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adv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1月18日 17时48分 星期二
来自诺比与平行宇宙的钥匙
SpaceX 的 Starlink 卫星宽带需要庞大卫星群提供一致、低延迟的连接。它在轨道上已拥有超过 1500 颗卫星,已获准运行 1200 0颗卫星。这让天文学家感到忧虑。尽管 SpaceX 采取了一些措施以减少其硬件的影响,但仍然无法完全消除卫星在地面观测中留下的轨迹。问题有多严重?过去两年一组天文学家使用来自巡天望远镜的档案图像来寻找 Starlink 的轨迹。在这段时间里,受到影响的图像数量增加了 35 倍,研究人员估计,等到计划中的 Starlink 星座完成时,几乎每张图像都将至少有一条卫星轨迹。用于分析的设备是帕洛玛天文台的 Zwicky Transient Facility(ZTF)。ZTF 旨在捕捉罕见的事件如超新星。它反复扫描整个天空,用软件监控生成的图像,寻找在早期图像中不存在但在后来的图像中出现的物体。ZTF 的高灵敏度使其非常适合在太阳系中识别昏暗的物体,例如小行星。为了简化快速扫描整个天空的任务,ZTF 依靠非常宽的视场和相机。不幸的是,这种广阔的视场也增加了在图像中看到 Starlink 卫星的可能性。

为了确定 ZTF 相机捕捉到这些卫星的频率,该团队获取了所有 Starlink 卫星的轨道数据,将其与每张 ZTF 档案图像中捕获的天空区域进行比较。一旦确定哪张图片可能捕捉到了卫星,他们就会用软件来检测图像上是否存在明亮的轨迹。这项分析覆盖了从 2019 年 11 月到 2021 年 9 月大约两年时间。这正是 SpaceX 迅速构建 Starlink 星座的时期,分析结果无疑表明了这一点。在研究的开始阶段,轨道上大约只有 100 颗 Starlink 卫星,在为期十天的观测中经常看不到任何 Starlink 卫星的轨迹。等到轨道上有 500 颗卫星的时候,这个阶段成为过去。等到轨道上的 Starlink 卫星超过了 1500 颗的时候,ZTF 在十天内拍摄到卫星的次数通常会超过 200 次。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1月17日 18时11分 星期一
来自守夜者
太空对人类不是宜居地。 部分问题是可避免的——真空、寒冷以及各种辐射当然是难以避免的。由于缺乏重力,宇航员的骨密度也会下降。NASA 甚至为这些问题创建了一个有趣的首字母缩写:RIDGE,代表空间辐射、隔离和限制、远离地球、重力场及敌意和封闭的环境。一项新研究加剧了这种担忧,研究描述了太空环境会如何破坏你的血液。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太空中的某些还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会导致人体以比在地球上更快的速度溶血

这种被称为太空贫血的现象已得到充分的研究。它是宇航员从太空返回地球时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中的一个,论文作者之一、渥太华医院的理疗和康复专家 Guy Trudel 对这种现象进行研究。他表示:“当宇航员从太空返回时,他们非常像我们在康复中心收治的病人。”人们曾经认为太空贫血是宇航员在刚进入太空时,身体对血液流入上半身的适应。他们血管中的血液迅速失去了 10%,人们认为他们的身体会相应地破坏 10% 的红细胞以恢复平衡。人们还曾怀疑事情会在 10 天后恢复正常。然而 Trudel 及其团队发现,溶血是对身处太空的主要反应。他表示:“我们的结论有点出人意料。”

