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评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9月10日 00时17分 星期六
来自发条人偶
五次赢得国际象棋世界冠军赛的挪威国际象棋特级大师 Magnus Carlsen 最近被一位年仅 19 岁的新人 Hans Moke Niemann 击败,结束了 53 场不败连胜的记录。这位卫冕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在失利之后退出了比赛,引发了争论。他的对手 Niemann 被怀疑作弊,但 Niemann 本人坚决否认,虽然他承认曾在网上进行的比赛中作弊过。作弊指控缺乏可靠的证据。曾培训过 Niemann 的知名教练 Jacob Aagaard 站在了 Niemann 这一边,认为 Carlsen 过去输掉比赛之后的表现也很糟糕,他就像一个不习惯输了的顽童。
隐私
1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8月22日 11时42分 星期一
来自棕榈上的霜
我们认为这些是理所当然的:自来水、电、洗衣机和手机等。在自由开放社会里,我们认为这些无形的东西也是理所当然的:言论自由、财产权、隐私,等等。有形和无形的发明都会产生社会影响。以互联网为例,类似公路、自来水和电力,它改变了我们所知的世界。但互联网还没有完全成型,还在演变中,我们对它的理解也在不断变化。在互联网诞生之初,公众对于未加密通信的社会影响所知不多。Eric Hughes 在 1993 年指出,隐私对于开放社会的数字时代是必不可少的,隐私不是秘密,隐私是不想让全世界知道的事情,而秘密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事情。隐私是一种向世界可选择展示自己的权力。30 年后,人们现在认识到隐私是数字时代的必需品。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奥威尔式世界中的原因之一是互联网一开始没有默认加密。隐私不是要隐藏什么,它是一种可选择展示自己、展示自己的想法和喜好的自由,它事关自由,是自由的保障。我们造墙、窗、窗帘、遮阳板和有色窗户,是为了在物理世界提供部分的隐私保障。我们创造数字加密和签名方案,也是为了确保数字世界的隐私和真实。隐私不是一种选择,它和自由是一体两面。
评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8月12日 19时51分 星期五
来自动物庄园的秘密
流行社交媒体过去几年的演变事实上是去社交化/朋友化:最早的社交媒体是博客平台,彼此的关联性不高;然后 Facebook 诞生了,它突出了朋友社交联系,然而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中它逐渐演变成了广告机器——每位北美用户每季度能为社交巨人带来逾 50 美元的收入。但这个广告机器最近被 TikTok 打败了,TikTok 是基于成瘾算法的推荐,而不是朋友关系,它的广告机器更强大。Facebook 正在向 TikTok 学习,这意味着我们所熟知的社交网络的终结。新的社交网络正在前方
评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7月22日 12时58分 星期五
来自王牌飞行员
