谴责任何形式的仇恨言论; Fez 和 Superhypercube 的开发商Polytron宣布不为Luckey的行动背书,它的游戏Superhypercube不再支持Oculus;还有游戏开发者建议为希拉里的竞选筹集资金以反击Luckey对Trump的资助。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22日 13时34分 星期四
来自感情色情浓厚
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Donald Trump 的竞选团队发表一份声明,反对移交互联网域名管理权,呼吁国会采取行动阻止移交。美国政府原计划于10月1日将DNS管理权移交给非营利组织ICANN,ICANN由全球互联网行业的利益相关者构成。Trump 的国家政策总监Stephen Miller在声明中称,“美国创建、开发,并将互联网扩大到全球。美国的监管保证了互联网的自由和开放,不受到政府的审查——这是一项源于宪法言论自由条款的基本美国价值观。当总统意图将控制让与给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国际利益相关方,互联网的自由正面临风险,这些国家有着企图加强网络审查的长期记录。国会需要采取行动,否则互联网自由将永久失去,而一旦失去了就没有办法让它再次走向伟大。”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21日 18时37分 星期三
来自校长笔耕不辍
《电子与信息学报》2016年第九期发表了“在线社交网络的挖掘与分析”专题论文 ,由前北邮校长方滨兴作序。方滨兴曾参与《在线社交网络分析关键技术及系统》课题的研究,并因此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官方资助研究社交网络的一个目的是快速发现突发情况和对舆情进行管理,用方滨兴的话说,“社交网络的本质在于借助社交网络能够迅速形成社会舆论,进而能够影响人们的思想,影响人们的世界观、认识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在本期的专题论文中,北邮的两位研究人员给新浪微博和百度贴吧的在线群体进行了分类。研究人员称,新浪微博平台中外源性话题较多,而百度贴吧中内源性话题较多,符合两个平台不同的定位:新浪微博旨在快速地分享“即时”信息,在此兴起的话题大多借助了外源推动力,因此外源性话题较 多;而百度贴吧是“以兴趣主题聚合志同道合者的互动平台”,具备网络趣缘群体的基本特征。对于研究的目的,研究人员称,“在线社交网络为舆论自由化提供了开放环境的同时,也带来了网络谣言、暴力的隐患,甚至部分舆论给国家稳定和社会安全带来严重的危害。因此,快速地判断社会系统响应趋势、及时地监控话题走向,有利于有效引导在线群体和积极解决潜在舆情危机,对维护社会稳定和促进国家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20日 19时47分 星期二
来自吃很重要
9月20日上午10点左右,朝鲜的一台顶级域名服务器ns2.kptc.kp不小心配置允许全球DNS区域转移,任何人都可以向这台域名服务器发出区域转移请求,获取到一份朝鲜的顶级DNS数据拷贝。朝鲜泄漏的DNS数据显示,它的互联网/局域网规模确实非常小,域名寥寥无几。DNS数据披露了数十个可访问的.KP域名: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19日 20时19分 星期一
来自发现GFW
在复杂的网络世界,问题发生了。但判断问题的确切原因并不容易,即使是有能力的工程师也可能需要依赖于试错。协议分析器可以帮助你完成这个任务。协议分析器或者叫包嗅探器可以帮你明确判断几乎任何错误的根源。Brian Hill 在Ars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介绍了如何利用协议分析器如Wireshark去拦截流量,判断网络故障,以及如何阅读捕捉的数据。比如一个网站无法访问,你可以通过流量捕捉发现究竟是本地网络的问题、还是服务器端的问题,或者是DNS或者是某个中间人。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18日 19时35分 星期日
来自深度记忆
一位意大利女子的自杀点燃了在线遗忘权的争论。这位叫Tiziana的31岁女子一年前将她的性爱录像发送给几位朋友,其中包括前男友——此举旨在让他嫉妒。结果性爱录像流传到了网上病毒式传播开来,被大约1百万人观看过。她在录像中对情人说的话“You're filming? Bravo”成为网络上流行的玩笑话,并被印在T恤、手机壳等物品上。Tiziana为了躲避这种羞辱而辞掉了工作,移居到其它地区,试图改变名字,但噩梦并没有离开她。她赢得了遗忘权诉讼,法庭命令多个网站删除视频,要求Google删除搜索结果,但要求她支付2万欧元的诉讼费。
互联网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6年09月13日 20时34分 星期二
来自这几个族有点偏
发表在上周《科学》期刊上的一项研究称,与有权势的群体相比,政治上被排挤的群体上网的机会较小。如图所示,中国的彝族、布依族和壮族的互联网接入较低。有人将互联网称为一种“获得解放的技术”,但研究人员不清楚扩大互联网的覆盖会怎样改变整个社会中的各个群体,尤其是在那些政府是唯一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国家,或是那些根据族裔划分搞政治的地方。研究人员应用“民族权力关系”数据库将关注点聚焦于权力鲜少或没有权力的人群;该数据库会找出政治相关族群以及其获取国家权力情况,时间跨度为1946年至2005年。他们发现,在同一国家中的个人如果属于政治上受排斥的群体,那么其上网机会比非排挤群体少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