Trudel 的团队不确定为什么太空会导致人体以更快的速度破坏血细胞。有一些潜在的罪魁祸首。溶血可以发生在身体的四个不同部位:骨髓(制造红细胞的地方)、血管、肝脏或脾脏。在这些部位中,Trudel 怀疑骨髓或脾脏是最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区域,他的团队计划在未来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他表示:“是溶血导致了贫血,但是下一步要弄清楚是什么导致了溶血。”人在太空中破坏的红细胞比他们在地球上的亲人多 54%,还不清楚人体能在这种状况下能维持多长时间。他表示:“我们没有超过六个月的数据。对于时间更长的任务(比如一年),或者月球、火星或其他天体的任务,还存在着知识空白。”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1月10日 21时52分 星期一
来自火星超人
地面望远镜首次观察到一颗大质量恒星的“自我毁灭”和最后的“垂死挣扎”。研究人员使用毛伊岛UH天文台的全景探测望远镜和快速反应系统(Pan-STARRS)以及夏威夷岛的 W. M. Keck 天文台观察了这颗红超巨星在致命爆炸发生前的最后 130 天。这些观测是他们正在进行的年轻超新星实验(Young Supernova Experiment,YSE)瞬态研究的一部分。研究主要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国家科学基金会研究生研究员 Wynn Jacobson-Galán 表示:“这是我们在理解大质量恒星死亡前状态方面的一个突破。”“以前从未直接观察到红超巨星在坍缩为普通的II型超新星之前的前超新星活动。我们首次观察到红超巨星爆炸!”
太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1月09日 19时50分 星期日
来自安德的首秀
NASA 宣布韦伯望远镜成功展开了 6.5 米口径的镀金主镜。本周二 NASA 完成了望远镜遮光罩的展开,主镜展开后望远镜完成了部署,可以开始正式运行前的测试。望远镜的主镜是以左右两面方式折叠装在阿丽亚娜 5 号运载火箭的整流罩内。第一面于 1 月 7 日展开,第二面于 1 月 8 日展开。美国东部时间 1 月 8 日下午 1:17 NASA 宣布望远镜的所有主要部署工作完成。主镜由 18 块六角形的镜片构成,每块镜片背部都装有 7 个马达,能够在 10 纳米的精度内调整镜片的形状和方向。地面团队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调整这些镜片,预计这一工作需要几个月时间完成。韦伯望远镜是红外线望远镜,它将飞行到日地之间的第二拉格朗日点。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1月07日 17时35分 星期五
来自时间捕手
长期以来,天文学家一直认为类太阳恒星的种子需要数百万年的时间才能聚集起来。主要由氢气组成的云在重力作用下凝聚成前恒星阶段的核心,密度足以引发坍塌并引起核聚变,而磁力会将物质固定在适当的位置并减缓这一过程。但使用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进行的观测引发了对这个漫长孕育期的怀疑。研究人员放大了一个巨大气体云中的前恒星阶段核心——一个有数百颗小恒星的“托儿所”,发现由于弱磁场,微小胚胎的形成速度可能比之前认为的快十倍。未参与研究的马普外星物理研究所的 Paola Caselli 表示:“如果证明其他气体云也是如此,对于恒星形成领域将是革命性的。”

研究恒星诞生以及引力和磁力之间的拉锯战一直是一个挑战,因为其磁场强度可能只是地磁场的十万分之一。唯一能直接检测到它们的方法靠的是被称为塞曼效应(Zeeman effect)的现象,在此现象中,磁场让所谓的谱线分裂,分裂的方式取决于磁场的强度。这些谱线是或明或暗的图案,其中的原子或分子发射或吸收特定波长的光。对于气体云,塞曼分裂发生在射电波长,因此需要使用射电望远镜观察。碗状天线必须要大,才能放大一小块空间,展现细微效果。此前研究人员曾使用波多黎各的 Arecibo 射电望远镜(该望远镜于 2020 年坍塌)研究 Lynds 1544——金牛座分子云中相对独立的恒星胚胎,距离地球仅 450 光年。他们测量了远离核心的纤薄气体层中的磁场,那里的磁力超过了引力。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的射电天文学家 Richard Crutcher 说,他们还分析了核心内部更强的场,不过在那里引力占主导地位,因为核心的密度是外层的 1 万倍。以往缺少的是对核心和外层之间的中间区域的检查。现在随着塞曼效应的新示踪剂——一种特殊的氢吸收线——被五百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探测到,中间区域成为关注焦点。FAST 是一个建在中国西南部一个天然盆地内的巨大碟形望远镜。

