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您进入solidot新版网站,在使用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与很忙的管理员联系。
评论
lx1(25847)
发表于2019年05月21日 10时56分 星期二
来自
996 工作制过去两个月引发了热议,马云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表示,“我个人认为,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 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马云想表达的似乎是,要想在事业上取得成功,需要长时间劳动和学习的奋斗精神,他的发言被解读为肯定了义务加班。但长时间工作会导致生产率下降,日本也以长时间工作著称,但它的制造业生产率只有美国的七成。马云所说的奋斗精神对于创业者来十分重要,但中国现在到了应该认真考虑如何缩短劳动时间的时期。2018 年夏季,中国社会科学院提议提高生产率,实现周休 3 天。是通过短时间劳动向实现一定程度经济增长的欧美社会转型?还是沿袭长时间劳动、陷入低速增长的日韩型社会?996 问题的解决与中国的未来紧密相连
评论
lx1(25847)
发表于2019年05月20日 20时34分 星期一
来自
华为董事陈黎芳在美国媒体发表文章称,封杀华为会损害美国利益。文章称,华为每年从美国公司采购超过 110 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禁令将给与华为有业务往来的美国公司的成千上万美国员工造成经济损失。全面禁止华为设备将导致美国数以万计就业机会消失。在美国存在服务不足的偏远农村地区,有数十个 4G 网络安装了华为设备,禁令将使得俄勒冈东部电信和怀俄明联合无线这样的美国独立小电信运营商无法开发新服务,为数百万人提供更快速的宽带连接。这些运营商将被迫花费有限的资金,用华为的竞争对手提供的更昂贵设备来取代华为设备。华为是行业公认的 5G 技术领导者。封杀华为可能会使美国在推出 5G 网络方面无法与世界其他地区保持同步,从而损害美国经济。
评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9年05月06日 11时21分 星期一
来自
在刘强东涉嫌强奸的案件中,出现了显而易见的舆论和信息操纵。一个已经删除的微博账号首先放出了剪辑过的视频,引发了一波对刘强东的同情和对原告的谴责;随后原告公布的完整视频消除了对刘强东有利的信息。在整个信息操纵中,先入为主等现象最终导致在公众认知上刘强东并没有输,原告也没有赢。这是一个让人略沮丧的结果,不过它也恰当地证明一个中国特色的现实:舆论无义战,信息操纵的强度与它的市场潜力一样大,舆论控制对一般人进行信息植入是一门活跃的大生意。
评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9年04月24日 21时11分 星期三
来自
中国的 996 工作制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微软程序员支持中国程序员反对 996 工作制,而澳大利亚程序员认为,除了有法律保障之外,社会范围内没有长时间加班的风气,认为中国公司 “不应该拿 996 当一种制度”,一些 996 的公司,不是因为真的忙。另外还存在很多将 996 当成潜规则的公司。经合组织 2018 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工作时间最长的墨西哥,每人年平均工作时间达到了 2255 个小时,相当于每周超过 43 小时。而中国国家统计局同年对企业员工的工作时间统计达到了每周 46 个小时,相当于每年 2392 小时,远远超过了墨西哥。澳大利亚人每年平均工作时间不到 1680 小时,相当于每周 32.3 小时,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属于工作时间长度较短的十个国家之一,工作时数相比中国少了 682 个小时。
评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19年04月19日 20时23分 星期五
来自
苏格兰哲学家休谟(David Hume)认为,政府的起源,是人们舍远图近的偏狭心理,无法根本地救治自己或他人 。休谟相信,政府机构,如政治代表和议会辩论,有助于缓和我们冲动、自私的欲望,促进社会的长期利益和福祉。在今天看来,休谟的观点似乎是一厢情愿,因为我们的政治制度显然已经变成了短视泛滥的原因,而不是消除短视的良药。当新闻媒体一周 7 天、一天 24 小时不间断报道英国脱欧谈判的最新进展,或对美国总统的即兴推文喋喋不休时,现代民主政治的短视昭然若揭。那么,有没有针对政治短视的解药,能够长远地考虑后代子孙的利益呢?
