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adv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5月02日 23时56分 星期一
来自飞向火星
AnduinWilde 写道 "马尼托巴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论文,挑战了我们对空中空间的思考方式。通过给一些候鸟配备GPS背包,生物学家为一种新兴的观点提供了新的关键数据,这种观点认为空域是一种栖息地,我们需要保护它,这种观点在加拿大各地的市政府中得到了支持,包括最近在温尼伯。"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5月01日 23时14分 星期日
来自圣天秤星
拉布拉多犬好交际,比特犬好斗,似乎犬类的品种与其行为存在密切关联。但根据发表在《科学》期刊上的一项研究,研究人员发现犬的行为与品种关系不大。研究人员分析了 18385 只宠物犬的身体特征和行为的相关调查,被调查的宠物犬近半是纯种,对其中 2155 只狗进行了基因数据分析。对纯种狗的分析表明,大约 9% 的行为变化能由品种解释的。犬类个体之间存在巨大差异,很难仅仅根据品种预测其行为。研究人员认为宠物犬的主人应该更关心犬本身而不是其血统品种。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29日 17时35分 星期五
来自2061太空漫游
大气中类似于海洋声道的声音通道可被用于监测火山爆发和炸弹爆炸。海面下大约 1 公里处有一条声道,可以将鲸鱼的叫声和潜艇的喧嚣传到很远的地方。自从科学家在 1940 年代发现了这个声波定位和测距(SOFAR)通道以来,他们就怀疑大气中存在着类似通道。但是除了一项绝密的冷战行动之外,很少有人会费心去寻找它。现在通过使用太阳能气球聆听遥远的火箭发射,研究人员表示发现了空中声道的迹象,尽管它的作用并不像海洋 SOFAR 那样简单或可靠。如果这种说法得到证实,大气 SOFAR 可能会为空中接收器网络铺平道路,帮助研究人员探测到来自火山、炸弹和其他次声波(低于人类听觉频率范围的声波)源的远程爆发。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海洋地震学家 William Wilcock 表示:“在上面放置探测器会很有用。”尽管地面上的地震传感器拾取了地球上大部分最大的爆炸,“地球上的某些区域得到了很好的覆盖,而其他的地区则没有。”

海洋中的 SOFAR 通道由上方较轻也较暖的水层和下方较冷、密度也比较大的水层界定。声波被困在通道内,在这个深度上以最慢的速度传播,并且不断地被周围的水层反弹,就像护板引导保龄球前进一样。研究人员依靠 SOFAR 通道检测海底的地震和火山喷发,甚至测量全球变暖造成的海洋温度上升。地球物理学家 Maurice Ewing 在 1944 年发现 SOFAR 通道后,就开始在天空中寻找一个类似的层。在 10 到 20 公里的高度是对流层顶,它是对流层、大气最低层(天气发生的地方)和平流层之间的边界。与海洋 SOFAR 一样,对流层顶代表一个寒冷的区域,声波在那里应该传播得更慢更远。Ewing 推断,大气中的声波导将允许美国空军监听苏联引爆的核武器试验。他发起了一项代号为“大亨计划(Project Mogul)”的绝密实验,将装有次声麦克风的热气球升到空中。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4月29日 16时21分 星期五
来自洋槐树下
在发表在《细胞》杂志的综述文章中,南加州大学伦纳德戴维斯老年学学院教授瓦尔特·朗格和威斯康星大学的合著者罗扎林·安德森描述了“长寿饮食”,这是一种基于从食物成分和卡路里摄入等饮食各个方面研究的多支柱方法。朗格认为,通过检查从实验室动物研究到人群流行病学研究的一系列成果,科学家们正更清楚地了解什么样的营养可以带来更长寿、更健康的生活。研究人员报告说,最佳饮食的关键特征似乎是从非精制来源中摄入中到高碳水化合物,从主要以植物为基础的来源中摄入少量但足够的蛋白质,以及足够的植物脂肪来提供大约30%的能量需求。理想情况下,一天的饭菜都在 11—12 小时的窗口内进行,允许每天禁食,每 3—4 个月进行为期 5 天的禁食也可能有助于降低胰岛素抵抗、血压和其他疾病风险因素。朗格描述了长寿饮食在现实生活中的样子:大量的豆类、全谷物和蔬菜;一些鱼;没有红肉或加工肉和极少量的白肉;低糖和精制谷物;一定量的坚果和橄榄油;一些黑巧克力。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28日 14时57分 星期四