在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报告了一个强度为 4 微高斯的磁场——强度并不高于外层。领导这项研究的 FAST 首席科学家李菂表示:“如果标准理论有效,磁场强度应该高得多才能抵抗云密度增加 100 倍。但情况并非如此。”Caselli 表示:“这篇论文基本上认为引力在云中获得了胜利:恒星在那里而不是在密集的核心开始形成。”“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声明。”主要作者、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的庆道冲表示,这一发现意味着气体云演化成恒星胚胎的速度比以前认为的要快十倍。李菂表示他希望研究其他的分子云,看看 Lynds 1544 的情况是否非常普遍。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1月07日 15时57分 星期五
来自电子脑叶
欧洲航天局将派遣 JUICE(代表 JUpiter ICy moons Explorer)执行任务,探索木星及其 79 颗卫星中的三颗:木卫二、木卫四和木卫三(或 Europa Ganymede 和 Callisto)。JUICE 计划于 2023 年 4 月发射,将搭乘从阿丽亚娜5号火箭升空,开始为期 7.6 年的旅程,飞向这颗气态巨行星。航天器将多次依靠金星和地球的引力和推力帮助其调整速度和轨道,辅助实现分离,航天器将携带一些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遥感和地球物理仪器飞往外太阳系。上个月,欧洲航天局在荷兰的测试中心使用一个 1:18 比例的 JUICE 模型测试了其中一种仪器——RIME(冰月探测雷达)。RIME 将使用穿冰雷达和 52 英尺长的天线绘制卫星的地下结构图,最深约 5.6 英里。为进行测试,模型放置在一个内衬金属壁的腔室中,金属壁可以阻挡传入的无线电信号,黑色的尖刺泡沫涂层可以吸收内部无线电信号或传出的传输信号。这种分隔方法帮助 JUICE 团队模拟浩瀚空旷的宇宙和飞行器在执行任务期间可能遇到的挑战。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24日 15时40分 星期五
来自超时空碎片
对于世界最先进的太空望远镜,以及为之付出数十年努力的数千人来说,发令枪即将打响。经历超过四分之一世纪的规划、设计、建造和等待——以及对这台人类有史以来装配过的最复杂的太空望远镜的充分测试,庞大的韦伯(James Webb)太空望远镜计划于美国东部时间 12 月 25 日上午 7 点 20 分发射。这次发射会成为对科学的年终礼物还是对 2021 年的灾难性收尾取决于两件事:火箭在升空和接下来几周内是否顺利。为了让韦伯太空望远镜任务取得成功,它必须在进入太空的第一个月内完成一系列精心编排的复杂动作。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危及整个任务。望远镜必须在人手无法触及的地方完成极其困难的舞蹈,急速飞向太空中一百万英里之外的一个点。NASA 副局长 Pam Melroy 在 12 月 21 日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上表示:“这是一项高风险、高回报的计划。”“未来漫长的几周里还有很多困难,望远镜才能完美部署。”但风险是值得的。当韦伯睁开它 21 英寸宽的金色“眼睛”,它将改变我们对宇宙和自身的看法。这台望远镜的任务是讲述宇宙的故事,从宇宙光芒四射、撞击式诞生后的几个节拍开始直到现在的整个宇宙历史。人类现在制造出了足够强大的机器来回顾时间和空间的起源。望远镜的“眼睛”敏感到足以看到月球轨道上的大黄蜂,它将凝望原始黑暗——恒星、星系和行星都来自这里,穿透阻挡其他大望远镜视线的黑暗。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21日 15时24分 星期二
来自伦敦场地
日本“隼鸟2号”(Hayabusa2)任务首次将小行星地下样本送回地球的一年多之后,科学家确定小行星“龙宫”(Ryugu)是太阳系形成时留下的原始遗迹。这是首次从富碳小行星带回地球的物质。这些小行星可揭示太阳系是如何形成的。锁定在这些小行星内的有机和水合矿物质也可以揭示生命构成要素的起源。龙宫是一颗黑色的菱形小行星,宽约 1 公里。“隼鸟2号”于 2019 年 2 月 22 日从小行星表面收集了一份样本,然后向小行星发射了一枚铜“子弹”,形成了一个 33 英尺宽的撞击坑。2019 年 7 月 11 日从这个撞击坑收集了一份样本。“隼鸟2号”于去年 12 月飞过地球时将样本“丢”在了澳大利亚。根据周一发表在《自然天文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这颗 C 型(碳质)小行星比科学家最初认为的要暗得多,仅反射了 2% 接收到的光。研究主要研究作者、日本太空发展署空间和航天科学研究所的副高级研究员 Toru Yada 表示,在打开样本后,科学家惊讶地发现该航天器从这颗小行星上收集了 5.4 克的样本——比他们预期的 0.1 克要多得多。发表在周一的《自然天文学》杂志上的第二项研究中,研究人员确定“龙宫”是由粘土和其他水合矿物质制成的,样品中含有大量碳酸盐和有机物。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20日 17时56分 星期一
来自再会,谢谢所有的鱼
俄罗斯国有媒体 MK 发表文章《太空计划正从内部腐坏》,声称俄的太空计划正迅速崩溃。文章在开篇表示俄罗斯的太空计划缺乏有能力、高素质的员工,设施和技术陈旧,且“系统性领导不力”。这还只是开篇的第一段。作者指出,俄罗斯航天公司拖欠了数百份合同承诺的交付。例如赫鲁晓夫航天中心五年前同意为 Angara A5火箭提供 10 个助推器核心。前五个核心到今年 3 月份才交付,另外五个还没有完成。作者表示,俄罗斯联邦宇航局(Roscosmos)甚至在建造其主力飞行器——联盟号火箭和进步号航天器方面都步履维艰。想想为国际空间站的俄罗斯部分运送补给品的进步号飞船最近出现的对接问题。