评论
lx1(25847)
发表于2019年04月18日 11时33分 星期四
来自
包括马云和刘强东在内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创始人都在为受争议的 996 工作制背书,他们大谈奋斗文化、拼搏精神的时候,都会做一种许诺:只要你足够拼,就能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但是金字塔式的公司治理结构决定了只有极少数幸运儿可以爬上那棵大树。所以人们才会普遍把老板的许诺当做画大饼。年轻人的要求并不高,他们并不反对拼搏、奋斗,只是希望能兼顾工作与生活,可以有时间谈恋爱,有时间陪家人,有时间享受生活。但长期以为,中国的商业领袖们无论在企业内部还是对公众发言,表现出来的形象都不像是世俗生活中的正常人。他们推崇的奋斗文化带有太多禁欲、苦情的色彩,总要把人之常情妖魔化为成功路上的绊脚石,这是另外一种 “存天理灭人欲”。
评论
lx1(25847)
发表于2019年02月18日 20时58分 星期一
来自
长远而言,中国与美国可能出现科技冷战,两国有机会发展独立的科技生态系统,从而禁止对方使用自身的供应链,迫使其他国家二选其中。安联投资亚太区股票首席投资总监陈致强认为,“市场应该预期最终会出现两套科技生态系统,一方主要为西方国家,另一方是中国及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情况犹如 2G 时代的 GSM 与 CDMA。”中美两国在当前的谈判期或可达成贸易协议,避免关税进一步提高,但双方互不信任将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影响全球科技业供应链。
评论
ai(3896)
发表于2019年02月12日 13时09分 星期二
来自
solidot1549936673 写道 "两款国产开源镜像站产品评测。从测试 Maven 拉取速度上阿里略胜一筹。从界面上 华为比阿里更加简洁,根据方便查找,华为略胜一筹。从功能上,华为提供了 JavaSDK 、Git 、Jenkins、Nginx 、Mysql…… 这类工具下载,阿里没有。华为更贴心,更实用。"
长城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8年06月11日 15时29分 星期一
来自
loinway 写道 "今天是中国人口日。中国自八十年代处开始实施强制一胎化政策,人口总量增速放缓。但从统计数据来看,计划生育政策普遍被认为是没有效果的。中国四十年来持续放缓的生育水平,更多是属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

中国 2017 年人口出生率只有 12.43‰,较 2016 年下降了 0.52‰,这一数据低于人口普遍老龄化的日本。

暴跌的出生率、老龄化的人口和萎缩的劳动力会破坏多年以来两位数经济增幅的成果,威胁到执政的稳定。政府势必会采取更为激烈的方式,鼓励目标女性生育。

但即使国家鼓励生育,由于基层人民难以支付高额的居住、教育及赡养费用,中国新增人口数量仍不会有改变性的提高。"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8年03月19日 20时41分 星期一
来自为了梦想
为什么总是有人喜欢残暴专横的独裁者?数千年来,哲学家和政治理论家一直想要弄清为什么人们愿意屈服在独裁者面前,心甘情愿地加入对自己的压迫事业。如今,全球范围内的独裁政权势力渐渐发展壮大。在这样的背景下,解答这个问题的急迫性再度提升。希特勒的纳粹德国提供了当代研究案例...政治宣传要想奏效,宣传者必须让听众感受到无助(毒药),接着为他们提供魔法般的解决方案(糕点)。首先,他们要在听众心中唤起沮丧情绪——感觉自己丢失或者破坏了某种非常好、非常有价值的东西...第二步是让少数群体的局外人成为靶子,将其塑造成导致人们不幸的罪魁元凶。第三步是提供可以治愈无助恐惧的狂热解药,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8年03月12日 12时53分 星期一
来自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多数不平等研究都着眼于收入。然而贫富与否并不在于一年的收入,而在于长期的财富积累。富人可能不愿让我们知道他们有多富,而最能揭示这一点的就是财富差距。差距越来越大。美国的财富不平等现状非常明显,令其他发达国家相形见绌。保守派哈德逊研究所在 2017 年发布报告称,最富有的 5% 的美国家庭在 2013 年持有大约 62.5% 的美国资产,高于 30 年前的 54.1%。另外 95% 的美国人的占比从 45.9% 下滑到 37.5%。高收入家庭 2013 年的中位数财富(平均为 63.94 万美元)达到中等收入家庭(9.65 万美元)的 7 倍,创至少 30 年来最大差距。 研究不平等的学者还发现(PDF),在 2012 年,0.01% 收入最高的人控制力 22% 的财富,而 1979 年这一比例仅为 7%。美国最富有的 5% 的家庭的财富几乎是美国中产家庭的 91 倍,在全世界 18 个最发达国家中最差距最大。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8年01月26日 20时03分 星期五