过去五十年,自由开源软件从鲜为人知逐渐成为今天基础设施的关键组成部分。自由软件通常由自愿的维护者维护,但当它们成为关键基础设施之后,维护者的角色也发生了 变化。过去他们只是出于自己的兴趣发布代码,不是为了满足大型企业和机构的需要,但突然之间他们肩膀上的责任变大了。许多人可能不知道某个自由开源项目对他们非常关键,通过错综复杂的依赖关系,你正在使用的软件依赖于某个开源组件,而它的安全问题也会影响到你的软件。最近发生的 Log4j 事件是供应链安全问题一个典型例子。社区最近开始加强对安全问题的关注,如 PyPI 根据过去半年的下载量筛选出大约 3500 个被归类为关键的项目,要求其维护者的账号必须启用 2FA,它向这些维护者免费提供了启用 2FA 的安全密钥。一部分人认为此举给维护者施加了不合理的负担。维护者们被要求做愈来愈多的事情,而且往往没有任何补偿。如果维护者不想这么做又怎么办呢?今天的世界和自由开源软件成长的世界已经截然不同。
评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7月01日 23时19分 星期五
来自梦书迷宫
GitHub 刚刚宣布商业化其 AI 编程助手 Copilot。Copilot 是用开源自由软件代码库训练的,在开发者写代码时根据函数名等上下文自动补充完后续代码,很多时候 Copilot 补充的是开源代码库中的代码拷贝。这就引起了许可证方面的问题。致力于推广和捍卫开源自由软件的非盈利组织 Software Freedom Conservancy(SFC) 尝试与微软/GitHub 讨论解决这个问题,但一再遭到漠视甚至无视。它正式发表声明,宣布将致力于帮助开源自由软件项目迁移出 GitHub,对现有成员项目不强制,但不再接受没有从 GitHub 迁移出去的长期计划的新成员。SFC 称它曾询问微软/GitHub 为什么只用开源自由软件训练 Copilot,而不将私有的 Microsoft Windows 和 Office 代码库作为训练集的一部分?微软拒绝回答,这暗示了它更注重自己的“知识产权”,乐于忽视和侵蚀开源自由软件用户的权利。
科技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6月29日 16时23分 星期三
来自神秘博士:闪光的人
“智慧城市”这一说法源自于大型 IT 供应商的营销策略。它成为了城市运用技术——特别是先进、新兴技术的代名词。但是城市不仅仅是 5G、大数据、无人驾驶汽车和人工智能。它们是机遇、繁荣和进步的关键驱动力。专注于建设“智慧城市”可能会将城市变成技术项目。我们谈论的是“用户”而不是人;是每月、每日的活跃用户数量,而不是居民;是利益相关方和订阅用户,而不是公民。这也可能会限制改善城市的方法或者将其变成事务性工作,专注于即时投资回报或者可以提炼成KPI的成就。真正智慧的城市能够理解生活和生计的模糊性,它们受到“解决方案”实施之外的结果的驱动。它们是由居民的才能、关系和主人翁意识来定义的,而不是由部署在那里的技术定义。

在技术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对技术的应用也必须经过全面的深思熟虑,要考虑到城市居民的需求、现实和愿望。危地马拉城与我们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国家办事处团队合作,正在使用这种方法来改善城市基础设施(包括公园和照明)的管理方式。该市正在标准化材料和设计以降低成本、节省劳动力,并简化审批和分配流程以提高维修和维护工作的速度和质量。一切都是由公民的需求驱动的。在拉丁美洲的其他地方,各大城市都在量化变量之外,考虑了福祉和其他细微的结果。协调和实施实现这些目标所需的复杂工作远比部署最新应用程序或安装另一件智能街道设施困难得多。但我们必须超越推销,探索如何让我们的城市成为真正的平台——而不仅仅是技术平台——以实现包容性和可持续发展。在这个世界上以城市为家的数十亿人的福祉有赖于此。
评论
2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6月27日 14时37分 星期一
来自艾米七号