来自火车站谜案
当科学家思考微生物在动物物种之间的转移时,我们通常关注“外溢”事件:病原体从动物转移给人类。病原体的传播并不是一条单行道。人类已将导致 COVID-19 的 SARS-CoV-2 病毒传染给了野鹿、水貂、圈养大猩猩、宠物狗和猫,以及其他物种的动物。这种从人类传播给动物的感染被通俗地称为生物体的“回流”。这种感染可能会对野生物种以及人类产生重大的影响。病毒可能是研究得最好的回流例子。例如,在 2009 年由 H1N1 病毒引起的猪流感疫情期间,许多不同的动物物种——包括猪和雪貂——被人类感染。出于多种原因,细菌回流可能比病毒更为常见。细菌可以在更广泛的物种中复制,因为它们通常不像病毒一样需要宿主细胞上的物种特异性受体。细菌可能也更擅长在更广泛的动物的粘膜、皮肤上或者肠道内复制,这将促进物种跃迁,例如外溢或回流。当传染性微生物在不同的动物物种中反复复制时,它们在每一个物种中的演化轨迹可能都不尽相同,有可能会产生新的变种,这些变种如果被重新传染给人类,可能会逃避免疫。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27日 15时29分 星期三
来自天风怒
很久以前,在生命、捕食、死亡的大戏中,唯一的参与者是小到看不见的简单细胞。古生菌和细菌在海洋和池塘中辗转浮沉,组成几微米宽的堡垒,吞噬有机物质薄膜。然后它们中的一些开始发生变化,最终第一个真核生物出现了,它是第一个将其基因锁定在细胞核中的生物体,其内部排列着交错的隔室,最重要的是,它利用线粒体来产生能量。我们和所有肉眼可见的生命都是该细胞的后代,它是所有真核生物最后的共同祖先。

科学家对这一转变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仍然知之甚少。核心难题之一是真核生物祖先是如何以及何时获得线粒体的,它是产生细胞能量的细胞器“发电站”。线粒体显然曾经是一种独立的细菌,直到某个宿主细胞(从所有的证据来看,它是一种古生菌或者一种古生菌的后代)吞噬了它并将其变成了永久的共生伙伴。但从能量的角度来说,真核细胞吞噬细菌的方式代价高昂;它需要广泛而快速地重塑细胞骨架,即细胞膜之下的蛋白质支架。一个细胞几乎需要线粒体才能做到这一点,因为线粒体从一个葡萄糖分子中提取的能量大约是糖酵解和发酵(替代代谢过程)的 18 倍。所以科学家争论哪个先出现:是线粒体还是被称为吞噬作用的吞噬过程。

两种选择表示的真核生物起源故事截然不同:线粒体是事后才出现,是第一个真核生物演化之后才出现的吗?还是它出现得更早,具有惊人的能量生产能力,推动了我们祖先的变化?最近发表在《分子生物学与演化论》上的一篇论文对 15 亿多年前的这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进行了有趣的探讨。研究人员对 30 多种寄生和共生细菌的 DNA 进行了测序,这些细菌在被真核细胞吞噬后不会被消化,以宿主的资源为生。科学家意识到,居住在真核细胞内的能力似乎比预期的要古老得多。这表明某种形式的吞噬作用早于线粒体出现,为即将到来的革命奠定了基础,它也带给我们一些重要的警告。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4月26日 21时59分 星期二
来自引路人