来自专制的帮手
索罗斯(George Soros)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社交媒体是对民主的威胁,是“革新的障碍”。他对这些平台塑造人们注意力的能力提出了关注。索罗斯说:“塑造人们注意力的能力越来越集中到少数几家公司手里。”他在演讲中多次提到了 Google 和 Facebook,表示“要树立和捍卫约翰·斯图尔特·密尔(John Stuart Mill)所说的‘思想自由’,是需要切实努力的。一旦失去了它,在数字时代长大的人们有可能很难再找回它。”这可能会带来“深远的政治后果”。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11月14日 16时16分 星期二
来自心理因素
每年全世界为买瓶装水花费约 1000 亿美元,但被认为并非是物有所值。2013 年世界瓶装水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消耗瓶装水总量占全球总量的 15%,成为全球最大的瓶装水市场。每年全世界饮用水中,瓶装水的比例超过 10%。生产瓶装水十分耗费资源,例如塑料来自石油的副产品。和其它能重复使用的塑料产品不同,瓶装水的塑料瓶一般都是一次性使用就被扔掉。瓶装水生产除了需要水和塑料制品,还消耗大量能源。研究指出,每生产 1 瓶瓶装水需消耗 3 瓶的水量和四分之一瓶石油。有报道以此标准推算,2012 年中国瓶装水生产需求的水量可以填满 20 个西湖,电力消耗相当于三峡大坝的年发电量,包装塑料制品可以填满上海的金茂大厦。瓶装水被认为更安全。对于大部分美国人来说,自来水管中的水和瓶装水,就健康和营养质量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在有些情况下,公共自来水龙头的水要更安全,因为它们频繁接受检测。
科技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10月08日 21时25分 星期日
来自学习 RMS
创业家 Justin Rosenstein 修改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屏蔽了 Reddit 和 Snapchat,他将对社交网络的上瘾比作是海洛因,严格限制 Facebook 的使用。这还不够,他购买了新的 iPhone,让助理设置了家长控制功能,禁止下载任何应用。Rosenstein 是硅谷越来越多抱怨注意力经济的异端之一,他曾在 Google 工作期间帮助创建了 Gchat,在 Facebook 工作期间帮助创建了“点赞”。Leah Pearlman 是当年这支“点赞”团队的项目经理,如今她也对点赞及其它社交网络的上瘾“反馈回路”日益感到不满。这群硅谷的年轻弄潮儿与自己的产品断绝关系,并将子女送到禁止使用 iPhone、iPad 甚至笔记本电脑的硅谷学校。《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一书的作者 Nir Eyal 指出,社交网络产品和服务的使用已经变成了某种强迫行为,而这也是产品设计师设计意图。他认为我们应掌握控制权。但我们真的能控制?前 Google 雇员 Tristan Harris 如今是科技行业是一位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他说,“我们都被塞进了这个系统,我们的大脑能被劫持,我们的选择并没有我们以为的那样自由。”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9月18日 20时10分 星期一
来自中国叫 BAT
硅谷巨人宣称要把世界建设的更美好,但实际上却正带我们走向毁灭之路。这是记者 Franklin Foer 在其新书《World Without Mind》中所表达的观点。Foer 认为,通过引入上瘾的新特性,用户无可救药的依赖于这些硅谷巨头,一旦上瘾,他们被剥夺了选择,变成了盈利的工具,失去了隐私,成为秘密的社会工程实验的对象。这些巨头有一个项目:将世界变得更少私密,更少个人,更少创意和更少的人性。Foer 对社交巨人 Facebook 的抨击最多,他在 2014 年被 Facebook 联合创始人 Chris Hughes 解雇。他称社交巨人将人类视为巨大的数据集,向用户提供了自由意志和个人身份的错觉。
长城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8月18日 20时32分 星期五
来自百度的苦恼