过去因为 CPU 和内存有限程序需要精打细磨,体积通常很小,占用的 CPU 和内存资源也很少。但今天的 CPU 足够强内存足够多,没多少程序员再优化程序了,结果就是程序日益臃肿。比如一个上传工具客户端 230MB 有 2700 个文件。Windows 的后台进程有上百个,即使没有运行游戏也有多个显卡进程在运行,即使不使用 Microsoft Edge 也有十几个相关进程在运行。这是为什么我们可能需要每年更换手机的原因,不是手机 CPU 速度慢而是企业开发的软件极端的缺乏效率,简洁优雅的软件早已是明日黄花。
评论
1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6月21日 13时46分 星期二
来自总门谷
小孩子可能会以为成年人都知道要干什么,但在成年之后才知道这个世界其实是草台班子,绝大多数人对正在做的事情没有任何头绪的。经营企业同样如此,人们一直在为做决策而苦恼。在一个行业干了足够长时间之后,你可能对业务有了深入了解。然而事情是在不断变化的,很多决策你仍然会缺乏明确的方向,仍然需要依赖于猜测和直觉。人们所总结的成功企业经营之道都是后见之明,成功企业其实并不清楚在每个阶段需要干什么,在一个不断变化的环境中,企业需要做出很多不确定的决策。如果你想创业,不要为不知道要干什么而放弃。因为没有人真正知道
评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6月08日 15时45分 星期三
来自神童的陷阱
高能理论领域在 20 世纪取得重大突破,物理天才们赢得了对粒子对撞机连续七十年的支持和资助,推动了这一领域的成功。对撞机将物质撞在一起,从爆炸中发现了一个又一个粒子。天才们建立了标准模型解释这些粒子。位于瑞士的大强子对撞机(LHC)是那个时代的巅峰,它找到了完成模型所需的最后一个粒子——希格斯玻色子。今天那些天才几乎都离开了,继任者陷入了各种形式的数学超对称:弦理论、M-理论、D-膜等等。但问题是它什么都解释不了。高能理论变得高度学术化和数学化。爱因斯坦假设了四维时空,因为他需要四个维度来理解我们看到的世界。弦理论需要 11 个维度——或者可能是 10、12 或 26个维度。有些维度也许是卷曲的。为什么?显然是因为抽象数学中发生了巧妙的事情。

超对称不是一种严密而有效的理论,它被融合在一起以解释观察结果。这是一些复杂难懂的数学模型,也许可以解释一切,也许什么也解释不了。曾经在该领域工作的理论物理学家 Sabine Hossenfelder 精辟地总结了对这种情况。她一点也不拐弯抹角。一个巨型粒子对撞机不能真正地测试超对称理论,它已演化到几乎可以适用于一切。这让我们想到 LHC 及其假想的接班人(LHC++)。LHC 发现了希格斯粒子。然而它对超对称或者弦理论完全无用。Sabine 指出,任何大型强子对撞机的结果都无法排除超对称理论。更糟糕的是,LHC++ 也无法排除它。唯一的希望是巨大的新对撞机碰巧发现新的、意想不到的粒子。

在真空中,这算不上是一个可怕的想法。科学会在科学家偶然发现出乎意料的新现象时取得进展。出于这个原因,Ethan Siegel 提议建造LHC++。他认为反对这个建议的论点毫无诚意,或者是出于恶意。然而在这一点上他错了。经济和科学理智都主张采用另一种方法。更强大的LHC++将耗资数百亿美元。造价完全有可能飙升至 1000 亿美元。花那么多钱让一台机器上在黑暗中发射粒子是一个错误。如果你没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而且资源又有限时,最好针对已知存在的问题。这些东西会引领去发现新的东西。20 世纪物理学革命性的成功就是这样拉开序幕的。
人工智能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6月01日 16时36分 星期三
来自破译滑铁卢