作者对依赖德国为联盟号火箭和载人的联盟号飞船提供燃料表示了担忧。问题在于联盟号助推器和联盟号-MS飞船的离轨发动机上的游标推进器使用了一种特殊等级的高度精制过氧化氢。然而俄罗斯生产这种过氧化氢要依赖一家名为 Evonik Resource Efficiency GmbH 的德国公司生产的化学品。针对俄罗斯联邦的国际制裁限制了这些化学品的供应。“也就是说,西方可以按下一个键就阻止俄罗斯的太空发射。”

该文还讨论了东方港(Vostochny)发射场,这是俄罗斯东部的一个太空港,普京总统一直非常重视。然而,在局长 Dmitry Rogozin 的领导下,该项目一直受施工延期和挪用公款等贪污腐败问题的困扰。在该太空港计划建造的近 1,200 个建筑中,只完成了大约 200 个。其中超过 40% 的建筑尚未开工。随着刑事调查的继续,从东方港发射场发射 Angara A5 火箭的计划从 2021 年推迟到了 2023 年。俄罗斯的登月计划需要开发Oryol(“Eagle”)航天器将宇航员送入外太空。该航天器旨在取代联盟号,将宇航员运送至国际空间站,它也是登月计划的一部分。但是除此之外,俄罗斯登月计划的一切都将膨胀。

作者还批评 Rogozin 对俄罗斯发射效率过分承诺,却又无法兑现。例如宇航局曾表示 2019 年要进行 44 次太空发射,实际上只进行了 25 次。2020 年计划进行 40 次发射,但仅进行了 17 次。今年,俄罗斯已完成的发射还不到计划的 47 次的一半。因此宇航局决定不再公布计划的发射次数。作者将宇航局描绘为一家浪费的、日益衰败的企业,几乎没有资金投入现在或者未来。相反该部门的重点似乎是为一小撮技术官僚提供高薪工作,他们每年的薪水价值数十万美元。与此同时,建造该国火箭和航天器的技术专家的平均月薪从 500 美元到 1,000 美元不等。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17日 17时32分 星期五
来自外星人
银河系中央黑洞有泄漏。这个超大质量黑洞仍然有几千年前焊枪式喷射流的痕迹。NASA 哈勃太空望远镜还没有拍摄到这股幻影喷流,但找到了间接证据,表明它仍在微弱地射入巨大的氢云然后飞溅,就像细细的水流从软管喷到了一堆沙子上。这进一步证明质量为 410 万个太阳的黑洞并不是一个沉睡的怪物,而是会在恒星和气体云落入其中时周期性地“打嗝”。黑洞将一些物质吸入一个旋转的、绕轨道运行的吸积盘中,部分物质被卷入流出的喷流中,这些喷流经过黑洞强大的磁场瞄准。这个细狭的“探照灯光束”伴随着大量致命的电离辐射。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 Gerald Cecil 表示:“中央黑洞是动态变化的,目前处于‘熄火’状态。” Cecil 像拼图一样拼凑了来自各种望远镜的多波长观测结果,表明黑洞每次吞下像气体云这样的大家伙时都会喷出迷你喷流。他的跨国团队的研究发表在《Astrophysical Journal》上。2013 年,NASA Chandra X 射线天文台探测到的 X 射线和新墨西哥州索科罗的 Jansky 甚大阵列望远镜探测到的无线电波证明黑洞附近有一股粗短的南部喷流。这股喷流似乎也在向黑洞附近的气体喷射。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10日 17时02分 星期五
来自爱的左边
科学家在半人马座 b 系统的轨道上发现了一颗异常大的行星,半人马座 b是一个肉眼可见的巨大双星系统。总质量大约相当于太阳的 10 倍,是已知质量最大的、拥有行星的恒星系统。最新发现发表在《自然》期刊上。新发现的被称为“b Cen (AB)b”的行星可能是气态巨行星,质量超过木星的 10 倍,是有史以来发现的最大行星之一。半人马座b双星系统距离地球 325 光,这颗行星距离其宿主恒星 520 亿英里,是迄今为止探测到的最远的轨道之一。相比之下,冥王星围绕太阳运转的距离大约是 33 亿英里。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距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质量超过太阳三倍的恒星系统周围的轨道上发现过行星。天文学家以前认为在此类系统周围不会形成行星,因此它迫使人们重新思考行星结构的可能性以及行星形成的条件。