虽然中国主要互联网巨头的市值逼近甚至超过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但中国科技企业的国际化步伐仍然非常缓慢,《金融时报》认为一个原因是政府的保护不利于中国科技企业走出去。中国所有成功的大型互联网公司或多或少都受益于将硅谷最优秀的科技公司排除在外的努力。缺乏真正的国际竞争,使中国互联网公司可以放手获利于世界最大在线市场的崛起。然而政府保护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最终可能伤害其原本想要帮助的公司。在政府审查框架下生存的中国 “内联网” 取得的成功,使中国科技行业的一些冠军企业傲慢自满,并倾向于在海外收购上开出过高报价。中国科技公司无法在中国互联网的花园围墙外复制它们在国内的实力或者规模。在国内,它们的服务依托国有银行和物流行业。它们还获得了廉价贷款和土地等优惠监管待遇,国家非常依赖这些公司缴纳的税收、提供的就业增长和对公民的网络监视。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7月27日 20时12分 星期四
来自固化
贫富差距从未像今天这样引人瞩目。但研究者认为,收入差距本身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收入差距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富人和穷人存在收入差距,而在于缺乏公平。有些人得到了优待,而有些人则受到不公正对待。承认贫困和不公平之间的关联在 21 世纪可能变成更为重要的挑战。尽管许多人已经把不平等和不公平看作是同一件事物,但是有必要把它们清楚地区分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资源投放在真正重要的地方。研究者通过众多实验指出,人们宁可要公平的不平等,也不要不公平的平等。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 Nicholas Bloom 说,一个不存在贫困现象的社会听上去很美,但是如果这个社会消除了贫富差距但却没有公平可言,则将面临社会崩溃的风险。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7月11日 21时04分 星期二
来自主人不要我
你拥有多少台计算机?如果你给出的数字接近 3(智能手机、平板和笔记本电脑),那么你可能忽略了许多其它计算机,比如嵌入在汽车中的计算机、家电中的计算机、自动调温器中的计算机,甚至电灯泡里的计算机。每年这个数字还会增长。今天,看不见的计算机只是冰山一角。有大量的计算机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在默默的工作。你不需要知道它们,你需要的是它们把工作做好。Roomba 的发明人 Joe Jones 认为,家用机器人也需要遵循这一趋势,因为消费者不想要看到嗡嗡叫的机器人在周围移动,他们想要看到的是一尘不染的地板。人类想要机器人为他们做事,但不想要机器人挡着他们的道。
科技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6月20日 11时31分 星期二
来自人性
科技公司对人的影响力日益增大,它们想方设法让我们在它们的网站和服务上停留尽可能长的时间。前 Google 雇员 Tristan Harris 认为,我们已到了这样一个临界点,大型科技公司的利益与他们本应服务的客户的利益不再一致。“文化和政治外向化,变得更加以自我为中心,这是有原因的,” 他表示,“这些公司都有一大批工程师致力于让你把更多时间和金钱花在网络上。他们的目标与你的目标不同。”他离开 Google 是因为他认为 “从内部改变这个体系是不可能的”。面对软件被用来影响选举结果或吸引穷人借入掠夺性贷款的现实形势,他并非唯一一位感受到存在危机的科技专家。过去几十年,许多行业都出现了市场权力集中度上升的情况,但科技行业是一个特别明显的例子。Google 占搜索广告市场 88% 的份额。Facebook(包括 Instagram、Messenger 和 WhatsApp)控制着移动端逾 70% 的媒体。亚马逊占据电子图书市场的 70%。
评论
pigsrollaroundinthem(39396)
发表于2017年06月10日 23时32分 星期六
来自无法补救只能翻墙
海盗湾的联合创始人 Peter Sunde 在 Brain Bar Budapest 上表示,我们已经失去了互联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是补救。他说,互联网曾经是一个美好的理想主义的平等的地方,但被我们搞砸了,它变得越来越中心化,我们无法修复它,只能尽力让它不要太糟。他说,人们过分关注可能会发生什么,而不是正在发生什么。他说,我们将所有数据集中到一个名叫 Mark Zuckerberg 的人手上,因为没有人选他,他称得上世界最大的独裁者。任何可能会出错的事件都出错了,他不认为我们有办法阻止这一趋势。互联网是为了去中心化,但我们在互联网上将一切都中心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