技术充满了各种叙事,但是最大声也是最持久的一个是人工智能和所谓的“数据”。我们被告知,AI是未来,一切都与数据有关——所以数据就是未来,我们应该拥有它,也许还会为此付出代价。各国也需要数据战略和数据主权。数据是新的石油。这多半是胡说八道。没有所谓的“数据”,它一文不值,它无论如何也不会属于你。更明显的是,数据不是一个东西,而是无数不同信息的集合,每一种信息都专属于特定的应用,不能用于别的事情。例如西门子有风力涡轮机遥测数据,伦敦交通局有刷票的数据,这是不可互换的。你无法用涡轮机的遥测数据规划新公交线路,如果你把这两套数据都交给 Google 或者腾讯,也不能帮他们建立更好的图像识别系统。

这种直截了当的说法似乎不值一提,但是它指出“中国有更多数据”之类常见的论调是无用的——更多的什么数据?美团每天要交付 5000 万份餐厅订单,这让它可以构建更高效的路由算法,但是不能将其用于导弹制导系统。你甚至不能用它在伦敦建立餐厅外卖业务。“数据”是不存在的——只有许多的数据集。当人们谈论数据时,他们主要指的是“你的”数据——你的信息以及你在互联网上所做的事情,其中一些被科技公司筛选、汇总并获取。我们想要更多的隐私控制,我们也认为应该拥有这些数据,无论它们在哪里。麻烦在于,“你的”数据中的大部分意义并不在于你,而是在于所有你与其他人的互动。你在 Instagram 上发布的内容意义不大:重要的是谁喜欢你的内容,他们还喜欢什么,你喜欢什么,还有谁喜欢它,谁关注了你,他们还关注了谁,以及谁关注了他们等等,在数以百万计的人的互动网络中向外延伸。
评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9月22日 17时55分 星期三
来自流星追逐记
几天前,Eurogamer 关闭了论坛,结束了运营 20 多年的讨论社区。网站给出的解释和其它网站相似,称论坛用户数量非常少,关闭能节省运营开销。不过讨论平台仍然有必要存在,所以他们敦促读者转向该网站的 Discord。但这种行为、或者说强迫性的转移令用户相当反感,即使是论坛维护成本较高、受众群体越来越少,也不能改变这种行为的强迫性事实。从某种程度上说,去论坛化趋势可能给整个互联网造成长期损害。论坛与 Discord 就像是苹果和橘子,用户的转移并非发生在两个同类事物之间,而是走向了完全不同的讨论平台。Discord 更适合即时对话,论坛则完全不一样。论坛上发布的内容经过更精心的考量,虽然远非完美但却更加持久。论坛创造的其实是一种记录,一套我们可以随时搜索的档案。这样无论何时当我们希望重新审视问题、寻求帮助或者是查看特定时段内发生过什么,都能快速找到对应的记录。这是一笔重要的财富,也是现代互联网得以蓬勃发展的根基。
评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9月10日 18时15分 星期五
来自侦图机
元宇宙成了这个秋天最热门的Tag。《连线》杂志的一篇报道 (中文版),对于“元宇宙”的价值观提出了担忧。担忧从作者本人设想的一个故事开始:“2030年一个凉爽的夏夜,我和16岁的女儿走在街上,透过AR头显,观看天空中的星星。我们头顶的星空依旧透彻清晰,上面叠加展示着遥远恒星的信息。我给女儿指出了飞马座(Pegasus),透过它的神话传说向后代传授生命的意义。这是个美好的时刻,美好得毫无瑕疵。我和女儿继续前行,经过一排木栅栏,上面涂着一连串的脏话和虎狼之词。我已经成年,所以戴着的头显能看到真实的涂鸦内容;但作者的女儿看不到,因为她的头显被设置为过滤掉不适当的内容。所以,她不明白为什么附近那些人一脸愤懑。”
这个元宇宙的设定看起来很合理。但是,如果在小女孩的世界里,如果所有的不美好的东西都被过滤掉了,甚至包括无家可归等重要的社会问题,那她要怎么理解并同情身处这类困境的人们?如果其他人也在自己的AR头显中把“美化”滤镜开到最强,那这个世界还有人能体会贫困社群的苦楚吗?再进一步,如果大部分人都对身边的苦难视若无睹,我们该如何拨乱反正、就这个问题展开有意义的讨论?