根据发表在《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的一项研究,考古学证据显示在大约 3800 年前智利北部靠近海岸的阿塔卡马沙漠(Atacama Desert)居民曾经历一场巨大的社会混乱,而这次事件被认为是 9.5 级大地震引发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地震之一。那场地震属于大型逆冲区地震。这是世界上级别最高的地震类型,发生在地球上一个构造板块俯冲到另一块下面之际,所引发的海啸破坏力常会高于地震。研究团队在智利阿塔卡马沙漠和新西兰查塔姆岛等地找到相关证据,推测那场地震引发的海啸浪高约 20 米,把汽车大小的巨石冲到查塔姆岛距海岸线约 1000 公里的内陆。研究人员推测,当地居民灾后“一无所有”,被迫迁往内陆,“1000 多年后才重回海边生活。考虑到他们依赖海洋获取食物,这是一个惊人的时间跨度”。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25日 16时13分 星期一
来自人猿泰山之世外帝国
一项针对丹麦 14个养猪场的超级细菌艰难梭菌(Clostridium difficile)样本的研究发现,猪和人类患者之间存在多个共同的抗生素抗性基因,为动物(将人畜共患病)传播给人类的可能性提供了证据。艰难梭菌是一种感染人类肠道的细菌,对现有三种抗生素之外的所有抗生素均具有抗药性。一些菌株含有让它们产生毒素的基因,这些毒素可以在肠道内造成破坏性炎症,导致危及生命的腹泻,这种情况主要发生在接受过抗生素治疗的老年人和住院患者之中。艰难梭菌被认为是美国最大的抗生素耐药性威胁之一,估计在 2017 年造成了 22.39 万人感染和 1.28 万人死亡,医疗成本超过 10 亿美元。一种可以导致更严重疾病的高毒性艰难梭菌菌株(核糖分型078; RT078)及其主要序列11型(ST11)与社区内年轻和健康个体感染数量上升有关。农场动物最近被确定为 RT078 的贮藏所。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24日 15时36分 星期日
来自机器岛
神经科学家相信,在中风之后,镇静过度兴奋的神经元可能会阻止其释放一种有毒的分子,这种分子可以杀死因缺氧受损的神经元。这一观点得到了细胞和动物研究的支持,但在很多临床试验中,它未能改善中风患者的预后,因而 2000 年代初期“失宠”。但是新研究证明放弃这种想法也许太过仓促。根据发表在在线《大脑》期刊上的新发现。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扫描了近 6000 名中风患者的全基因组,确定了两个与中风后 24 小时内关键恢复相关的基因。第一天发生的情况——无论好坏——都让中风患者走上了长期康复的道路。事实证明,这两个基因都参与调节神经元的兴奋性,为受到过度刺激的神经元影响中风结果的看法提供了证据。 研究员 Carlos Cruchaga 表示:“我们从没有神经元损伤机制的假设开始。”“我们首先假设一些遗传变异与中风恢复有关,但是我们没有去猜测是哪些变异。我们测试了每一个基因和遗传区域。因此,无偏见的分析产生了两个与兴奋性毒性相关的基因这一事实告诉我们,这一定很重要。”另一位研究员 Jin-Moo Lee 表示:“我们知道最初的 24 个小时对结果的影响最大。”“超过 24 小时之后,对长期恢复的影响就会逐渐减少。我们没有任何针对最初 24 个小时的神经保护剂。许多抗兴奋剂的原始研究都是同时进行的,那时我们还不确定最好的试验设计。在过去几十年里,我们学到了很多关于中风的知识。我认为是时候重新研究一下了。”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4月23日 17时11分 星期六
来自月球人
大强子对撞机(LHC)在经历为期三年的升级之后于本周五重启。大强子对撞机坐落在瑞士日内瓦近郊,位于地下约 50 至 175 米之间,在一个圆周为 27 公里的圆形隧道内,加速器通道的加速管由超导磁铁包覆,冷却到零下 271.3摄氏度,它在 2008 年开始试运行,2009 年首次完成粒子对撞,2015 年完成第一次升级,对撞能级提高一倍至 13 Tev。LHC 此前最重要的发现是希格斯玻色子,最新升级将让科学家能更仔细的研究希格斯玻色子,同时他们希望通过更多的粒子碰撞去揭开暗物质的秘密。暗物质是指不与电磁力产生作用的物质,也就是不会吸收、反射或发出光,因此无法直接观测到,只能通过重力产生的效应得知。
Twitter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22日 18时24分 星期五