在这个恒星系统中存在一颗行星确实令人惊讶。年轻的恒星周围围绕着原行星盘,行星最终从中出现。然而由于大量的紫外线和X射线辐射,像半人马座b 之类炽热的恒星系统本应该不利于行星的形成。论文第一作者、斯德哥尔摩大学的天文学家 Markus Janson 表示,高能辐射“往往会在短时间内摧毁原行星盘”,“人们认为这会让原行星盘在消失之前没有足够时间形成行星。” 然而它就在那里——一个围绕着半人马座b系统的成熟行星。可以清晰观察到,该恒星系统与其行星之间的质量比非常接近于太阳和木星的质量比。但是相似之处到此为止,因为半人马座b要巨大得多,这颗行星的质量是木星的10倍,轨道要远 100 倍。

Janson 表示,从天体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半人马座b“可能是银河系中最不适宜生命生存的地方之一”。这个双星系统喷射出大量的紫外线和X射线辐射,“会对所有暴露其中的表面进行消毒”,因此“这个系统中任何表面上都不太可能有生命”。尽管如此,Janson 并没有排除在地下海洋中存在生命的可能性,这与一直以来对木星的卫星木卫二或者土星的卫星土卫二上存在基本生命的猜测吻合。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8日 17时48分 星期三
来自3001太空漫游
天文学家找到了六个几乎没有或完全没有暗物质的星系。研究报告发表在《Monthly Notices of the Royal Astronomical Society》期刊上。研究人员将注意力集中在被称为 AGC 114905 的区域,该区域看似没有暗物质。它距离地球 2.5 亿光年,大约有银河系那么大,但恒星数量却少了 1000 倍,所以比较暗。研究人员使用标准技术检测 AGC 114905 中暗物质的存在,包括绘制星系气体的位置和旋转速度。在新墨西哥州使用高功率甚大阵列射电望远镜进行了 40 小时的仔细观测后,他们发现这些气体的运动仅用普通物质就可以完全解释。

