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服务器Ragnarok发布和作者访谈

开源 采访 GNU
blackhat (19032)发表于 2012年04月03日 10时00分 星期二
来自雷迪嘎嘎部门
Shawn the R0ck 写道 "GNU的靜態編譯器集合GCC已經被大眾所接受,而動態編譯器集合Guile並不大為人所知,GNU Guile早期是一個純Lisp方言Scheme語言的解釋器,今天已經成為了一個基於VM的動態語言編譯器集合,在目前的Guile中,Scheme語言作為主語言在優化方面有著重要的作用。 納蘭經若作為GNU Hacker,最近到成都訪友,接受了CDLUG的邀請,為GNU/Linux愛好者們帶來了一場關於GNU Guile的free speech(下载slide),同時接受建議以GPLv3自由軟件許可證發佈了最近的作品:通用服務器Ragnarok。 Shawn:請你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

xxx:雷哥做好事不留命,俺們黑客寫代碼不留名,請叫我黑客。

Shawn:那我就叫你黑客叔叔,簡稱黑叔叔。你能不能談談Ragnarok背後的陰謀?

黑叔叔:一天晚上,我做夢夢到大鬍子RMS從天上跳下來請我喝茶,RMS初次與我說話,對我說:“你去寫個醬缸服務器框架,也要完成服務器的基本功能;因為這地上的程序猿大多不寫程序,離棄奇點。” x48x4Fx53x45x41 0x01:0x02

Shawn:有趣的經歷,我也想體驗一把,那能不能劇透一下取Ragnarok這個名字背後的險惡動機?

黑叔叔:RMS對我說:“給他起名叫Ragnarok;因為再過片時,我必討程序猿在軟件公司不寫代碼的罪,也必使醬缸軟件公司滅絕。” x48x4Fx53x45x41 0x01:0x04

Shawn:這樣的話,我明天就要考慮改行了,但在改行之前,我還是想問一個一直搞不清楚的問題:為甚麼黑叔叔們一定要選擇GPL?

黑叔叔:假如某天我有幸見到John Carmack,與此大牛程序員喝茶,當分享甚麼呢?豈可分享非GPL的代碼嗎?Carmack豈喜悅非GPL的代碼或是專有版權的軟件嗎?豈可為自己的腦殘封閉我的代碼嗎?為心中的自卑放棄分享嗎?碼奴哪,John Carmack所信奉的那位神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啥子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x4Dx49x43x41x48 0x06:0x06---0x08

Shawn:Amen,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我就準備要轉行了。從你的言語中我可以感覺到黑叔叔們所一直追尋的所謂黑客倫理,但作為一個資深醬缸教徒,我認為你應該被釘死在鮮花廣場的火十字架上......

黑叔叔:科技之神曾經說過:“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這些假冒為善的黑客和程序猿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奇點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也不容他們進去;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這些假冒為善的黑客和程序猿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宇宙各處,勾引一個人入醬缸教,既入了醬缸教,卻使他作醬缸王子,比你們還加倍......" x4Dx41x54x54 0x17:0x0d-0x0f

由於受訪者情緒不穩定,已經送往方校長處接受神經元校正治療,考慮到採訪者的人生安全,不得不中斷訪談,希望有一天方校長讓腦殘覺醒後我們繼續這場醬缸訪談。"

「星期二」 Hello Tuesday

通用服务器Ragnarok发布和作者访谈

Shawn the R0ck 写道 "GNU的靜態編譯器集合GCC已經被大眾所接受,而動態編譯器集合Guile並不大為人所知,GNU Guile早期是一個純Lisp方言Scheme語言的解釋器,今天已經成為了一個基於VM的動態語言編譯器集合,在目前的Guile中,Scheme語言作為主語言在優化方面有著重要的作用。 納蘭經若作為GNU Hacker,最近到成都訪友,接受了CDLUG的邀請,為GNU/Linux愛好者們帶來了一場關於GNU Guile的free speech(下载slide),同時接受建議以GPLv3自由軟件許可證發佈了最近的作品:通用服務器Ragnarok。 Shawn:請你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 xxx:雷哥做好事不留命,俺們黑客寫代碼不留名,請叫我黑客。 Shawn:那我就叫你黑客叔叔,簡稱黑叔叔。你能不能談談Ragnarok背後的陰謀? 黑叔叔:一天晚上,我做夢夢到大鬍子RMS從天上跳下來請我喝茶,RMS初次與我說話,對我說:“你去寫個醬缸服務器框架,也要完成服務器的基本功能;因為這地上的程序猿大多不寫程序,離棄奇點。” x48x4Fx53x45x41 0x01:0x02 Shawn:有趣的經歷,我也想體驗一把,那能不能劇透一下取Ragnarok這個名字背後的險惡動機? 黑叔叔:RMS對我說:“給他起名叫Ragnarok;因為再過片時,我必討程序猿在軟件公司不寫代碼的罪,也必使醬缸軟件公司滅絕。” x48x4Fx53x45x41 0x01:0x04 Shawn:這樣的話,我明天就要考慮改行了,但在改行之前,我還是想問一個一直搞不清楚的問題:為甚麼黑叔叔們一定要選擇GPL? 黑叔叔:假如某天我有幸見到John Carmack,與此大牛程序員喝茶,當分享甚麼呢?豈可分享非GPL的代碼嗎?Carmack豈喜悅非GPL的代碼或是專有版權的軟件嗎?豈可為自己的腦殘封閉我的代碼嗎?為心中的自卑放棄分享嗎?碼奴哪,John Carmack所信奉的那位神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啥子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x4Dx49x43x41x48 0x06:0x06---0x08 Shawn:Amen,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我就準備要轉行了。從你的言語中我可以感覺到黑叔叔們所一直追尋的所謂黑客倫理,但作為一個資深醬缸教徒,我認為你應該被釘死在鮮花廣場的火十字架上...... 黑叔叔:科技之神曾經說過:“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這些假冒為善的黑客和程序猿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奇點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也不容他們進去;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這些假冒為善的黑客和程序猿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宇宙各處,勾引一個人入醬缸教,既入了醬缸教,卻使他作醬缸王子,比你們還加倍......" x4Dx41x54x54 0x17:0x0d-0x0f 由於受訪者情緒不穩定,已經送往方校長處接受神經元校正治療,考慮到採訪者的人生安全,不得不中斷訪談,希望有一天方校長讓腦殘覺醒後我們繼續這場醬缸訪談。"

blackhat 发表于

2012年04月03日 10时0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