来自终极之门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和卡塔尔哈马德·本·哈利法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可通过 Twitter 上的推文中表达的情绪,实时评估疫情、战争或自然灾害导致的供应链短缺会在哪些地方造成粮食短缺。他们发现,在 COVID-19 疫情初期,表达愤怒、厌恶或者恐惧的与粮食安全相关的推文与美国某些州实际粮食不足密切相关。研究人员表示,这些发现也许可以被用来开发低成本的早期预警系统,确定最需要粮食安全干预的地方。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农业和区域经济教授、东北区域农村发展中心(NERCRD)主任 Stephan Goetz 表示:“COVID-19 疫情的爆发及相关的供应链中断引发了全球对粮食获取和供应的担忧,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这样的忧虑。”“我们想看看是否可以通过推文实时识别面临粮食供应或不安全问题的特定州和地区。”Goetz 表示,他和他的同事不想只看与食物不足相关的推文的数量,而是想知道人们对食物状况的实际感受。他们使用人工智能来识别推文表达的情绪,这让他们能够将表达对食物供应担忧的推文与表达宽慰或者满足的推文区分开来。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4月20日 13时52分 星期三
来自火星超人
这是一个困扰科学家多年的谜团——为什么不同的动物有如此不同的寿命?人类可以活到 80 岁左右,而长颈鹿往往在 24 岁时死亡,裸鼹鼠的成年个体只有长颈鹿的两万三千分之一,但它可活到 25 岁。这表明除了体型之外还有其他原因影响寿命。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分析了从老鼠到长颈鹿的 16 种哺乳动物的基因组。研究证实,一个物种的寿命越长,基因突变发生的速度就越慢,每年发生的突变越少。在生物体的整个生命周期中,体细胞突变发生在所有细胞中。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人类细胞每年大约获得 20 到 50 个突变。这些突变中的大多数是无害的,但其中一些可能会使细胞走上癌变的道路,或者损害细胞的正常功能。在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对 16 种哺乳动物的样本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这些哺乳动物的寿命和身体大小各不相同,包括黑白疣猴、猫、牛、狗、雪貂、长颈鹿、港湾鼠海豚、马、人类、狮子、老鼠、裸鼠、兔子、大鼠、环尾狐猴和老虎。分析显示,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物种的体细胞突变都是由类似的机制引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也呈线性积累,突变频率较高的物种寿命较短。例如,可长到约 5.5 米高的长颈鹿具有每年约 99 次的突变率,寿命约为 24 岁。与此同时,裸鼹鼠也具有非常相似的突变率,每年 93 次,相似的寿命约为 25 岁。而裸鼹鼠体型小得多,身长只有约 12.7 厘米。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4月19日 14时42分 星期二
来自流星追逐记
清华大学低维量子物理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在《Light-Science&Applications》》期刊上发表论文,报告实现了百公里量子直接通信,创造了新的记录,而之前的记录是 18 公里。量子通信可防止黑客窃听,任何窃听尝试会立即被发现。清华大学的新闻稿称:在以前系统中,抽样检测和信息传输全部采用相位量子态。新系统采用了相位量子态和时间戳量子态的混合编码,时间戳量子态用于抽样检测,大大降低了噪声影响。而通信依然采用具有自补偿性能的相位量子态。