研究作者、Groningenour Kapteyn 大学天文研究所的 Pavel Mancera Pinabut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问题仍然是经典暗物质假说预测 AGC 114905 中一定存在暗物质”。“观察表明没有——事实上,理论和观察之间的差异只会越来越大。”研究小组表示,需要说明的是,他们观察 AGC 114905 的角度可能影响观察结果。研究合作者、荷兰射电天文学研究所 Astron 的 Tom Oosterlo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但这个角度必须与我们的估计差距很大,才有可能再次出现暗物质。”
太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2月06日 14时46分 星期一
来自美丽之星
欧洲空间局(ESA)负责人敦促欧洲领导人停止助长马斯克(Elon Musk)主宰新太空经济的雄心,并警告称,缺乏协调行动意味着这位美国亿万富翁正在“自己制定规则”。欧空局新任总干事 Josef Aschbacher 表示,欧洲愿意帮助马斯克的星链(Starlink)卫星互联网服务快速扩张,这可能会阻碍该地区的本土公司认识商业太空的潜力。Aschbacher 指出,星链星座的规模是如此庞大,以至于监管机构或竞争对手都难以追赶,马斯克一个人就拥有全世界现役卫星的半数。他正在制定太空规则,而包括欧洲在内的世界各国反应都不够快。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3日 22时03分 星期五
来自羊皮纸迷踪
SpaceX 周四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发射了 48 颗 Starlink 宽带卫星及 BlackSky 公司的 2 颗遥感卫星。它在今年的发射次数已达到 27 次,创造了新的记录,而本月它至少还有三次计划中的发射:大约在 12 月 9 日发射 NASA 的 Imaging X-ray Polarimetry Explorer (IXPE) 卫星,12 月 18 日发射土耳其通信卫星 Turksat-5B,然后是两天后发射 CRS-24 Cargo Dragon 货运飞船执行国际空间站补给任务。本次发射的一级火箭是第 9 次往返太空,此前曾执行过 GPS III-3 发射任务、土耳其通信卫星 Turksat 5A 发射任务、小卫星“拼单”发射任务 Transporter-2 以及 5 次 Starlink任务。发射 8 分多钟后,一级火箭回收着陆。此次发射是自 2019 年 5 月首批 60 颗 Starlink 卫星上天以来,SpaceX 专项组网部署的第 32 批 Starlink 卫星,也是今年以来的第 16 批 Starlink 组网专发。截至目前 SpaceX 发射了 1892 颗Starlink 卫星。不过与疫情相关的供应链问题导致 SpaceX 推迟 Starlink 用户终端的推出。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2日 19时26分 星期四
来自新世纪福音战士ANIMA.1
电视和电脑屏幕以高清方式显示新闻、电影和节目,让观众获得生动清晰的体验。光纤连接通过电缆发送的激光承载了大量数据,为用户带来这些体验。NASA 和商业航空航天公司正将类似的技术应用于太空通信,将光速带到终极边界。自由空间光通信允许航天器通过激光链路发送高分辨率图像和视频。“自由空间”指的是没有实现地面互联网的绝缘光缆。自由空间激光通信在太空真空中自由流动,但是大气对通信工程师带来了独特的挑战。NASA 的激光通信中继演示(LCRD)将通过激光链路向地面站和太空用户任务发送并接收数据。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21时57分 星期一
来自女神觉醒
由 Starlink 卫星组成的巨型星座是  Elon Musk 的公司 SpaceX 的心血结晶。他们的计划完全像是科幻小说:将 42,000 颗卫星送入轨道,每时每刻为所有人广播无线互联网。早期的评论不是太好。但技术无疑会改进。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无处不在的 Starlink 互联网即将到来。没有理由认为SpaceX 会是这个领域唯一的参与者。很多公司和国家都在规划自己的大型卫星星座,从亚马逊(3,236颗卫星,作为柯伊伯计划的一部分)、OneWeb 和波音公司到中国雄心勃勃的 13,000 颗卫星群的计划。天文学家对充满人造卫星的夜空前景并不热衷。我们最灵敏的望远镜旨在接受难以想象的微弱信号,这些信号来自数十亿年前围绕遥远恒星和星系运行的行星。宇宙大爆炸之后第一个星系是如何形成的?宇宙膨胀的速度有多快?是否有任何危险的小星星可能会撞击地球?数以万计的卫星在天空中纵横交错并遮挡了视线,让回答这些问题变得更加困难。对于未来的项目来说,这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Vera C. Rubin 天文台是即将推出的望远镜,位于智利黑暗的天空下,它将具有前所未有的能力——每隔几个晚上就能拍摄整个天空。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5日 17时21分 星期四
来自百万年神殿
科学家警告说,如果没有良好的生物安全措施,地球上的“外星生物”可能会比虚构更离奇。包括阿德莱德大学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主任 Phill Cassey 博士在内的一个科学家团队在国际期刊《BioSciences》上发文呼吁在发展航天工业之前应该更多地认识到生物安全风险。Cassey 副教授表示:“除了政府主导的太空任务,SpaceX 等私营公司的到来意味着现在太空探索的参与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我们现在需要采取行动减轻风险。” 太空生物安全关注的是地球生物转移到太空(前向污染),反之亦然(后向污染)。虽然研究指出目前外星生物在旅途中幸存的风险很低,但不是不可能。Cassey 博士表示:“发生概率低但有可能产生极端后果的风险是生物安全管理的核心。如果出了问题,就是很糟糕的问题。”
太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19日 17时52分 星期五
来自摩若博士岛
2019 年,Beresheet 坠毁在月球表面。在这个命运多舛的以色列月球着陆器的有效载荷中,有一群缓步类微生物“水熊虫”。这些生物体长不到 1 毫米,可在进入假死状态前排出体内几乎所有水分,从而在极端寒冷和辐射中存活下来。Beresheet 上的水熊虫可能在坠毁事件中存活下来,且有可能通过重新获得水复活。这些水熊虫安全入睡,可能不会在月球表面横冲直撞。但总的来说,全球的科学家、政府和航天机构都认为,将地球生命带到外星环境不是什么好事,反之亦然。 在这些日益增加的宇宙禁忌科学文献基础上,一篇新论文借鉴了迅速发展的入侵学——研究地球上的非本地物种如何传播到新地点并改变它。斑马贻贝通过压倒本地物种的竞争能力在北美蔓延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太空
1
matrix(791)
发表于2021年11月17日 16时30分 星期三
来自新世纪福音战士ANIMA.1
过去五年太阳系最有趣的问题之一是:是否存在一颗大行星藏在寒冷的黑暗区域,其轨道如此之长可能需要 20,000 年才能运行一周?答案被证明不可知,但一项新研究揭示神秘假想天体存在的痕迹