事实上,我们与这些道德问题的距离,远比很多人想象中更近。Facebook公司正计划推进扎克伯格本人提出的愿景,即由一家“社交平台”转型为一家“元宇宙公司”。相信有些朋友已经体会过Horizon Workrooms带来的出色临场感,媒体的碎片化与信息茧房也当着我们的面将真实世界、真实问题撕了个粉碎。如果任其发展,元宇宙的普及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不久之后,我们每个人也许都将生活在一个只符合自己个性、兴趣与品味的世界当中,这可能会不断侵蚀我们的共同经历,让人和人之间更难进行有意义的联系。
评论
wenfeixiang(25847)
发表于2019年08月06日 21时02分 星期二
来自动物庄园
根据 Google 的描述,reCAPTCHA 是一项保护网站免于垃圾信息围攻的免费安全服务。但随着 reCAPTCHA 对人类而言越来越恼人越来越感到痛苦,你可能会问:难道没有更好的方法遏制垃圾信息?阴谋论者可能会认为,有更好的方法,但 GreCAPTCHA 就是为了折磨人类,强迫人类免费训练 Google 的 AI,他们甚至断言“没有比 reCAPTCHA 更邪恶的东西了”。有研究称,在 2017 年到 2018 年,大部分人解决一道 reCAPTCHA 所谓区分人类和机器人的难题平均需要花 8 秒钟,而今天需要花 30 秒钟。Google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们?它其实就是让用户训练 AI。
评论
1
wenfeixiang(25847)
发表于2019年08月01日 15时32分 星期四
来自开普罗纳的魔法师
癌症是一类有着共同特征的疾病:癌细胞抛弃了正常的合作角色,开始失控复制,它参与的复杂行为不仅仅是为了避免被免疫细胞杀死,还会说服生物体让它能访问越来越多的资源。广告有着类似的特征。它源自于一种观点的恶性变异,这种观点认为一个有效的市场需要方法将产品和服务与需要购买这些东西的个人连接起来。广告可以在促进贸易方面扮演重要角色。但它已经超出了这个角色。真实世界的广告不是传递信息,而是为了说服,随着时间它变得越来越趋向于操纵和撒谎。它也变得更有效率了。在此过程中,它消费了企业越来越多的资源。它感染了每一种通信媒介,无论是数字还是模拟。它塑造了你接触到的每一种产品和服务,影响了你与其他人的互动。它有效的摧毁了信任,腐化了市场交易的决策过程。它成为了一种合法的工业规模的精神虐待,你没有办法抵抗它的影响。
评论
wenfeixiang(25847)
发表于2019年07月15日 18时06分 星期一
来自炼金术战争:解放
自 IQ 测试发明一百多年来,人类的平均分数在稳定上升。以 IQ 得分来看,今天的普通人在一百年前就被认为是天才了。然而分数上涨的趋势在放缓,甚至可能逆转,这意味着我们可能已经跨过了人类智力潜能的巅峰。人类是否真的抵达了智力的巅峰?虽然 IQ 测试广受批评,但大量研究显示它的分数确实能作为你在许多任务中的表现的指示器,能预测你的学术成就,你在新工作中掌握新技能的速度。它当然并不完美。根据 James Flynn 等人的研究,IQ 平均得分在某些国家每十年增加了三点。除了 IQ 得分外,我们的身高在一百年里也增加了 11 厘米,这主要归功于整体健康的改善。无论是什么导致了 Flynn 效应,但智力的黄金时代可能已经过去了,在一些国家,IQ 得分一年下降了 0.2 点。此外,我们并没有因为更“聪明”而变得更理性。大量研究显示,我们仍然更容易受到认知偏见的影响,比如确认偏差(confirmation bias)——倾向于只考虑支持我们已有观点的信息忽视与已有观点矛盾的事实;沉没成本偏见——向失败的项目投入更多资源;此外还有更一般的批判性思维技能。
评论
wenfeixiang(25847)
发表于2019年06月24日 20时15分 星期一
来自我的世界:海岛
工程师想要改变世界,但他们如何确信自己没有把世界改变得更糟?工程师创造了互联网、手机、GPS、激光、电脑等等,它们已构成了现代生活的一部分。与此同时,问题也紧跟着而来。我们失去了隐私,手机上瘾变得一大问题,阴谋论假新闻无处不在,垄断者比以前更强大,AI 正在替代人类。问题是如此之多,以至于许多人呼吁对技术的演化进行更多的控制。试图对工程技术进行道德约束意味着技术所做的事情可能是不道德的,或者可能变得不道德。没有人会去争辩他们支持不道德的工程,但问题是谁又能去决定什么是道德,以及如何决定去控制技术的演化。