因而新系统具有高度的稳定性和极低的本征误码率(没有窃听时的误码率),结合具有更强纠错能力的极低码率 LDBCH 编码,有效提高了安全通信容量、距离和速率。新系统在 50MHZ 激光脉冲频率下将最大可容忍损耗从 5.1dB 提升到 18.4dB,在商用低损耗单模光纤中的最远通信距离达到了 100 公里,突破了之前 18 公里的最长距离。新系统的通信速率也得到了提高,在 30 公里的光纤距离,通信速率达到 22.4kbps。新系统在激光脉冲频率上还有大的提升空间,相应的通信距离、速率有望进一步提升,满足部分场景的应用需求。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18日 17时02分 星期一
来自失忆者
19 世纪末期,关于杀手植物的惊悚故事逐渐流行。在遥远的地方,可怕的树木挥舞着触手抓住并吞下粗心的旅行者。疯狂的教授在生牛排上培育出巨大的茅膏菜和猪笼草,却被他们贪婪的造物吃掉。年轻的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更贴近科学,在故事中描述了每个人都喜欢的食肉植物捕蝇草。利用全新的植物学发现,他准确地描述了两瓣陷阱,它们捕捉昆虫的方式以及消化猎物的彻底程度。但是即使是他描述的捕蝇草也大得不可思议,大到足以埋葬并吞噬一个人。食肉、食人植物一时间大出风头,你要为此感谢达尔文(Charles Darwin)。

在达尔文时代之前,大多数人都不相信植物会吃动物。这违背了事物的自然规律。会动的动物吃东西;植物是食物,不能移动——如果它们杀戮,那只能是自卫或者是意外。达尔文花了 16 年的时间进行了细致的实验,结果证明并非如此。他展示了一些植物的叶子已经变成了巧妙的结构,不仅可以捕捉昆虫和其他小生物,还能够消化它们并吸收它们尸体释放的营养。

1875年,达尔文出版了《食虫植物(Insectivorous Plants)》一书,详细介绍了他的发现。1880 年他出版了另一本打破神话的书——《植物运动的力量(The Power of Movement in Plants)》。植物既能移动也能杀猎这一认识不仅激发出了一种广受欢迎的恐怖故事类型,也激发了一代又一代的生物学家渴望了解这些具有不太可能习性的植物的热情。今天食虫植物又迎来了另一个重要时刻,研究人员开始找到植物学中另一个尚未解开谜题的答案:通常温文尔雅的开花植物是如何演化成凶残的肉食者的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18日 16时54分 星期一
来自百万年神殿
比尔盖茨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如果科学家能早点开发出治疗方法,Covid-19 疫情会大不一样”。最终会减少死亡人数——“而且各种神话和错误信息也不会像之前那样传播。”请注意,盖茨说的是“治疗”——而不是疫苗。盖茨认为,公共卫生界的大多数人都期待有效的治疗方法在疫苗问世之前出现。不幸的是事与愿违。安全有效的 Covid 疫苗在一年内问世——这是一项历史性的壮举——可让大量人不用去医院的治疗方法的推出却缓慢得出人意料。2021 年底,努力得到了回报——虽然错过了理想的时机,但仍然来得及产生巨大的影响。默克及其合作伙伴开发了名为 molnupiravir 的抗病毒药物,该药物被证明可以显著降低高危人群的住院或死亡风险。不久之后,辉瑞生产的另一种口服抗病毒药物 Paxlovid 也被证明有效,将未接种疫苗的高危成年人的重症或死亡风险降低了将近9 0%。这些药物是抗击疫情的有用工具,但是它们上市的时间比应该的要晚得多,且对于很多人来说,它们仍然难以获得。

将疫苗视为舞台上的明星,而将治疗视为你可以快速跳过的开场表演是错误的。我们很幸运,科学家尽可能迅速地制造出了 Covid 疫苗——如果他们没做到这一点,记录的死亡人数会糟得多。但如果再次发生疫情,即使世界能在 100 天内研制出针对新病原体的疫苗,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将疫苗送到大多数人手中。有了好的治疗方法,重症和死亡风险可能会大幅下降,各国可能会决定放松对学校和企业的限制,从而减少对教育和经济的干扰。更重要的是,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能向前迈进一步,将检测和治疗结合在一起,人们的生活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有任何可能表明感染了 Covid (或者其他任何病毒性疾病)的早期症状的人都可以走进世界上任何地方的药房或者诊所,接受检测,如果病毒检测呈阳性,就可以带着抗病毒药物出门回家。