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天文学家 Michael Rowan-Robinson 对红外天文卫星(IRAS)在 1983 年收集的数据进行分析,发现三个可能是第九行星的点源。Rowan-Robinson 在他的预印本论文中总结道,这实际上不是真正的探测,但确实存在可能性,用这些数据建模行星现在的位置,以便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搜索,确认或排除它的存在。他写道:“鉴于 IRAS 探测的质量很差,极大限制了调查,而且在远红外探测非常困难的天空区域,候选目标存在的可能性并不是压倒性的。”

“然而鉴于对第九行星猜想的极大兴趣,在被提议的天空区域中搜索提议参数的天体,看看它是否与行星星历表不一致,这种做法是值得的。”关于太阳系外围存在一颗隐藏行星的猜测持续了几十年,在 2016 年,一篇论文提出新证据,猜测达到新的高潮。加州理工学院的天文学家 Mike Brown 和 Konstantin Batygin 发现,太阳系外围的柯伊伯带中的小天体的轨道运行很奇怪,似乎是受到一颗大天体引力影响的模式。

但找到这个讨厌的东西比听起来复杂得多。如果它在那里,其质量可能是地球的 5 到 10 倍,运行轨道在 400 到 800 个天文单位之间(天文单位指的是日地平均距离,如冥王星同太阳的距离大约为 40 个天文单位)。天体距离遥远,很小且很冷,可能根本没有反射太多阳光;我们也不知道它在广阔的天空中的确切位置。所以对于它是否真实存在一直有争议,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辩题。IRAS 从 1983 年 1 月起运行 10 个月,对 96% 的天空进行远红外勘测。在这个波长下,可能可以探测到像第九行星之类小而寒冷的天体,因此 Rowan-Robinson 决定重新分析与第九行星一致的参数数据。
太空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17日 15时46分 星期三
来自大臣号遇难者
一项新太空任务在离地球最近的恒星系统周围寻找可能宜居的行星

在一个与 2009 年电影《阿凡达》相呼应的项目中,澳大利亚和美国科学家展开国际合作,将在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统中寻找可以维持生命的类地行星。半人马座α是离地球最近的恒星系统,它由两颗类太阳恒星——被称为半人马座α星 A 和 B,以及一颗更遥远的红矮星组成。Toliman 任务以该恒星系统的古老阿拉伯语名称命名,将搜索围绕半人马座α星 A 和 B 运行的潜在行星。

建设中的 Toliman 望远镜定于 2023 年发射到近地轨道。它试图在“金发姑娘(译注:意为刚刚好)轨道”发现新行星——距离合适,这颗行星既不太热也不太寒冷,可维持生命。悉尼大学的项目负责人 Peter Tuthill 教授表示:“如果我们正在寻找我们所知的生命,黄金标准通常是行星表面可能存在液态水,所以它不会像一个冰冻的雪球,也不会把所有的水都煮沸到大气中。”Tuthill 表示:“我们知道生命至少进化了一次,在围绕着类太阳恒星的类地行星上。我们尝试寻找尽可能接近该配置的其他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