评论
2
wenfeixiang(25847)
发表于2019年06月23日 22时31分 星期日
来自神童的陷阱
特朗普的 13873 号行政命令初看似乎只对美国公司有限制,但它的影响范围很快波及了全世界,英国公司 ARM 因为该命令而宣布暂停与华为之间的合作,接着更多非美国公司都遵守了该命令。著名开源硬件开发者黄欣国认为该命令让整个行业身处贸易战之中。华为不是一家小型公司,它是一个巨无霸,营收比英特尔更高,与乌克兰的国家 GDP 相当,这相对于对一个国家按下核按钮。不仅外国公司受到影响,美国本土公司也受到冲击。黄欣国称他听闻有美国公司从准备上市改为准备破产和解雇雇员。随着贸易战的深入,类似的故事可能会越来越多。美国对华为对供应链发动的攻击,首批受害者是它的本土公司。黄欣国还认为,开源可能成为贸易战的附带受害者。华为是 Linux 基金会的白金赞助商,贡献了 1.5% 内核代码,对内核的影响力高于 Facebook、德州仪器和博通。特朗普的行政命令覆盖了广泛的信息技术,包括软件和硬件,开源并没有得到豁免。根据行政命令,开放(open)必须平衡保护国家安全的需求。虽然 open 并不特指开源,但它显然很容易扩大到开源。这不能阻止华为的开发者访问 Github 上的源代码,但华为的开发者如果递交了代码合并请求,那么如果美国开发者接受了请求,这就有帮助敌人的潜在风险,可能面临 25 万美元到最高 100 万美元和 10 年刑期的惩罚。
评论
2
wenfeixiang(25847)
发表于2019年05月27日 15时53分 星期一
来自流星追逐记
地下交通更适合列车还是汽车?亿万富翁 Elon Musk 认为火车应该在地表跑汽车应该在地下跑。他旗下的公司 Boring Company 正在造通勤用的隧道。Musk 给出的理由是你可以在地下拥有 100 层的隧道,但地上的隧道你通常只能拥有一层。根据这一逻辑,他认为地铁或列车其实应该在地上跑,汽车应该在地下行驶,因为在任意方向你可以有无数多的车道,交通堵塞就不存在了。其他人则认为既然如此,其次火车也可以在地下行驶,地面就变得更整洁了。
评论
1
wenfeixiang(25847)
发表于2019年05月21日 10时56分 星期二
来自华氏451
996 工作制过去两个月引发了热议,马云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表示,“我个人认为,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 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马云想表达的似乎是,要想在事业上取得成功,需要长时间劳动和学习的奋斗精神,他的发言被解读为肯定了义务加班。但长时间工作会导致生产率下降,日本也以长时间工作著称,但它的制造业生产率只有美国的七成。马云所说的奋斗精神对于创业者来十分重要,但中国现在到了应该认真考虑如何缩短劳动时间的时期。2018 年夏季,中国社会科学院提议提高生产率,实现周休 3 天。是通过短时间劳动向实现一定程度经济增长的欧美社会转型?还是沿袭长时间劳动、陷入低速增长的日韩型社会?996 问题的解决与中国的未来紧密相连
评论
1
wenfeixiang(25847)
发表于2019年05月20日 20时34分 星期一
来自海与火的传人
华为董事陈黎芳在美国媒体发表文章称,封杀华为会损害美国利益。文章称,华为每年从美国公司采购超过 110 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禁令将给与华为有业务往来的美国公司的成千上万美国员工造成经济损失。全面禁止华为设备将导致美国数以万计就业机会消失。在美国存在服务不足的偏远农村地区,有数十个 4G 网络安装了华为设备,禁令将使得俄勒冈东部电信和怀俄明联合无线这样的美国独立小电信运营商无法开发新服务,为数百万人提供更快速的宽带连接。这些运营商将被迫花费有限的资金,用华为的竞争对手提供的更昂贵设备来取代华为设备。华为是行业公认的 5G 技术领导者。封杀华为可能会使美国在推出 5G 网络方面无法与世界其他地区保持同步,从而损害美国经济。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