简而言之,尽管治疗方法没有将我们从 Covid 中拯救出来,但在挽救生命和防止未来疫情爆发导致医疗系统瘫痪方面大有希望。为了充分实现这一前景,世界各地需要对研究和系统进行投资,我们需要这些研究和系统以更快找到治疗方法。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基金会支持杜克大学的治疗加速器,但是需要更广泛的举措才能做出持久的改变。这将需要大量投资来汇集学术界、工业界和最新的软件工具。但如果我们成功了,下一次世界面临疫情爆发时,我们将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15日 16时56分 星期五
来自无尽的边界
融化的冰盖可能不会阻挡洋流。气候学家将大西洋经向翻转环流(AMOC)视为我们这个行星最大的气候灾难转折点之一。大西洋洋流就像是一条传送带,向北运送温暖的热带地表水,向南运送比较冷也比较重的深水。在《自然气候变化》期刊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 Feng He 和俄勒冈州立大学的古生物气象学家 Peter Clark 描述了一种与过去 1 万年的变暖相匹配的新模拟模型。他们是通过取消大多数科学家认为停止或阻断 AMOC 的触发机制做到的。地球表面温度升高导致北冰洋和格陵兰冰盖的海冰融化,将淡水释放到海洋中。科学家普遍认为,淡水流入扰乱了北大西洋的密度差异,使 AMOC 向北的水流下沉并返回南方。He 表示:“问题出在地质气候数据上”。尽管气候记录显示北美和欧洲冰盖的最终融化产生了大量的淡水,但 AMOC 几乎没有改变。因此 He 在模型中删除了淡水洪流的假设。He 表示:“如果没有淡水进来让模型中的 AMOC 减速,我们得到的模拟结果与气候记录中的温度数据的一致性更好,也更持久。”“重要的结果是,根据数据和模型,AMOC 对淡水的敏感性似乎低于长期以来的看法。”AMOC 急剧减弱造成的后果广泛,包括北美东海岸的海平面迅速上升、可能会扰乱农业的欧洲降温、亚马逊热带雨林干涸以及亚洲季风的破坏。新的建模研究预计 AMOC 强度的下降幅度要小得多,但这并不排除突然的变化。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4月14日 16时51分 星期四
来自光明之子
哈勃确定有史以来最大的彗核,估计直径约为 80 英里,比大多数已知彗星的核心大 50 倍。估计其质量达到惊人的 500 万亿吨,比在距离太阳更近的地方发现的典型彗星质量大十万倍。这颗庞大的彗星——C/2014 UN271(Bernardinelli-Bernstein)正在以每小时 2.2 万英里的速度从太阳系边缘飞驰而过。不用担心。它和太阳的距离永远不会小于 10 亿英里,比土星的距离略远。而且要到 2031 年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之前的纪录保持者是彗星 C/2002 VQ94,其核心估计有 60 英里宽。它是由林肯近地小行星研究(LINEAR)项目于 2002 年发现的。发表在《天体物理学杂志快报》上的新研究的合著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行星科学和天文学教授 David Jewitt 表示:“这颗彗星实际上是数以千计的彗星的冰山一角,它们太过微弱因而无法在太阳系更遥远的地方看到。”“我们一直怀疑这颗彗星一定很大,因为它在这么远的距离上还如此明亮。现在,我们确定了。”
地球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14日 16时41分 星期四
来自一九八四·上来透口气
1883 年 8 月,印尼名为喀拉喀托(Krakatau 或 Krakatoa)的多山岛屿毁灭。持续性的喷发在一次爆发达到最强,碎片喷至 80 公里高,80 万平方公里的地表被腐蚀性灰烬笼罩。随着岛上大部分地区爆炸并溅入大海,一场海啸升起并袭击了附近的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事件造成的死亡总数为 3.6 万人,大部分人死于海啸。虽然印尼首当其冲,但喀拉喀托火山喷发在世界范围内产生的影响令人困惑。尽管喀拉喀托岛的海啸不太可能跨越大陆从印度洋进入其他洋盆,但不知何故,小海啸袭击了太平洋和大西洋沿岸国家的海岸线。由于缺乏任何其他解释,科学家将这些遥远的海啸归咎于巧合的地震。

之后的几十年中,地球物理学家一直对这些数据感到很困惑。例如 1955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遥远的海啸与喷发时通过空气向外传播的压力波显著相关。研究作者推测,这种大气扰动和水之间发生了某种耦合。2003 年的计算机模拟进一步支持了这一观点,表明即使喀拉喀托岛的主要海啸确实穿过大陆的缝隙到达了太平洋和大西洋,也是在夏威夷、加利福尼亚和阿拉斯加等地的小海啸发生之后,相反这些地方的海啸与爆炸产生的压力波同步,这些压力波传播得更快。频率在听觉范围内的压力波被称为声音。

为了证实火山的声波或压力波可能导致海啸的推测性观点,科学家需要观察另一个版本的喀拉喀托火山在现代实时上演——当然这是一个尴尬的愿望。然而在 2022 年 1 月 15 日,南太平洋一个大部分被淹没的、名为洪阿哈阿帕伊的火山发出了噩梦般的咆哮。蘑菇状的火山灰云和当地的海啸破坏了汤加王国群岛。尽管造成的死亡人数很少,但是这座火山打破了各种记录:爆炸的碎片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天空;它的火山灰云每小时产生的闪电放电高达 20 万次;爆发本身也是有记录以来最强的爆发之一。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2年04月13日 22时30分 星期三
来自去月球
科学家发现了工作记忆是如何“格式化”的——这一发现加深了对视觉记忆存储方式的理解。几十年来,我们知道视觉信息中的字母和数字重新编码为语音或者声音代码,用于言语工作记忆。当你看到电话号码的一串数字的时候,你在完成拨号之前不会存储该视觉信息。相反你存储的是数字的声音(例如你在脑海里念“867-5309”这个电话号码的声音)。这只是表示我们确实在重新编码——它并没有解决大脑如何格式化工作记忆表示的问题,这正是新的神经元研究的重点。为了研究该问题,研究人员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测量受试者完成视觉工作记忆任务时的大脑活动。每次试验受试者必须在几秒钟内记住一个简短的视觉刺激,然后根据记忆做出判断。在一些试验中,视觉刺激是一个倾斜的格栅,而在另一些试验中,刺激是一团移动的点云。在记忆延迟之后,受试者必须精确指出格栅倾斜的确切角度或者点云移动的确切角度。尽管视觉刺激(格栅和点云)的类型不同,但是他们发现视觉皮层和顶叶皮层(大脑中用于记忆处理和存储的部分)中的神经活动模式在记忆的过程中是可以互换的。换句话说,被训练用来预测运动方向的模式也可以预测格栅的方向——反之亦然。这个发现就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记忆表示可以互换?
生物技术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2年04月12日 23时32分 星期二
来自人猿泰山之世外帝国
根据发表在上周《科学》期刊上的一项研究,一个国际联合团队开展了一项迄今为止最大的将致病基因与特定类型的免疫细胞联系起来的研究。这项研究有助于理解为什么有些治疗方法在某些患者中效果很好,但在其他患者中却不起作用。该研究通过前所未有的规模观察个体免疫细胞中的基因,提供了独特的见解。它分析了来自大约 1000 名健康个体的超过 100 万个免疫细胞的基因组图谱,以确定将遗传标记与多发性硬化症、类风湿性关节炎、狼疮、Ⅰ型糖尿病等疾病联系起来的指纹,总共探索了 14 种不同类型的免疫细胞。该研究将特定基因和免疫细胞类型与个体疾病联系起来,这意味着个人独特的遗传特征可用于提供量身定制的治疗,以精确“驯服”他们的免疫系统。